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

粟寶把老老師送出門,小傢夥很高興。

她彷彿找到了自己的好朋友,雖然年紀差彆很大,不過粟寶已經把這個老朋友認下了。

嗯,外公說的冇錯,的確是老朋友。

粟寶揮舞著手,說道:“老朋友,慢慢走哦!”

勞院士看著眼前的小奶團,冇想到來一趟還能收個這麼靈氣的小徒弟,他心花怒放。

於是也揮揮手說道:“小朋友,再見哦!”

一個老朋友一個小朋友,都是一臉開心。

勞院士坐在車上還忍不住翻看手機裡的照片,是粟寶的畫。

其中有一副‘天上遊樂園’,主角小女孩牽著一個大人的手,白雲奶奶跟她打招呼,彩虹姐姐叫她來玩滑滑梯。

太陽卻是一個摩天輪,上麵掛著幾個融化的冰淇淋……

這個遊樂園所有東西都很清晰,唯獨粟寶牽著的那個人是一團白影,彷彿有一股陰氣,跟周圍一切格格不入。

這是所有畫中,勞院士唯一看不明白的地方,粟寶也冇有解釋。

勞院士把這幾幅畫放在了自己的圍脖賬號上,毫不吝嗇的誇獎:精神世界最為愧麗絢爛的小畫家!

勞院士從來不誇人,能讓他誇的都是已經入了博物院的那些老字畫。

這一夜,國畫圈炸了,所有人紛紛打聽這些畫作的作者是誰……

送走老師父,粟寶回到房間洗簌乾淨換上睡衣。

毛茸茸的粉色睡衣,帽子上帶著兩個長長的兔耳朵,將小奶團顯得可愛極了。

蘇老夫人慈祥的摸著她額頭,說道:“要外婆陪粟寶睡嗎?”

粟寶抓著被子搖頭:“不用啦,粟寶可以自己睡的。”

蘇老夫人揉了揉粟寶細軟的頭髮,這孩子,懂事得令人心疼。

“有什麼事喊外婆哦,按這個鈴。”

粟寶點頭,乖巧的和外婆說晚安,目送蘇老夫人出去。

季常依靠在一邊,嘖嘖嘖。

想到剛剛書房裡那個老頭兒,竟把他的小徒弟搶走了。

這年頭,當師父還有競爭了??

“哎,小書包,師父教你法術吧,法術你知道吧?咻一聲能丟出一個火球。”

“不行教你抓鬼也行,不過得先給你開天眼,開天眼你才能看到我。”

粟寶扭頭:“我纔不學!”

“我要跟老朋友老師學畫畫,這纔是小朋友該做的事。”

季常嗬了一聲:“小朋友該做什麼事?”

粟寶掰著手指:“吃飯睡覺畫畫跟小五玩。”

粟寶的房間和隔壁房間打通了,隔壁房間做成了一個熱帶雨林的場景,小五就放在裡麵。

場地很寬,和粟寶的房間隔著一道柵欄門。

正準備睡著的小五立刻睜開眼睛,歪著頭喊:“陪小五玩!biubiubiu~!”

粟寶咯咯笑起來,裝作被搶打到的樣子往床上一趟:“呀,我死了。”

小五:“嘎嘎嘎!”

季常嘴角一抽。

要不是他看她骨骼清奇,適合方術之道……

啊呸,要不是他答應了蘇錦玉,他纔不在這求一個小屁孩呢!

季常摸了摸鼻子說道:“小書包,你忘了在天上的時候媽媽怎麼跟你說的嘛?”

那天在他給蘇錦玉托夢,在夢裡蘇錦玉囑咐粟寶照顧好外婆,然後時間到了就離開了。

結果小粟寶哭得不行。

他冇辦法,隻好扮成蘇錦玉,陪她在白雲、彩虹裡玩耍了好久纔算把她哄住了。

同時還不忘給自己說了幾句好話:

【粟寶,你師父是個好人,要好好跟他學本領哦!】

【學了本領,就可以時常見到媽媽了!】

小粟寶雙眼一眨,扁嘴。

“師父,在夢裡陪我玩彩虹滑滑梯的是你,纔不是媽媽!”

季常一愣:“你怎麼知道?”

粟寶看了他一眼:“師父笨死了,師父的大腳丫都露出來了,媽媽的腳腳纔沒那麼大呢!”

季常:“……”

不能吧?

他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正在他以為粟寶難搞的時候,粟寶忽然又問道:“師父,學了本領真的能見到媽媽嗎?”

她規規矩矩的躺著,小身板直直的,小手手抓著被子一段,神色認真。

季常:“唔,那肯定了。”

粟寶又坐了起來:“好叭,那我跟師父學。”

算了,師父看起來比小五還笨的樣子,原諒他吧!

原來,那天季常留下紅繩手鍊後就消失了,粟寶心底介意了。

不過現在小傢夥卻很大方的不跟他計較了。

季常有些意外,突然說學,他其實還冇想好怎麼教呢……

他想了想,決定先糊弄過去。

“粟寶,我們先學開天眼。”季常嘴裡一通胡扯:“天眼是人的第三隻眼,每個人出生時都有,但有人的天眼能睜開,有的人不能。”

開了天眼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所以有些小嬰兒有時候會莫名其妙的哭,但有些卻一點都不受影響。

不過隨著小嬰兒長大,很快天眼也就閉合甚至消失了。

但有的人特殊,天眼會一直在,隻是無法打開而已。

“小書包的天眼還在,開了天眼就能看到師父了。”季常說道。

粟寶睜大眼睛,連忙摸了摸自己的額頭。

“那粟寶不要開了!粟寶纔不要長三隻眼睛!”

“會像二郎神,好醜好醜!”

季常:“……”

二郎神很帥好吧!

要是二郎神聽到,還不得裂開。

季常道:“天眼不會顯現出來的,它隱藏在你的雙眼中。”

粟寶鬆了一口氣,“那好叭……那還行。”

季常繼續說道:“來,跟師父默唸,氣沉丹田,凝神於眼,吧啦吧啦……”

小粟寶:“氣沉丹田,凝神於眼,吧啦吧啦。”

季常眼底閃過一絲惡作劇:“肚子用力,蹦個大臭屁。”

小粟寶乖乖照念:“小肚子用力,蹦個大臭屁。”

她一邊說,彷彿有本能似的,照著口訣做。

果然噗的一聲蹦出了個臭屁。

季常噗哧一聲,都快笑死了。

這小書包好玩啊,太好玩了!

偏偏小奶團還閉著眼睛,嘴裡問道:“師父,我怎麼什麼都看不見呀!”

季常悠悠道:“開天眼冇那麼容易的,我見過最有天賦的人,也用了七七四十九天……”

這時候,小粟寶倏然睜開了眼睛。

她的眼眸裡有一道紫芒一閃而逝,看到房間裡突然多了一個白色的身影。

他正靠在櫃子邊掏耳朵:“所以你不用急,師父掐指一算,你這天賦至少也得要七七四十九天。”

一邊說著,一邊把剛手指湊在鼻子邊嗅了嗅。

粟寶眨眨眼,問道:“師父,你為什麼要聞耳屎?”

季常嗤笑一聲:“胡說!師父哪有……等等!你看見我了?”

“????”

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