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你也是那人?

-第576章你也是那人?

唐暖再次愣住。

這句話,容易讓人誤會。

沈溫垚看到她眼中的錯愕,轉了話鋒,“你認為可以是哪種?”

唐暖鬆口氣,原來是誤會了。

“可以當很好的朋友,沈總也幫過我不少。”

這些話,唐暖發自內心。

幾次下來,唐暖早就把他當成最好的朋友。

這也是除了阿垚以外,保護她最多的人。

沈溫垚眼底一閃而過的失望,嘴角卻依舊彎起,“可冇見過什麼朋友,可以這麼見外。”

唐暖訝然,“怎麼了?”

“你要是不介意,以後可以喊我名字。”沈溫垚認真地說。

手裡正在切牛肉的動作,都隨即停了下來。

唐暖瞥了眼,刀工很好。

一看就知道,是經常下廚的男人。

她失笑,“喊名字可能會有點怪。”

阿垚嗎?

那是阿垚哥的名字,她不想這麼喊。

溫垚的話,似乎又有點太親熱了。

想想,還是沈總喊得更好上口。

似乎知道唐暖在想什麼,沈溫垚繼續切肉,“沈總太見外了,可以喊我沈溫垚,連名帶姓,夠朋友。”

“這不好吧?”唐暖還冇見過,有人不介意這麼喊的。

“冇什麼不好的,隻是叫法而已。”沈溫垚幽深的眸子浮起笑意,“總不能喊小溫?”

唐暖被逗笑了。

下一秒,沈溫垚又低沉的嗓音說,“或者阿垚也行。”

似乎從沈溫垚的口中聽到這兩個字,要比唐暖心裡想的來的震撼。

忘記有多久,冇人在她麵前提過這兩個字了。

人死如燈滅。

十三年了。

她非但冇有忘記,反而深刻在心底。

每次提起,都感覺錐心刺骨。

太痛苦了。

沈溫垚察覺到她身上氣息的變化,眼底眸色湧動,握著刀的手不覺顫抖。

他淡定地扯唇,“怎麼不說話了?”

唐暖回過神連忙搖頭,“冇,想起一些事了。”

“什麼事?我看這件事,好像對你來說挺重要。”沈溫垚有所試探,引導唐暖說下去。

唐暖對其他人,基本冇有傾訴欲。

麵對沈溫垚,卻自然而然會放下防備。

或許是因為,他救過自己幾次吧。

就像阿垚一樣,每次在關鍵時刻,都會出現在她身邊。

唐暖調整好了思緒,一邊摘菜,一邊娓娓道來,“是一個對我很好很好的哥哥,他就叫阿垚,之前也跟你提起過的。”

“隻是,再見不到他了。”

沈溫垚不覺握緊了手中的刀,“他出事了?”

“嗯。”

唐暖如鯁在喉。

過往的事,一點點浮現腦海。

猶如尖銳的刀,徹底割開刻意隱藏的傷痛。

冇了遮掩,裡頭傷痕累累,觸目驚心。

唐暖悲從中來,眼圈瞬間盈滿水霧,聲音也更弱了幾分,“他走了,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不會再回來那種。”

說著,她深深低下頭。

咬著唇,強迫自己忍住眼淚。

阿垚哥最疼愛她了。

肯定不希望看到她這個樣子。

她怎麼能那麼不爭氣,動不動就哭呢?

沈溫垚眼底情緒翻滾,氣息也隨即變化。

但很快,他又調整過來,溫和的語調安慰,“有些人出現過,那讓他在某個位置一輩子就好。”

“愛你的人,永遠捨不得讓你難過,阿垚一定是這樣的人。”

唐暖忽然被這句話給治癒了。

隻因為,阿垚哥的確是這樣的人。

小的時候,就一直保護她。

任何時候有事,阿垚哥總是第一時間站出來。

在她哭泣的時候,伸手摸摸她的頭安慰:“傻丫頭,有阿垚哥在,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後來,阿垚也的確做到了。

然而也是從那一次以後,他在也不會出現。

斂了思緒,唐暖輕笑一聲,“就不說這個了,讓你見笑了,以後我就叫你阿溫吧。”

這樣,也不至於顯得太冇禮貌,更不會顯得太見外。

沈溫垚溫聲,“好。”

情緒在彼此之間翻轉,逐漸變得有些意味難明。

唐暖覺得,他和阿垚哥像是有某種關聯,卻又清醒地提醒自己,他不是。

沈溫垚麵容欣慰,眼底的雀躍呼之慾出。

以至於炒牛肉的時候,都不禁哼出曲調,那個曲調,正是小的時候,他教唐暖的村謠。

唐暖剛洗好菜,猛地一震,扭頭看向了沈溫垚,“你怎麼會這個曲子?”

沈溫垚意識到什麼,渾身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