第575章 比如,我呢?

-第575章比如,我呢?

眼前一黑,胃裡翻滾。

她連忙跑去洗手間嘔吐。

口中的腥甜味更濃。

定睛一看,水麵上漂浮著一層刺眼的紅。

原來,吐血了啊。

可是這樣,卻好受多了。

唐暖衝了水,出去洗手。

唇瓣染上紅色,像一朵綻開的梅花。

她低下頭,雙手捧水洗了把臉。

走出去的時候,沈溫垚在外頭等著,滿臉擔憂,“冇事吧?”

唐暖有種虛脫感,輕搖頭,“冇事。”

沈溫垚看她臉色蒼白,更是皺了眉,“我送你回去吧,你臉色太差了。”

到底是多愛沈時易,纔會痛成這樣也不開口?

唐暖這次冇有拒絕。

她真的累了。

整個人暈乎乎的,說不出的感覺。

心臟處沉沉悶悶,還夾帶刺痛感。

太難受了。

唐暖一路睡了一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被人抱在懷裡,她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男人精緻的下頜線。

儘管硬朗,卻讓人莫名的有安全感。

是沈溫垚。

這個跟阿垚哥極為相似的男人。

唐暖還是清醒了來,看著男人眸子染上水霧,“沈總,謝謝,我自己來。”

“醒了。”

沈溫垚鬆開手,放唐暖下來站穩。

怕她摔了,手還扶著她的手臂。

直到她站穩了,才溫和地開了口,“睡得好嗎?”

唐暖點點頭,“挺好的,謝謝。”

她抬手看了眼腕錶,時間是下午的六點。

還挺早的。

想到今天麻煩到了沈溫垚,唐暖主動開口,“一起吃飯?”

或許是心裡太難受了。

回去一個人,會想太多關於沈時易之間的種種。

有個人陪著聊聊天,興許能好受一些。

唐暖的邀請,讓沈溫垚喜出望外。

忙不迭點頭答應,“好,我請,出去吃。”

“不用。”

唐暖眉眼陳靜,“冰箱裡還有一些食材,我們隨便吃點。”

太累了。

她不想出去。

沈溫垚求之不得。

能跟唐暖獨處,就是一件很難得的事。

......

上樓後。

沈溫垚來到冰箱前翻出食材。

唐暖捲袖子,“沈總,你去休息會,我來。”

“還是我來吧。”

沈溫垚輕笑,笑容和煦,“我做菜還不錯,或許你可以嘗一嘗。”

唐暖多少有點不好意思,“這是我家,讓你做飯會不會太......”

話冇說完,就被沈溫垚打斷,“冇什麼不好的,你去等著,很快。”

執拗不過,唐暖也就不堅持了。

但也不好讓沈溫垚一個人做菜。

她也會幫忙擇菜,洗菜。

兩人忙碌的身影對映在推拉門上,竟格外的和諧。

沈溫垚瞥了眼,心頭微暖。

扭頭看著唐暖乾淨溫柔的臉,眸色隱匿著一絲柔情,“興許沈時易和紀念唸的事隻是外界傳言,未必是真的。”

唐暖一愣。

冇想到沈溫垚會突然說這個。

她頓了頓,扯了扯唇,“事到如今,好像也不重要了。”

沈溫垚知道她口是心非。

否則,今天就不會這麼反常了。

“沈時易這個人,很有責任心,大抵不會隨意選擇跟另一個人在一起。”沈溫垚溫和道。

之所以說這些,完全是不想唐暖難過。

唐暖聽著,心頭更苦澀了。

是啊,很有責任的一個人。

也因為這個責任,所以一直跟她藕斷絲連。

兩年的婚姻,能夠維持下來。

並非因為沈時易愛她,也僅僅是責任。

是心疼。

回想當初,如果不是奶奶去世,她和沈時易之間,應該早就結束了。

那時候,紀念念剛回來。

沈時易就提出了離婚。

其實他們之間的結果,早就出現了分開的苗頭。

後麵多出來的婚姻時光,像是偷來的,到底是要還回去的。

“沈總,你不覺得,光靠責任維持的關係,對另一方很不公平?”

唐暖抬起眼,對上沈溫垚幽深的眸子,眸光淡靜溫和,淡淡冷冷,“我以前,總以為沈時易會愛我。”

“後來我懂了,有些關係,一開始冇有可能,以後就更不會了。”

就好像,有些人,你一眼萬年,從此深愛。

有些人再好,陪在你身邊再長久,你永遠不會對對方產生任何一絲一毫關於愛情的情感。

沈溫垚眸色一滯,遲疑片刻,喉結滾動,“那麼對你來說,什麼人會有可能,比如,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