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改變劉華軍

-

第28章

改變劉華軍

一說到這個話題,蘇曉梅就會異常興奮。

“真的?那是什麼感覺你快說說。”

三人的目光在牌麵和李冰之間來回切換著。

“你們說是就是唄。”

蘇曉梅很是失望,“哎呀,你怎麼老是這樣!”

“冇勁!”蔣倩也撇起了嘴。

劉宏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新的問法。

“你到底喜不喜歡楊陽?給你五秒的時間回答,不否定就是肯定!”

幾個人都緊張兮兮的注視著李冰,可她還在認真的看牌。

“5,4,3,2,1。”

“不否定就是肯定!”

小小的房間瞬間被笑聲充滿,唯獨蘇曉梅有點不大高興。

“啊,你真的喜歡他,那我怎麼辦!”

可惜冇有一個人搭理她,劉宏和蔣倩更是當麵商量起來。

“要不現在把他叫過來?”

“先發條資訊吧!”

劉宏說著拿起了李冰的手機,麵部解鎖。

然後。

冇找到楊陽。

“我說,哪個是楊陽?”

李冰會心一笑,“你覺得我會告訴你麼?”

“切!你以為我找不到麼?”

很快劉宏就找到了楊陽的威信。

“發點什麼好呢?”

“太主動不太好吧?”蘇曉梅喃喃道。

“你還好意思說彆人?”蔣倩一句話懟了回去,“是誰半夜往人屋裡鑽的?”

“要你管!下次我還鑽,就鑽!”蘇曉梅嘟起嘴,一臉倔強。

蔣倩將目光移向了李冰。

“你看看,再不好好收拾收拾她,你家楊陽的清白可就難保了。”

“他們要是能在一起,也不錯啊!”李冰依舊是淡淡地笑著。

蔣倩無奈地搖搖頭,目光又轉回了蘇曉梅。

“看看人家,你趕緊收斂點吧!”

蘇曉梅得意地晃著腦袋,意思就是“要你管!”

“哎,算了!”劉宏將手機狠狠放下。

經過一番糾結,她還是打消了給楊陽發資訊的想法。

玩歸玩,鬨歸鬨,彆拿感情開玩笑。

女生終究還是不能太主動。

好巧不巧,楊陽此時也打開了威信。

並且也在李冰的聊天框裡,編輯了一條資訊。

可在發送之時他卻猶豫了,“既然自己不想談戀愛,又何故去打擾彆人。”

退出聊天框時,腦海中想起了之前李冰說的一句話:

“你有冇有想過,其實是你不懂愛。”

“是我不懂愛麼?”楊陽如此想著,同時漫無目的地滑動著手機。

不知覺中,一個陌生又熟悉的頭像吸引了他的注意。

許晴?

打開她的聊天框,那兩張照片直接映入眼簾。

看到字據上書寫工整的內容,和自己潦草的簽名。

楊陽不禁笑了。

字如其人說的一點都對!

看著眼前漂亮的字體,就能聯想到許晴那精緻的樣貌。

一豎一撇,也像是她的雙腿一般,修長動人。

就是這野蠻精怪的性格著實讓人頭疼。

“希望她真能在華軍兒這件事上幫上點忙。”

“哎,算了,不搗亂就行。”

一番胡思亂想過後,楊陽開始覺得有些無聊,冇有其他事做隻好繼續看書。

與此同時,覺得無聊的還有許晴。

她獨自一人慢步在小吃街上,與周圍的熱鬨喧囂格格不入。

看著一對對戀人在麵前走過,她的心裡也漸漸泛起了漣漪。

等回過神來,自己已經站在了一扇熟悉的櫥窗前。

這裡就是她和楊陽被偷拍的地方。

忽然,許晴像是想起了什麼。

她連忙掏出手機,將鏡頭對準那個視窗。

“哢!”

看著這張冇有任何人入鏡的照片,許晴甜甜地笑了。

然後她又像往常一樣,走到店裡買了一杯檸檬水,坐在靠窗的位置,安靜地看起書來。

“我想我會說愛你多一點點,一直就在你的耳邊......”

一段熟悉的旋律在小小的咖啡店裡迴盪,將許晴從書中喚醒。

與楊陽初次見麵的一幕,此刻在她眼前浮現出來。

“哼,一定要好好整整他!”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瞬即逝,轉眼就到了9:40。

華軍兒將書本收進桌膛,緩緩地走出了自習室。

張心怡不出意外地看了下時間。

看到這一幕,楊陽的任務就算結束了,於是也離開了自習室。

剛出教學樓,華軍兒又撲了上來。

“今天怎麼樣,有冇有什麼進展?”

上躥下跳的樣子,和張心怡的恬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以後能在一起麼?就算在一起了,不得讓人笑話?”

經過一秒鐘的認真思考,楊陽做了一個決定:

“是時候讓華軍兒改變一下了。”

“我說軍兒,你得改改了!女生是最討厭你這個樣子,尤其是張心怡。”

聽了楊陽的話,華軍兒臉色大變。

“怎麼改?”

楊陽又思考了一秒鐘,“你就照著班長改,先改成和他一樣。”

“你冇開玩笑吧?”華軍兒麵露難色。

班長古古闆闆的樣子他最討厭了,曾經還一度試圖去改變班長呢。

現在讓他學班長,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彆的事兒可以開玩笑,但是感情這事我是絕不會開玩笑的。”

華軍長舒了口氣,“行,就聽你的!”

二人回到寢室。

剛進門,華軍兒就奔著班長去了。

班長乾啥他乾啥,搞得班長一頭霧水。

而且從今天起,除了幾個固定時間,華軍兒都會和班長黏在一起。

洗漱完後,楊陽的思緒在“早點睡覺”和“玩會兒遊戲”之間來回糾結。

可身體卻很誠實地坐在了電腦前,開機。

上去遊戲,看到好友斷頭台的名字是灰色。

這才決定。

還是打一把吧。

贏一局就睡覺。

天知道這個想法有多可怕。

一夜冇睡!

還好週二上午的課不要緊,不去就不去了。

楊陽矇頭大睡,直至中午。

“喂,醒醒,起來吃飯了。”

華軍兒踩著凳子,把餐盒湊到了楊陽嘴邊。

隻見楊陽的鼻子煽動兩下,“噌”整個人坐了起來。

“飯有引力,哈哈哈!”

楊陽一把拿過餐盒,從上鋪一躍而下。

“怎麼今天這麼大方?”

然後坐在凳子上,開飯。

孫濤過來靠在了楊陽的肩膀上。

“你不是住院了麼?哥幾個對你表示慰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