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臻帝舊事,合作養馬

-

一隊兩百多人的土默特人騎兵迎上來,雙方隔著幾十步遠,楊震大聲呼喊:“喂,格日圖或者托克博在這裡嗎?”

來的騎兵頭目下馬行禮:“在下阿難答,兩位統領都在河套,你們是大臻的騎兵嗎?”

楊震不滿道:“不是大臻的騎兵,還會是誰?”

來人變得熱情起來,一邊往前走,一邊說道:“我曾經見過大臻的皇帝,他在我的帳篷裡喝過酒。”

楊震嗯嗯的答應,他可冇工夫和這個不知所以的土默特人喋喋不休:“既然如此,你能帶我們去見格日圖和托克博兩位統領嗎?我奉命有急事要找他們協商。”

“當然可以!”阿難答拍著胸脯,然後問道:“不過,你們不準備在我們的帳篷裡過夜嗎?”

“當然!”楊震拍打著掛在馬屁股上的酒囊:“我們這裡有最烈的燒刀子!”

躲在結實的蒙古包裡,冬天草原的夜晚仍然很冷,風像刀子一樣刮在頭頂,阿難答與楊震席地而坐,往咽喉裡倒著渾濁的燒刀子。

“……當年,陛下也是這這樣寒冷的夜晚走進我的帳篷,當時我還以為哪裡來的馬賊。”阿難答打著酒嗝:“冇想到他現在成了大明的皇帝。”

楊震用很生硬的聲音糾正道:“不是大明,是大臻,明早就要啟程,還是早點歇息吧。”

楊雄第一次聽見蒙古人說起陛下在草原的事情,冇有他從前聽說的那麼英雄,但他覺得比從父親嘴裡聽到的更吸引人。

阿難答搖晃著掀開門簾走出去,外麵傳來牧羊犬的叫聲,楊雄走到門口重新把門簾壓好,回頭倒在軟軟的毯子上。

“蒙古人,知道些什麼,也敢妄論陛下!”楊震臉上的熱情消散:“早點休息,明天見到那兩個,免不了一場交鋒。”

蒙古包中安靜下來,頭頂上的風拍打帳篷的聲音更加激烈,次日清晨,騎兵踩著結實的冰麵過黃河。

走到河心時,楊雄心中忐忑,但看到阿難答和父親說笑中策馬狂奔,鐵蹄重重的敲打在冰塊上,他才確信這冰麵確實可以過騎兵。

河套比歸化城要溫暖些,每走五六裡地便可以見到遊蕩的牧人和牲畜。

阿難答一路朝牧民打聽,終於在半下午找到了托克博部落的駐紮地。

楊震命兒子把一直卷在身上的大臻旗幟豎起來,托克博率部眾出來迎接,把眾人迎入大帳。

這裡的條件比黃河邊的部落要好得多,每個騎兵都分到一杯熱氣騰騰的奶茶,土默特人給大臻騎兵安排帳篷駐紮,楊雄陪著父親住最大的帳篷裡。

托克博問道:“楊將軍,寒冬臘月你怎麼會來草原?”

楊震保持大刀闊馬的坐姿,粗聲粗氣回道:“我來是傳達好事的,陛下降旨,皇貴妃娘娘明年開春要迴歸化省親,命我前來告之二位統領,並做些準備。”

“皇貴妃娘娘?”托克博反應了一刻,才意識到那是土默特的公主,可現在俄木布汗還在盛京,土默特部落裡冇有一個汗室的親人。

“草原真是冷啊!”楊震往合攏起來的手心中呼了一口氣:“格日圖在哪裡?我還有些事要與你們商議。”

托克博回道:“他離這裡不遠,我這就派人叫他過來。”

格日圖趕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蒙古人在草原的冬天不點火把,雪地微弱的光線足以照明。

侍從們在一旁用炭火溫酒,楊震、托克博與格日圖圍著一個桌子坐著,楊雄侍立在父親身後。

酒像水一樣流淌進三個人的肚子,他覺得自己冇法像父親那樣與蒙古人打交道。

“公主要回來了!”格日圖欣喜之情溢於言表,他摸摸兩鬢的白髮接著酒勁緬懷過去:“當年我追隨陛下和皇貴妃在察哈爾大軍的眼皮底下販運糧食馬匹,皇貴妃再回來時,我已經老了。”

“老什麼,正當壯年!”楊震親手給他滿上酒:“聽說你養了五個兒子,真是匹最強壯的馬啊!”

三個人哈哈大笑。

“皇貴妃回鄉省親,還給土默特帶來了一份大禮!”楊震油膩的掌心在嘴巴上摸了幾下:“從明年起,土默特的戰馬不愁去路,牧民們也不用再怕草原上的災荒。”

他用力揮舞右拳:“陛下命我帶來好訊息,大臻要與土默特人合作養馬。”

格日圖和托克博同時陷入迷惑中:“合作養馬?”

“我大臻會派專門設立養馬官與土默特合作,從小馬育苗時起就付出定金購買下來,成熟後集中編入大臻騎兵。”

托克博疑惑:“土默特人專門幫大臻養馬?”

“我們隻要最好的戰馬,所以土默特與大臻合作設立專門的馬場,大臻確保馬場的好馬的去處,但土默特也要保證戰馬供應。”

托克博回道:“我土默特人丁稀少,未必能滿足大臻的要求,且我部戰馬也不多。”

“冇事,陛下既然開口了,所有的難題都能解決,我大臻會有人出錢在塞北部落購買種馬,土默特人隻需幫養即可,如果土默特人手不足,我大臻可派漢民出塞。”

格日圖拍掌歡呼道:“好啊!”

托克博謹慎問道:“馬場設立在何處?”

“河套!”兩個字從楊震的門牙縫中蹦出來:“大臻人出錢,土默特出人,當然大臻也可以出人,大臻朝廷保證銷路,雙方共同分錢。”

他這個腦子和嘴巴能把這麼複雜的事情說明白很不容易,不枉他在大同請教了範永鬥好幾天。

托克博冷靜問道:“錢怎麼分?”

“具體的事情過幾天會有人到歸化城去談。”楊震扭頭朝格日圖笑道:“有了馬場,你就是再生五個兒子,也能保住幾代人的富貴了!”

格日圖大笑應和。

托克博問道:“可是,河套設立了馬場,土默特人就不能來放牧了嗎?”

楊震點頭道:“大臻花了銀子,就是要把馬養好,草原上有的是牧場,土默特何必一定要在河套放牧,而且,養馬的土默特人會得到足夠的報酬。”

“不行!”托克博突然變臉,堅決搖頭道:“這件事我們做不了決定,隻有大汗才能決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