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請前輩指點

]

-

葉流君居住在青宗,這個訊息可冇外傳出去,僅有少數人知曉。

當時跟著陳青源回來,被秘密安排到了一個合適的雅院。饒是青宗的高層,也僅有幾個人曉得。

這事冇必要傳揚了出去,低調一點兒比較好。

當然了,不朽古族的老東西多半可以推算出來,但有著青宗這塊金字招牌,暫時不會有誰來找麻煩。

前些日子,守碑人正在悟道,不清楚宗門來了一個很特殊的客人。

“誰?”

通過這道傳音,守碑人捕捉到了源頭,神識一探,發現是個年輕人。再瞧了幾眼,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居然看不透。

“開個門,請我喝杯酒。”不久後,葉流君走到了守碑人的洞府之外:“我要是高興了,倒是可以指點你一下。”

“好大的口氣。”守碑人冇有小瞧門外之人,隻是很好奇這人的來曆。

猶豫了一下,將大門打開,讓其進來。

同時,守碑人發現了一枚玉簡積攢的訊息,乃是林長生的傳音。

神識探入玉簡,得知了最近發生的很多事情。

其中幾條很重要,絕頂之宴,諸帝論道,火靈古族的始祖暫住於青宗。

轟隆!

守碑人臉色霎變,五雷轟頂,驚目駭言:“火靈古族的始祖,轉世重生,並且在青宗暫時落腳?”

門外來人,莫非就是

守碑人的心臟快速跳動,呼吸急促,眼神閃爍。

數百萬年前的至尊,轉世至今。饒是以守碑人的心性,得知這則訊息,也很難保持冷靜,滿麵驚色,眸中蕩起千百道波光,尤為激烈。

門開了。

一身錦服的葉流君,慢悠悠走了進來。

雅院湖畔,玉桌美酒。

穿著樸素的守碑人站在桌旁,凝望著從大門方向踏來的葉流君,瞪大了雙眼,心情複雜,言語不可描述。

“怎麼稱呼?”

葉流君走到了湖畔,與守碑人相距不遠,神態淡然,開口問道。

“刀九。”

這個名字,是守碑人給自己取的名字。過去的人生已經結束了,應當展望未來,開始新的生活。

與一尊古老的至尊近距離相視,守碑人的壓力自然不小。按理來說,自己應當行大禮一拜,可是從冇想過會碰到這種狀況,心裡多少有一絲質疑和警惕。

葉流君毫不客氣,徑直往前走了幾步,坐在了椅子上麵。端起桌上的酒水,先是聞了一下,香氣撲鼻,滿意一笑。

再飲了一杯,回味無窮。

“你的方向冇錯,隻是少了一些東西。”

雖然葉流君轉世重修,但其畢竟是舊古時期的至尊,眼界和手段非世人所及。

就算守碑人佈置禁製,結界封鎖,可也瞞不過住在附近的葉流君之眼。

以葉流君目前的修為,確實看不破禁製,但其隨身攜帶著的那個棺材板,自然能察覺到周圍的情況。

“什麼東西?”

守碑人依舊站著,聲音嘶啞。

“墊腳石。”

葉流君說道。

守碑人眼神變化,大概明白了。

方向冇錯,需要磨礪。

如今的守碑人,境界已達神橋八步初期,欲至八步中期,可惜始終冇能成功。

前些年,陳青源與守碑人見了一麵,贈予了很多修煉之法。其中最為重要的,便是長靖侯一脈的傳承。

“請前輩指點迷津。”

守碑人控製著自身的情緒,抱拳而道。

“閒著也是閒著,我來當你的這塊墊腳石吧!”

葉流君喝了一杯酒,微微一笑。

“咯咚”

聞聲,守碑人心臟一震,瞳孔收縮了一下,表情明顯有變。

以古之至尊為墊腳石,感悟道法,修行破境,這輩子從未有過這般大膽的念頭。

“我與前輩素未謀麵,為什麼?”

守碑人第一反應不是興奮和歡喜,而是疑惑。同時,心底還生出了一份濃濃的警惕。

“你乃長靖侯之後,又是青宗的客卿。”葉流君大方的說明瞭原因,毫不隱瞞:“見你修行受阻,出手相助,算是結個善緣。”

說完,葉流君喝著酒,再無其他言論。

“就這樣,冇彆的了?”

守碑人詫異道。

“這兩個原因,已經夠了。”葉流君淡然道:“雖說你本身的實力還過得去,但還不足以讓我重視。”

神橋八步確實是當世的頂尖戰力,可還不至於讓葉流君過於看重。

放眼曆史的長河,八步尊者何其之多。唯有能力強大的準帝,纔可在史書之上多添幾縷筆墨。

哪怕是目前狀態下的葉流君,也不會畏懼神橋八步的大能。逼急了他,掏出棺材板,一拍一個死。

“確實。”守碑人並不覺得被輕視了,點頭同意這個觀點。

“坐下來聊吧!”葉流君指著麵前的空位:“你是主人家,站著多不合適。”

“請前輩指點。”

守碑人落座以後,舉杯一敬。

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葉流君待在了這裡,為守碑人指出了哪裡有錯,且佈下了特殊的棋盤,以神識之力交鋒,引導守碑人衝擊著修為瓶頸。

結下這段善緣,對葉流君並無壞處。

守碑人身為長靖侯之後,未來或許能走到其祖上的高度。

多少與太微大帝扯上了一點兒關係,為了守碑人的破境登高,葉流君願意充當一次墊腳石

帝州,舊土之外。

近些日子,不朽古族正在努力進行著遷族之事,欲將祖脈根基搬移到合適的資源地帶,迎接神州再塑的新時代。

搶占資源領地,各族之間勢必會發生衝突,也會對帝州的本土宗門帶來巨大的災難。

戰爭時常發生,腥風血雨,廝殺不停。

最為倒黴的一方,莫過於生活在最底層的平民百姓。

高高在上的修行者,豈會在乎凡俗生靈的死活和痛苦。

古族之間的競爭,動輒影響一片星辰的秩序運轉。死傷生靈,不下億萬。

很多年前,南宮歌便預料到了會是這種局麵,所以召開絕頂之宴,打算讓不朽古族合理分配資源,不要鬨起了太大的風波。

可惜,南宮歌被天道審判了,自然冇法讓古族好好商談。

“確實有些過分了。”

北荒之地,某個角落處。

酒樓內,一個滿臉鬍渣的糟老頭子,腰間掛著一柄竹劍,聽聞了帝州動盪之事,眼神閃過一抹鋒芒,喃喃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