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

-“什麼故意?”

沈宴辭還想裝傻,故意裝作聽不懂秦晚的問題。

秦晚抿唇,盯著他看了幾秒鐘後開口:“你知道盛西洲準備今天跟我表白,所以故意出來攪局?”

沈宴辭挑眉:“你覺得我有那麼無聊?專門為了針對他才設計這麼多事情?”

“不然你是為了什麼?”

“你說呢?”

沈宴辭反問,視線落在秦晚身上,頓了一下慢慢走到她對麵的沙發上坐下:“你覺得我做這一切是為了什麼?”

“現在是我問你,不是你問我,你要做的是回答我的問題而不是反問我。”

秦晚半點不往沈宴辭的問題中繞,直接開口說道。

沈宴辭雙手舉過頭頂做出無奈求饒狀:“ok,你問我答,保證知無不言。”

秦晚這才壓下情緒,繼續反問:“你是故意提前準備好,就等著盛西洲告白,然後激怒他?”

“怎麼會,我隻是在計劃怎麼給你驚喜,但他自己非要闖進來自取其辱我有什麼辦法?”

沈宴辭聳了聳肩,一點都不在乎的開口反問。

“那燃燃呢?”

秦晚盯著沈宴辭:“你就為了勝算更大一點,甚至不惜把燃燃從港城接過來?你知不知道剛剛有多危險,如果盛西洲真的絆到了燃燃,那接下來會怎麼樣你清楚麼?”

一想到剛剛的那個畫麵秦晚胸口便壓不住情緒,盯著沈宴辭開口。

沈宴辭深吸一口氣:“剛剛的事情我也很後怕,我保證不會再讓燃燃出現在這種的情況中,但是話要說清楚,我和你之前不能再平添更多的誤會了。”

“什麼說清楚?”

“我接燃燃來安城,隻是想讓燃燃親眼看見你在秀場上無限風光的樣子,我想讓他明白他媽咪在工作中的魅力,讓他為你驕傲。而且這件事我也提前詢問過他的意見,他表示願意我才接他過來。所以這裡麵完全不存在我利用燃燃想要博得你對我的好感的情況,你可不要誤會我。”

沈宴辭其實見秦晚剛剛抱著燃燃時的態度,便已經猜到她會怎麼想,所以趕緊上來解釋清楚這一切,以免她和自己再生嫌隙。

秦晚見他語氣誠懇,便也清楚他不是在說謊,心裡鬆了一口氣:“希望以後所有和燃燃有關的事情你都能提前和我商量,畢竟我纔是他的合法監護人。”

沈宴辭輕笑:“好好好,那不知道秦小姐能不能認真考慮一下,給我個機會,讓我有成為燃燃的合法監護人呢?”

得,繞了一圈又回到了原話題。

秦晚抬眼看向沈宴辭:“所以說到底你今天的目的還是這件事,對吧。”

“不止今天。”

沈宴辭的眼神浮過一抹深情:“我這輩子的目的都是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