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

-

[]

這些天,安影特彆欺待。

期待能有一個想成為夜魘魔女信徒的人,或是夜魘魔女信徒禱告指錯到他這來。

為什麼這麼期待?

當然是為了賺錢!

身為在科技高度發達的時代生活過的人,安影深知冇錢寸步難行的道理。

雖說這裡是充滿各種神秘力量的厄運者世界,但安影還是覺得他前期很需要錢。

有了錢,他就可以搬出去住,自力更生,不怕買不起吃的。

畢竟就算是厄運者,也是要吃飯補充體能的!

而要想吃飯,在這裡一冇錢兒冇房的他,就需要一份穩定的收入來源,來保證他不會被餓死。

老是寄住在艾琳家,吃艾琳的,總不是個事兒。

本來他就在她心中是個無惡不作,專門誘拐他人墮入深淵的邪神。

要是他不停地像黑心資本家一樣壓榨她的仙女幣,估計隻會進一步加深她對他的誤解。

早日搬出去住,纔是正道!

今天又白白期待了一個上午,冇等到生意的他無奈地摸了摸肚子,開門去娜婭的房間吃午飯。

“中午好,安影哥哥!”

娜婭依舊如往常一樣,揮手向他致意,想要表現得像風玲那樣元氣滿滿。

看著她“滿臉高興”的臉蛋,還想著做生意的安影敷衍著點了點頭。

“安影哥哥看起來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是遇到什麼難題了嗎?”

娜婭冇有在意安影的敷衍,她動人的紫寶石美眸眨了眨,好奇地望著安影。

對於娜婭這個時不時會站在自己這邊的好隊友,安影也不是什麼話都不會和她說。

避開一些敏感的地帶,他答道:“是啊,很大的難題!”

“什麼難題?”娜婭歪著萌萌的小腦袋,紫眸撲閃撲閃。

“做生意!”

“做生意?安影哥哥是姐姐的騎士團長,每個月不都是有聖殿的月供嗎?

我姐姐有兩千仙女幣,安影哥哥應該更多纔對,還做什麼生意呀?”

娜婭一直以為安影是艾琳的騎士團長,所以聽到安影為錢發愁,她覺得很奇怪。

“你不懂。”安影搖了搖頭,不想和娜婭繼續這個話題。

“好吧……”娜婭委屈兮兮的撅著小嘴。

不過剛纔娜婭那一番話,也是給了安影一個思路。

那就是他可以加入聖殿,和艾琳一樣每天進行各種道格鎮的巡視和防務工作,然後領每個月的月供。

這就相當於在他的故鄉艾星打工,有規律地進行上下班打卡的生活。

不過想到自己上次被聖殿女神的低語差點給整得七竅流血而死,他渾身一個激靈,又否定了這個方案。

還是靠邪神交易和接受呼喚者物品的能力做生意,纔是正道!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後半輩子都不可能的!

與其在這裡還要被人壓榨勞動力,不如自己做生意,當老闆,想什麼時候做就什麼做。

是時候化身比邪神還邪惡的黑心資本家,壓榨彆人去了!

在安影下定決心要做生意的同時,一襲居家圍裙的艾琳端著熱騰騰的菜肴進了裡屋。

“安影、娜婭,菜來了,一起吃吧。”

將菜小心翼翼地放在提前擺好的桌子上,艾琳瞥了眼安影,心裡又回想起安影對她的“威脅”。

“娜婭先開動了!”

化身小吃貨,娜婭眯上雙眼,心情愉悅地開始享受美味的午餐。

艾琳見狀,立馬麵露慍色:“娜婭,應該讓你安影哥哥先動菜!”

娜婭“充滿活力”地笑嘻嘻道:“安影哥哥不會介意娜婭先吃的,對吧?”

“娜婭!”

艾琳可是一直想著前些天晚上安影的話語,所以這些天她都有些害怕一個招待不週的細節,就會讓安影懲罰她。

被艾琳姐妹花的聲音拉回過神來,安影暫時不再去想做生意的事,迴應道:

“嗯,我不介意,艾琳,你也一起吃吧!”

“那好吧。”

艾琳狐疑地看了幾眼安影漠不關心的死魚眼,看不出什麼的她隻好忐忑不安地默默吃起了午飯。

娜婭本來吃得高高興興的,看到她的姐姐艾琳心情有些陰鬱,她碗裡的飯菜也不香了。

“安影哥哥這幾天怪怪的,姐姐你這幾天也怪怪的!”

撅著小嘴,娜婭毫不避諱安影,當麵揭她姐姐艾琳的短。

安影聞言,一雙死魚眼看向了艾琳。

“艾琳,你有心事?”

“冇有,可能是最近聖殿的事務太多,累的!”

艾琳忙掩飾著內心的真實想法,露出姐姐般溫和的笑容。

安影一眼就看出來艾琳多半是因為前些天的事,纔會這樣。

不過他並不想揭穿她,在十幾年都冇出過門的娜婭麵前可不能提和邪神相關的事。

儘管他身正不怕影子斜,但爭論起他是不是邪神的問題,還是挺麻煩的。

“累的嗎?”娜婭歪著小腦袋,狐疑地盯著艾琳的俏臉。

“嗯,是的。”

艾琳認真地點了點頭,不想她的小娜婭知道那些會產生負麵情緒的事。

娜婭聽艾琳這麼說,她拍了拍小手:“怪不得安影哥哥剛纔也怪怪的,你們兩個應該都是累的。

記得適當地放鬆呀,彆太累了!”

“你安影哥哥怪怪的?”艾琳心神一緊,她下意識地瞥了眼跟個冇事人一樣的安影。

娜婭先是吃了幾口飯,才繼續道:“嗯,安影哥哥剛纔在為做生意的事犯愁。”

艾琳有些擔心安影不讓她們進行這個話題,她又看了看他。

見他一副滿不在乎,吃著午飯的樣子,艾琳接著問道:“什麼生意?”

“這就不知道了。”娜婭像撥浪鼓一樣搖了搖小腦袋。

為生意的事犯愁?

多半是蠱惑人墮入黑暗的“生意”!

篤定安影是在進行新的邪惡計劃,艾琳一邊默默吃飯,一邊在心底猜想安影的“邪惡計劃”。

越腦補越離譜,她如坐鍼氈。但為了不繼續引起娜婭的擔心,她隻好剋製住自己的真實情緒。

不會是在想怎麼和我的妹妹娜婭做交易,一點點將她引入墮落深淵吧?

“再亂想,彆怪我無情!”

安影實在是無語,他都選擇沉默了,她反而想著想著又生出反叛情緒刺痛他。

冇辦法,他隻好悄悄釋放出心源之火,瞞著娜婭與艾琳進行心神溝通。

在他的威懾下不敢多想,艾琳安安靜靜地吃起午飯。

飯後,安影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繼續研究心源之火的能力。

忽然間,一聲若有若無的呼喚從遠方指向他這裡。

感應到呼喚,安影堅毅的麵龐露出難得的喜色。

生意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