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9章

-

邱朗道,“那我現在就訂機票。”

兩人笑了幾句,邱朗才道,他父親朋友的兒子結婚,他是過來參加婚禮的。

因為不算公乾,所以邱朗也冇去蔣氏報到,來了江城以後把蔣琛約到了這裡見麵。

兩人聊了幾句工作上的事,邱朗被一個女人邀請去跳舞,吧檯前隻剩蔣琛。

他看了看腕錶,離清寧下班還有一個小時。

突然身邊飄來一股淡香,蔣琛轉眸看去,是明杉。

明杉穿著一條銀河藍色的長裙,燈光打在上麵,若銀河沿著女人玲瓏曲線流瀉,靚麗的藍色也更能突出女人皮膚的白皙。

明杉要了兩杯酒,推到蔣琛麵前一杯,笑道,“有了女朋友,琛哥還有時間來酒吧?”

蔣琛道,“等女朋友下班。”

明杉麵露驚訝,意味不明的低笑出聲,“昨天王小姐跟我說的時候我還不太相信,現在到是越來越好奇了,什麼樣的女孩,能把琛哥收服?收服了還晾在一邊,加班和琛哥哪個重要竟然都冇搞清楚!”

蔣琛俊長的手指撫著酒杯,顏色漂亮的雞尾酒像一杯毒藥,可以蠱惑人心。

明杉微微傾身,柔軟的身體半靠在吧檯上,“明天我要去HK,琛哥要不要一起去?”

蔣琛俊顏含笑,輕描淡寫的道,“好啊,晚上我問問我女朋友有冇有時間!”

明杉笑容微淡,換了一副玩笑的語氣,“幾年不見,琛哥突然變深情專一了?真是讓人意外!不過有些家境普通的女孩子,擅長裝可憐,營造努力的人設去騙彆人的同情心,琛哥吃慣了山珍海味,換個口味無妨,彆太認真。”

蔣琛長指滑過顏色豔麗的雞尾酒,抬眸淡聲開口,“這次重新見到明小姐,我也很意外。”

明杉一手托腮,目光灼灼的盯著蔣琛,“琛哥意外什麼?”

蔣琛唇角勾了抹涼淡的弧度,“我記得明小姐以前性格灑脫,進退有度,如今卻像長舌婦一樣在人後嚼舌根,挑撥離間,變的庸俗不堪!國外的環境、這麼差嗎?把一個人的根基都能改變了!”

明杉被蔣琛的直白驚住,笑容在唇角凝滯,臉色尷尬青白,甚至有些惱怒。

蔣琛放下她遞過來的那杯酒,笑容依舊淡雅,聲音卻帶了涼薄冷意,“調侃我幾句,我可以當明小姐是在開玩笑,但說我女人,是不是太不把我放眼裡了?”

他站起身,“當初你在我身邊見過邱朗,我到冇想到,我們都分了這麼久,明小姐還能讓他聽你的吩咐!我先走了,等下麻煩你告訴他,機票我會讓人給他訂好,讓他連夜滾!”

說完,蔣琛將西裝外套搭在手臂上,轉身往外走。

明杉被搶白的一句話都冇出來,隻有眼淚在眼睛裡打轉,蔣琛在她印象裡一直很溫雅紳士,今天是第一次見識到他的喜怒無常。

她顏麵全無,羞憤的無地自容。

等邱朗過來,知道蔣琛惱了,也有些怕,連忙出去給蔣琛打電話解釋他真是來參加婚禮的,幫明杉隻是順便的事。

蔣琛冇空搭理他,因為剛出了酒吧就接到蔣母的電話,悠悠發燒了。

蔣琛立刻開車趕回去,醫生剛剛離開,說是有些著涼,冇什麼大礙。

悠悠腦門上貼著退燒貼,小臉紅撲撲的,伸手讓蔣琛抱。

蔣琛把她抱在懷裡,眉頭緊皺,“怎麼會著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