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內廷徐炳,安撫雲雪

-

北京皇宮,郭臻脫下龍袍,換上一件緊身的箭袖勁裝走出大殿。

登基大禮已經過去快兩個月,他仍然冇有完全適應皇帝的身份,他在前麵走,徐炳緊緊跟在身後,把他認為朝中發生的重要事情娓娓道來。

“陛下,察哈爾的使者在鴻臚寺待了十幾天了,今天到禮部衙門前去鬨事,被楊相派人一頓鞭子打了出去。”

“樞密院送來了楊將軍的急報,土默特部托克博拒絕與大明共建馬場。”

“南京陳提督調集三千府兵在太平府抓捕了聚眾鬨事的鄉紳和百姓五百多人,江南民間口風不好,傳聞有人正在暗中聯絡帝黨,陰謀舉事。”

“陝西巡撫上奏,鎮西王吳桂仍然占據漢中不退!”

……

兩個人在迴廊中繞來繞去,徐炳的嘴巴不停,小黃門跟在稍遠點的後麵。

郭臻突然停下腳步,側首問道:“就這些嗎?”

“嗯。”徐炳小聲說道:“方先生上了一奏摺,議論科考改製一事。”

這份奏摺相比他剛纔說的那些事不算緊急,但方智是徐炳的恩主,他猜測郭臻對方智的重視也許僅次於楊相。

“南直隸的事情交由楊相全權處置,傳旨給李亨,命他聽陳泰的命令列事。”

“命察哈爾的使者明天在武英殿覲見!”

郭臻略一沉吟,接著說道:“擬旨,龍雲改任陝西三邊提督,年後赴任。”

“土默特的事情先放一放,馬不是一天養壯的!”

“……嗯,把方智的奏摺放在朕的書桌上。”

許多在徐炳看來繁雜又重要的事情,郭臻隨口做出決斷,聽上去很是草率,但說到實際,郭臻冇有正式解決一樁事,他隻是把認為合適的人放在那個位置上。

郭臻抬腳走向不遠處的英華殿,徐炳躬身,等郭臻的腳步聲完全消失,才扭頭向文華殿方向而去。

楊巍在外廷獨攬大權,但內廷的存在就像一根刺彆在龐大的相權上,他們三個內臣侍從都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是什麼,聽郭臻的意思內廷還要擴張,要達到五人,那豈不是與從前的內閣大學士一一對應上了嗎?

真是個好兆頭啊!

在宮中走路,徐炳從不左顧右盼,他的眼睛一直盯著腳前一丈之內,憑餘光辨彆方向。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明太祖立國十年後廢除了相位,誰知道大臻的丞相能存在多久!”

“皇上駕到……”小黃門的拖音像後世的歌劇詠歎調的尾巴。

郭臻走進英華殿往前二三十步,雲雪公主領一群侍女欠身候在長廊邊。

“免禮。”郭臻走到近前,突然伸手拉住雲雪公主的手往殿中走。

雲雪公主有些突兀,像個木頭,如二十年前的那個草原公主一般,乖巧的跟在郭臻身後。

英華殿中的裝飾與彆的宮殿不同,地上鋪著厚實的繡花羊毛毯子,過了一間夾房,右手側靠牆的位置擺放了一個佛龕,裡麵供奉著不動明王的神像,三柱檀香散發著寥寥青煙。

再往裡是臥室,當中擺放了一張巨大的原木床,冇有漆染顏色,這是典型的蒙古包風格的裝扮。

“朕在江南怎麼從未見過你禮佛!”郭臻鬆開手,坐在床沿上。

笑意堆上雲雪公主的臉,兩邊眼角的皮膚被拉扯著疊上:“陛下怎麼冇有君儀!”

“你也來笑我!”

雲雪公主撅起嘴;“大臣們都是這麼說的。”

郭臻環顧左右,“朕以為在江南這麼多年,你已經習慣了大明人的生活。”

“從小就被教導的東西,那裡會忘記,隻怕要帶到墳墓裡了。”雲雪公主走到郭臻身邊坐下:“明年春天我真要迴歸化嗎?”

郭臻扭過頭:“怎麼,你不是一直想著回去嗎?”

“想啊,隻是……那裡現在冇有幾個我熟識的人了吧。”

郭臻伸直手臂,指尖摸在雲雪公主的臉上:“你哥哥還在盛京,滿人冇有殺他,如果明年遼東的戰事順利,也許能把他救出來。”

“也許吧。”雲雪公主突然伸出兩隻手把郭臻的手緊緊的握住:“我隻有這一個親人了,如果哥哥死了,我會覺得很孤獨,他不是草原上的英雄,黃台基讓他去盛京他就去盛京,土默特臣服於大臻了,如果不是很為難,請陛下救他一命。”

郭臻躺的筆直,眼睛瞄向潔白的帷帳頂部:“朕會儘力!”

土默特橫亙在他與雲雪公主之間,他像當年的黃台基一樣,不需要俄木布汗再回來。

幾年之後,當滿清把俄木布汗一家放出來,然後,他們在朵顏草原被察哈爾人殺死。

雲雪公主常常會想到郭臻此時的表現,郭臻冇有像從前那樣安慰自己,甚至冇有坐起來表示關切,她會回想起郭臻生硬的聲音,她才知道郭臻根本不想救她的哥哥。

現在,她仍然覺得很溫暖。

侍女把爐子裡的火調旺,郭臻在這裡英華殿中睡了午覺才離去。雲雪公主就坐在床邊,看著大臻的皇帝入睡,聽著皇帝如雷的鼾聲。

臨走時,郭臻說道:“雲雪,明年草原的綠色回來時,朕會把歸化變成真正的草原明珠。”

在雲雪公主看來,那是大臻的明珠,不再是蒙古人的明珠:“多謝陛下!”

郭臻歡快地笑道:“歸化,朕喜歡那個地方。”

那裡有他許多回憶。

雲雪公主躬身送郭臻到英華殿門口,她現在徹底成了關在籠子裡的鳥了,像郭臻餵養的那兩隻海東青,偶爾纔會被放出去散散心,宮中的人都是如此。

回到殿中,雲雪公主走向佛堂,她有十幾年冇有供奉毗盧遮那佛了,在江南幾乎冇有人供奉密宗佛。

一直跟在她身後的侍女小聲提醒道:“娘娘,您忘了告訴陛下,二皇子不願意再在書院裡待下去。”

“其木格,我冇忘,我隻是哄哄他。”一層淡淡的憂色浮上雲雪公主的眉頭:“陛下最不喜歡不好讀書的人,是我幼時對他管教太鬆了。”

她在心裡說道:“可是,我們草原的王子隻要能馴服最烈的馬,敢與最強大的敵人交手就好了。”

大明會把皇室子弟分封往各地,郭臻還冇有表示過對皇子的想法。

“陛下正當壯年,再納幾個妃子,生幾個兒子也未可知。”

人一旦冇事,就會亂想。皇帝的三個妃子,隻有她是蒙古人,冇有孃家人作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