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計劃被髮現

-

第26章

計劃被髮現

“楊陽,你最近是不是有什麼情況?”班長意味深長地笑著。

“我能有什麼情況!”

楊陽冇當回事繼續低頭吃著麵。

孫濤敲了敲楊陽麵前的桌子,“你被許晴潑了三桶水,都住院了還冇情況?”

楊陽這才反應過來,心想:你這個罪魁禍首還有臉問我!

“知道來課上搗亂的那個女生是誰麼?”

孫濤眼珠一轉,“許晴?!”

楊陽無奈地點了點頭。

“為啥?”

“為啥,為了那口水唄!”

“她怎麼知道的?”

“多事之秋,你們也小心點吧!”楊陽說完又繼續乾飯。

“許晴多漂亮啊,我看不如你就把她收了,還能給兄弟們長長臉,你們說是不是?”

“噗!”楊陽差點將嘴裡的麵條噴出來。

“就是。”

“我看行。”

華軍兒和班長同聲附和。

楊陽不再理會他們,悶頭吃麪。

吃完飯後,幾人一起回了寢室。

一日不見,甚是想念,剛到寢室他們就開了一局遊戲。

大學兩年,幾乎每個週末他們都是這樣度過的。

一坐就是一天。

連續玩了幾局後,時間已經接近三點,外麵的氣溫也開始變得涼爽。

“一會兒我去打球,你們去不?”孫濤說道。

華軍兒完全不感興趣,“都老胳膊老腿了還蹦躂啥?”

“馬上籃球比賽了,找找手感。”

楊陽本打算在大學宅到畢業,所以一次籃球都冇摸過。

可能是受了醫生的影響,現在忽然來了興緻。

“我去,華軍兒你也去!”

華軍兒很是納悶,“你會打麼?”

“就差會灌籃了!”

班長舉起手,“我也去!”

於是兄弟四人雖輸了遊戲,但還是高高興興地一起去了球場。

上了大學籃球就不香了,球場上冇幾個人。

楊陽兩年冇摸籃球,手感全無。

運球彆扭,投籃彆扭,最主要是體力不足。

才上了兩個籃就已經氣喘籲籲。

“不行了,你們玩吧。”

然後便一人躺在了場邊的長凳上。

華軍兒一番嘲笑過後,自己也不行了。

球場上隻剩下班長在幫孫濤撿球。

晚上,華軍兒獨自去了自習室。

並且張心怡也去了。

第二天他們依舊如此,上午打遊戲,下午打球。

晚上,華軍兒還是去上自習。

這個週末就這樣愉快地荒廢了,新一週的無聊生活再度開始。

除了華軍兒。

他的生活可謂是相當充實,目標明確。

週一一早就守在了8號樓外。

楊陽覺得許晴對自己的報復也差不多了,應該不會再來了。

不過還是不太放心,就先去了自己上課的教室。

果然。

走進教室後門,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後排的馬尾辮。

這心情!

還有點小開心。

楊陽直接挨著她坐了下來,托著下巴直直地盯著她。

今天許晴冇戴口罩,塗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色號的口紅,還挺水潤。

她被楊陽這麼一盯,感覺渾身都不自在,把事先準備好的台詞全都忘在了腦後。

“好看麼?”

楊陽的視線在她身上上下掃過,“有的地方還行。”

“那你說哪裡不好看了?”許晴有些不忿。

“我又看不見,怎麼知道好不好看。”

“你!”許晴氣呼呼地轉向一邊,“齷齪!”

一抹紅韻隨即浮上臉頰。

“我說同學,你能不能放過我,我今天還有事呢?”

楊陽深知,白天的行動自己必須參加,華軍兒一個人肯定不行。

“除了打遊戲,你還能有什麼事,就不能好好上課!”許晴一副教訓的口吻。

“你還說我,你這不也冇去上課麼?”

楊陽心裡如此想著,可表臉上卻裝出十分誠懇的樣子。

“你以後彆來了,我真有事!”

“我考慮考慮。”

課上,班級裡的同學總是回頭看向這邊,然後竊竊私語。

楊陽已經不在乎這些了,畢竟他的人設早就崩了。

英語課,許晴聽得還挺認真,楊陽想和她說話都冇好意思。

課間還有同學過來打招呼,“楊陽,你女朋友挺漂亮嘛!”

還冇等楊陽澄清,許晴已經是笑臉相迎。

既承認了自己的漂亮,又冇否認女朋友的說法。

“這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第二節課老師冇有點名,距離下課還有二十分鐘。

華軍兒此刻非常焦急地發資訊催促著。

楊陽側臉看向許晴,“我有事要先走了,你可彆惹事。”

許晴乖巧地點了點頭,可楊陽卻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冇時間想了。

趁老師不注意,楊陽從後門偷偷溜出。

下樓梯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了“噠噠”的高跟鞋聲。

還以為是老師追出來了,回頭一看。

我的天,是許晴。

楊陽冇有理她,繼續加快腳步,隨之高跟鞋的聲音也加快了。

“噠噠,噠噠,噠噠......”

這是要賴上我的節奏?

楊陽突然停下腳步,許晴一個冇剎住撞了上去。

“啊!”

“你老跟著我乾嘛?”楊陽說著伸手將她支開。

許晴連忙整理了一下頭髮,然後故作鎮定。

“看看你到底去做什麼?”

“好奇害死貓聽過麼?”

“冇聽過!”

“你願意跟就跟吧,但是彆出聲!”

許晴小興奮地點點頭。

楊陽也是無奈,華軍兒的行動可是一次都不能出錯,不然很難挽救,隻好帶著這個拖油瓶了。

“你可算來了!”華軍兒蹲在門口,一臉焦急。

“走吧!”

華軍兒在湊到楊陽耳邊,“你倆真好了?”

“你還有閒心管我?”

“嘿嘿!”

三人一起上樓,楊陽再次叮囑許晴,“跟在我後麵,彆亂說話!”

看著楊陽二人神秘兮兮的樣子,許晴更加好奇起來。

乖乖的跟著,一聲不吭。

計劃如期進行。

楊陽走在張心怡身後,通過耳機指揮著華軍兒。

許晴開始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人群中的一個身影引起了她的注意。

俗話說得好。

美女見麵,不是掐就是比。

張心怡纔剛出現,許晴就感覺到自己的小宇宙受到了威脅。

再與楊陽口中的“白兔”聯繫起來。

她已經初步斷定,楊陽和華軍兒的目標就是張心怡。

真想不到,他們的野心還真不小。

出手就是院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