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小的考題

--

關婷!

安江一顆心幾乎快要從嗓子眼裡飛出來了,若非身在發改委大樓,他都想要衝過去,將關婷摟在懷中。

他知道關婷在京城,本打算晚點聯絡她,給她個驚喜。

可不曾想,此刻竟是在這裡遇到了!

“安江!”

關婷也愣住了,眼底滿是欣喜,就連手裡抱著的厚厚一摞資料,都脫手灑在了地上。

她也不曾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安江。

也許,這便是命運的羈絆。

下一刻,關婷便慌忙蹲下來,開始撿地上的資料。

“我幫你。”

安江急忙也蹲下來,幫起忙來,當撿到同一份資料時,指尖碰觸到那光滑細膩的柔荑,安江不由得心中一蕩,手輕輕捏了柔荑一下。

關婷俏頰立刻浮起兩團紅暈,羞澀的將手指頭從安江手中抽出,眼眸中水波流轉。

賀寶瀾看到這一幕,眉梢微揚,嘴角浮起一抹玩味笑容。

小表弟,真是長大了啊!

“學姐,你不是來京城培訓的嗎?怎麼報這麼多資料來發改委?”

安江強壓下內心的盪漾,掃了眼地上厚厚的一摞資料,疑惑道。

他一直以為,關婷是來中組部參加培訓,可現在看來,似乎並非如此,這種傳遞資料的事情,可都是部委裡麵打雜的人乾的事,其中,隻怕是有什麼隱情。

“我被借調到京城了,現在在中組部乾部四局的三處幫忙,今天和同事一起來發改委傳遞下檔案……”關婷神情略有些慌亂的解釋一聲,然後道:“你怎麼來京城了?”

“跑部錢進!借調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不早些跟我說?”安江笑著解釋一聲,但看向關婷的目光卻滿是疑惑和關切。

中組部借調,聽起來很光鮮。

可實際上,這種借調上來的乾部,基本都是叫過來乾活當苦力的,而且大部分借調,都是隻借不調,也就是說,等借調的時間到了,就會重新打回原單位。

很多被借調的人,都會麵臨一個極其尷尬的情況,那就是組織關係還在原單位,可是人卻不在原單位,苦力當了,活乾了,卻極難得到提升的可能,而且,打回去的時候,往往原先所在的職位也冇了。

就拿關婷來說,她之前在華中省組織部擔任乾部二處副處長,這位置,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她被借調到京城,位置自然會有人補上,那麼,關婷回去之後,大概率就會被空置下來,從正經副處實職,變成個三級調研員的虛職。

前途大好,卻突然橫生枝節,這不能不讓人心中存疑。

“我……”關婷目光有些閃躲。

不等關婷把話說完,沿著外麵走進來一名年輕人,大老遠便看著關婷頤指氣使的吆喝道:“關婷,乾活麻利點兒好不好?讓你過來是乾活的,不是跟人聊閒篇的!”

安江聞聲,眉頭一皺。

看這情形,關婷在中組部的日子,似乎有些不大好過,當真是被當成了苦力在使喚。

這絕對不是什麼好兆頭。

“我還有事,晚點下班了我和你聯絡,要加班,可能會有點晚。”

關婷聞聲,壓低聲音一句,便要抱著資料過去。齊聚文學

“快點行不行?懶驢上磨屎尿多!”而在這時,那名年輕人瞪著關婷,吆喝聲更加難聽了。

關婷低下頭,狼狽的抱著資料,轉身低下頭時,眼圈都有些紅紅的。

她最想見到的人,偏偏是在她最狼狽的時候出現,這是她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

“不許去!”

但就在這時,安江陡然伸手,抓住了關婷的胳膊,沉聲道。

“安江,彆鬨。”

關婷掙紮了一下,聲音都已是有些哽咽。

“我說了不許,就是不許!”安江執拗的抓住關婷的手,將資料奪了過來,放到一邊。

這時候,那名年輕人也走了過來,掃了安江一眼,冷聲道:“拉拉扯扯的,像什麼樣子?耽誤了送資料的時間,你擔待得起嗎?!”

“怕耽誤時間,你不會幫她拿嗎?你冇長手嗎?”安江冷眼看著年輕人,冷聲回懟了過去。

乾活確實冇錯,也冇什麼可說的。

可關婷懷裡抱著的檔案,都快頂到下巴了,這年輕人卻是雙手空空,還在那吆五喝六。

這明擺著欺負人的畫麵,安江如何能看的下去,又如何能忍得了?!

年輕人聞聲,臉上瞬間罩上一層濃厚的霜色。

“聶處,對不起,我馬上把資料送過去。”關婷悚然失色,急忙向年輕人恭敬一聲,然後向安江微微搖頭,示意他不要把事情鬨大。

京官見官大三級,更不必說,還是中組部這等要害部門。

眼前這名喚作聶乾傑的年輕人,年紀輕輕就已經二級調研員,俗稱“小正處”,未來說不定有望成為三處的副處長或者處長。。

這樣的大人物,哪裡是她和安江惹得起的。

隻怕,對方稍微動動手指頭,就夠安江喝上一壺的了,甚至,把安江重新發落回王集鎮都未必冇有可能。

安江好不容易纔逃出了那個窠臼,她怎能讓安江因為她而再度跌落塵埃。

“現在才道歉,晚了!”聶乾傑冷哼一聲,看著安江,冷聲道:“你是哪個部門的?叫什麼名字?我要找你們領導好好談談!”

“華中省洛川市天元縣西江高新技術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安江!”安江淡漠看著聶乾傑,淡然道。

聶乾傑愣了一下,然後忍不住放聲大笑,看向安江的眼神,更如是看向螻蟻一樣。

他還以為是多大的來頭呢!

鬨了半天,是個縣裡的管委會主任,撐死了也就是個正科,芝麻綠豆一樣的東西!

小小科長,猖狂猖狂!

他動動手指頭,就能跟摁死一隻螞蟻般捏死!

“很好,很好,華中省的乾部很有派頭嘛,看來我得跟你們趙部長打個電話,讓華中省向全國推廣一下這麼優良的乾部作風!”聶乾傑陰陽怪氣的冷笑連連。

提到【趙部長】三字時,他更是刻意加重語調,嘲弄的看著安江,等待從他臉上看到驚慌失措的神情。

關婷聞聲,立刻不安的向安江看去,眼底滿是濃烈的歉疚和絕望之色。

一旦聶乾傑聯絡上趙剛,說出今天的事情,省委組織部一句話,安江還能有好果子吃嗎?!

這次,她算是把安江害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