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嬌女

-

此刻。

禦書房中。

一片寂靜,彷彿連空氣都凝結了!

皇帝不開口,誰人敢喘大氣?

就這樣。

皇帝就一臉嘲諷的盯著曹威,眼神中冇有喜怒,隻是在等他開口。

汗珠,從曹威的眉頭,調皮的冒了出來,溫度很低,如同門外寒冰。

此刻,他覺得皇帝像是一條要吃人的惡龍,正虎視眈眈的盯著他。

心,有些慌!

壓力山大!

此時。

曹威一咬牙,討好一笑,如同左相府中那隻饑餓的土狗:“陛下,此等聖人之誌,非聖人不能立,出口足驚天下,成為天下讀書人的聖師!”

“臣大膽猜測,此聖人之誌,是陛下所立。”

說到這裡,曹威一臉認真的參拜:“恭喜陛下,賀喜陛下,已經登臨聖人之位!”

他搞得很認真。

“哈哈哈”

夏帝一愣,臉上那嘲諷的表情消失,大笑不止。

旁邊。

司馬劍、李劍、魏公公心中同時唾棄:“無恥!”

“不要臉!”

片刻後。

夏帝笑罷,神色溫和了許多:“老東西,你猜不出來就猜不出來,何必拍朕的馬屁?”

“朕此生冇有聖誌!”

“因為,朕要的太多!”

說到這裡。

夏帝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拿起司馬劍的奏摺,丟入旁邊的銅爐中,看著燒成灰燼。

“荒州王在剛出帝都時,遇到了一個喜歡看古籍的文弱書生,兩人一見如故,結交為友後,那書生就說出了剛剛那宏偉聖人誌!”

“而那四句王道霸言,也是那個文弱書生的酒後之言,當做交友之禮,送給了荒州王,被荒州王寫在了繳文中。”

“後來,左相之女司馬蘭將聖道之言和王道霸言傳書於父,左相在奏摺上寫得很清楚。”

“所以,荒州王是一個忠厚又孝順的孩子,不曾欺瞞過朕!”

“左相父女也不曾欺瞞朕!”

“是右相多慮了!”

說到這裡。

夏帝令司馬劍費解的編了一個故事!

司馬劍臉上表情絲毫未變!

因為,皇帝從來不按常理做事,目的很難猜!

究竟是為什麼呢?

此時。

夏帝繼續說道:“不過,你就當做是荒州王的聖人誌和王道霸言吧!”

“朕這麼英明神武,總不能一直有個癡傻的小兒子吧?”

“忽然長大變聰慧也在情理之中。”

眾人連忙道:“那當然!”

“臣遵旨!”

皇帝繼續和稀泥:“剛剛,曹卿再次證明瞭你對朕的忠心!”

“當賞黃金千兩,玉如意一對!”

曹威一臉大喜之色,感激涕地的跪地:“臣曹威謝陛下賞賜,此生定為陛下和朝廷燃儘最後一口氣。”

不過。

他對皇帝剛說的話,一個字都不信!

如果真如皇帝所說,燒了司馬老賊的信做什麼?

給他看看,勝過千言萬語吧?

不過。

他不敢臉露疑惑。

不信皇帝的話,隻有一個字--死!

兩個字--慘死!

現在,他依然堅持認為,這話就是那個帝都第一才女司馬蘭弄出來的。

一定是!

如果不是就讓他的原配夫人那個母夜叉天打雷劈,死無全屍!

他曹威,敢對天發誓。

另一邊。

司馬劍幫著圓謊:“曹丞相,事情就是如此,請你不要再冤枉本相與小女了!”

“更不能冤枉荒州王!”

“否則,陛下不會輕饒你!”

“嗬嗬嗬”

曹威一臉假笑:“左相包涵!”

“本相也是忠於陛下,纔會誤會左相,我在這裡給你賠個不是!”

司馬劍欣然受了!

他也是一臉和氣:“右相做得對!”

“為陛下儘忠,是我等臣子的本分!”

“我理解!”

“哈哈哈”

兩個相視一笑,彷彿儘釋前嫌。

彷彿剛剛對噴口水,擼起袖子差點打架的人不是他們。

皇帝暗罵:“真是老而不死是為賊,死而不僵是為妖!”

這兩個老傢夥都知道他這個皇帝要讓他們鬥而不破!

要留著他們互相牽製對方,不會輕易打破朝中的實力平衡,這纔在他麵前有恃無恐的演戲。

旁邊。

李國公李劍看得一臉無趣,搞事的心蠢蠢欲動:“陛下,他們剛剛差點在你麵前打架,完全冇有身為人臣的風範!”

“所以,臣認為他們身為大夏左右丞相,行為與身份不匹配,應該引咎辭去丞相之職!”

臥槽!

夏帝、司馬劍、曹威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