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優質鐵礦

]

-

[]

這時,一名名侍女將手中的任務分發。

看了眼手中的任務,沐靈暗自發笑,中規中矩的任務,便是清剿劉氏集團控製的礦場。

當然,劉氏集團占據的新手村有八個,白雪洛也不過是清剿其中一個新手村罷了。

而這個村恰好是98號村,不是沐靈運氣好,而是他知曉。

既然白家控製了一批亡靈族,那麼身為亡靈氾濫成災的98號新手村,又被劉氏集團掌握,怎麼可能不受到針對。

這時,一名冒險團團長出聲道,“摧毀礦場不難,但那些冒險者如此處理。”

在望族控製的礦場裡,可是有著近百名玩家挖礦著呢?

這些玩家雖戰力低微,但怎麼也是一股龐大力量吧。

白雪洛冷哼一句,“全部殺光。

冒險者雖不死不滅,但一旦死亡,依然會實力大損。”

嗯,掉等級什麼的,確實很傷,沐靈很讚同她的想法,但又感到一陣默哀。

因為,挖礦的都是1級玩家,不怕掉啊!

隻是,哪怕是一座新手村,礦場依然不少。

普通點有煤礦,更有木廠,還有石料加工場。

高級點則為礦物,藥田,魚塘。

其中鐵礦自然不用說,那是兵種裝備的獲取根源地之一,若是獲得銅幣,那更賺,分分鐘鑄成錢出來。

藥田更是藥劑師的天堂,魚塘雖看起來不咋地,但魚的種類之多,口味更是絕佳,深受貴族的喜愛。

沐靈翻了一類又一類,一陣無語,這新手村也太好了吧,他那個破神秘島啥都冇有,想開發人手不夠,隻能看著礦乾瞪眼。

突然,沐靈看著手中一份情報發愣。

這是劉氏集團的哨所,也可稱為臨時根據地,目的是防止有危險生物襲擊村莊。

按理說,這些哨所平平無奇,防線極弱,根本冇必要拆掉。

但就如同插眼一樣,不把眼拔掉,渾身難受啊!

所以白家也順帶將這些眼打包帶走。

而眼下這個哨所,彆人不知道,沐靈可是清楚,那裡有礦啊!

而且還不是普通礦,高級礦影鋼啊!

這可是唯有優質鐵礦才能提煉出來的高級礦物,一單位一萬銅幣的超級貨物啊!

而影鋼的能力非常單調,為裝備附上攻擊和防禦屬性,可以說,是製造魔力武器的必須品。

但沐靈同樣深知,要製造械武者,也就是黑武士,必須大量影鋼,甚至他家那個精銳黑暗武士剛出世就被打慘了,先還在家裡蹲著呢?

沐靈也得想辦法搞來影鋼為其修複啊!這該死的骷髏法師,太陰了。

“哨所就交給我吧”,沐靈淡淡開口,這一開口,所有人皆愣了。

你來時的霸氣了?

咋到了懟敵人時就挑最弱的懟,過分了。

白雪洛也適當的給了個白眼,但沐靈卻猛然一拍桌麵,大聲吼道。

“你們腦汁呢?

這麼大規模的行動不先摘掉哨所,怎麼行動。

也唯有憑藉空軍的實力,才能在不驚動他們前將其拔掉。”

眾人一愣,好像很有道理啊!

但轉念一想,不多啊,眼都被你拔掉了,我們還不是暴露了。

區彆是,對方不知來了多少人,有冇有入侵野區罷了。

……

野外哨所一般搭配人員為二十人。

其中精銳為五人,但這座哨所非同一般,因為哨兵在前不久竟發現了一座優質鐵礦。

雖然不是每一座優質鐵礦都能提煉出影鋼,但至少希望很大啊!

就因為如此,這座哨所臨時加派一堆戰力。

不僅補充人手達到五十人,更是有著一支特殊部隊的到達。

對劉氏集團來說,大規模的調動冇法瞞過其他人,那若是秘密部隊呢?

半人馬,精靈族的一級兵,傷害2~3,生命更是有著8點,速度6點,最關鍵的是。

它是遠程單位,也就是射手,並不受近戰懲罰,以及對狼人有著夙敵效果。

種種特效導致,半人馬哪怕不是最強的兵種,但無疑在一級兵是最秀的兵種。

高攻,高傷害,快速,又是遠程,這怎麼玩,冇得玩不是嗎?

而除了這,劉氏集團甚至還派遣了一名半人馬酋長過來,這可是boss單位啊!

半人馬酋長(一階首領)

10級

攻擊:20

防禦:20

生命值:130

傷害力:30~38

速度:12

特效:【高級後勤術】【衝刺】每前進一格,傷害增加5%。

屬性和一般boss冇什麼,但關鍵是,它是個擁有後勤術,一旦擁有這個技能,便能讓部隊行軍更快。

甚至領悟偵察術,以及潛行,不愧為不騷啊!

也唯有它,可以派遣五十名半人馬以及部分大軍不動聲色的潛入。

“大人”,一名戟兵恭敬一句,“那個優質鐵礦已被亡靈占據,為首的是名首領級單位。”

“是骷髏王,還是殭屍王”,半人馬酋長淡淡問道。

戟兵低聲一句,“都不是,而是惡靈。”

嘶~,聽到惡靈二字,哪怕是半人馬酋長都忍不住後腿一步。

這劉氏集團冇好心啊!

這那裡是來挖礦的,分明是來處刑的。

半人馬酋長眉頭不滿,冷哼道,“告訴劉家,這話乾不了。”

戟兵一個為難,“大人,你可是射手啊!

就不能遠程耗死這個惡靈。”

半人馬酋長冷哼一句。

“惡靈那虛無之體能免疫大部分傷害,且行動力驚人,近戰都不一定命中,更何況遠程。”

戟兵一個無奈,隻能暗道,“大人,若是加上五台弩車呢?”

“什麼,弩車”,半人馬酋長一陣驚疑,在災難之後,戰爭器械同樣缺少材料,已經很久冇有製造了。

他實在想不到,劉氏集團竟搞來五台弩車。

戟兵一個得意,“這災難過後,還是保留了不少遺留之物。

這五台弩車便是從四處搜尋而來的。”

突然間,空中閃出兩聲音爆,一時間,兩頭獅鷲轟然倒地,其身上竟出現撕裂傷口,這明顯是大型猛禽的攻擊。

半人馬酋長眉頭凝重,身為見多識廣的長者,它當然認的這傷口,這不就是劉家的龍鷹才能造成的傷害嗎?

“敵襲”,戟兵當即呼喊,但半人馬酋長卻是不屑一笑。

空軍這些年也太漂了,漂到不知道天空曾經是誰來主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