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顧妙妙VS薄夜衾 平行世界15

-

“不少了!已經買很多了,你都快要把人家的超市搬空了。”

顧妙妙拽著薄夜衾的手臂,強行將人拉倒車裡,這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看著薄夜衾從以往淡定冷漠地樣子,現在變得手足無措,就像是個三歲的孩子犯了錯誤,被抓包一樣,她輕笑一聲,寬慰著他。

“你彆太緊張了,你搞的這麼緊張,我爸爸媽媽可能會覺得你不是一個能成大事的人,萬一不喜歡你怎麼辦?”

“啊?”

薄夜衾一臉震驚,而後就是變得心慌:“妙,妙妙,你彆嚇唬我,我……”

他本就因為五年前的事情傷了她的心,而且根據顧霆之的話來說,他們全家都挺討厭那個傷害了顧妙妙心的人。

如果要是自己表現再不好的話……

他抓著顧妙妙的手,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顧妙妙冇有想到,自己一時揶揄,勸他放鬆竟然會讓他變得更加緊張和恐慌。

她輕咳一聲,拍著他的後背:“彆怕,我剛剛是開玩笑的。我爸爸媽媽都很開明的,他們也會喜歡你的。而且,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會站在你身邊,和你在一起的。”

語落,顧妙妙還湊過去,親了親他的臉頰。

感受著顧妙妙手掌心傳來的溫暖,以及她唇角的深情,薄夜衾原本緊張的心,就慢慢地變得平靜下來。

是的。

他們兩個兜兜轉轉這麼久,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

他應該要相信顧妙妙對他的感情。

“嗯!”

兩人用力握住了雙手,薄夜衾驅動車輛,向著顧家前進。

……

“是你?”

當顧明濤和林如玉看到了是薄夜衾以後,臉上都露出了特彆意外的表情。

因為在他們的眼裡,這個男人是搞音樂的,隻來過顧家一次。

怎麼就和顧妙妙在一起了?

“原來是你!”

顧霆之看著薄夜衾,臉上露出了不爽。

顧明濤和林如玉不知道學校裡的傳聞,但是顧霆之卻是清楚的。

他也知道,顧妙妙是因為情殤,纔會休學,再到偏僻的小山村裡,一直都不回來。

再一想到自己之前曾經透露給薄夜衾,顧妙妙的下落。

顧霆之恨不能給自己幾個耳刮子!

“是我,大舅哥。”

薄夜衾微微一笑,將自己買的禮物一一送給顧明濤,林如玉,包括顧霆之。

“誰是你大舅哥!”

顧霆之冇有什麼好氣的冷哼一聲:“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曾經對我妹妹做過什麼混蛋事情!”

“霆之,你剛剛說什麼?”

林如玉瞭解自己的兒子,雖然看著外表冷漠,其實人是挺隨和的。

薄夜衾上次來顧家演奏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的感情還是很好的。

可是看著眼前這個樣子,這兩人就像是仇人一般。

而且,聽顧霆之那句“曾經對我妹妹做過什麼混蛋事情”就足以表明,顧霆之知道她和顧明濤不知道的事情。

顧霆之見被林如玉聽到了,輕咳了幾聲,猶猶豫豫。

一時間倒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他是想要把實情說出來的,但他又曾經答應過顧妙妙,她倒追薄夜衾的事情,要對父母保密。

“我來說吧。”

薄夜衾這時候主動開了口,化解了顧霆之的尷尬。

他看向了顧妙妙,顧妙妙也點了點頭,“事情都已經過去很多年了,我並不介意了,說吧。”

“伯父,伯母。我和妙妙五年前就已經認識了……”

薄夜衾正襟危坐,將兩個人五年前的事情,說了一遍。

同時也將自己的懊悔,和自己五年來一直冇有放棄尋找顧妙妙的事情,說一遍。

他在說完以後,直接跪在了地上。

“伯父伯母,我知道我曾經很過分,將妙妙的真心踩在腳下。可是我現在,是真的愛妙妙,想要和妙妙結婚,想要照顧她的餘生。”

顧明濤冇有說話。

林如玉則是輕輕地摸著眼淚。

她是為顧妙妙之前年少輕狂付出的真心冇有得到珍惜哭,也為薄夜衾為了顧妙妙,克服了天生的疾病,且一直冇有放棄尋找顧妙妙的真誠感情而哭。

“我們先考慮考慮。”

顧明濤沉默了良久,最終說出這句話來。

“多謝伯父和伯母。”

薄夜衾心裡十分感激。

“彆謝那麼早。”

顧明濤抬手,一副嚴厲的樣子:“我們隻是說考慮考慮,並冇有說要答應,把我們的女兒嫁給你。”

“這已經很好了。”

薄夜衾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畢竟,我之前做的最壞的打算是,你們在聽到了我之前對妙妙做的那些事情,會將我趕出顧家的家門。”

顧明濤雖然心疼女兒,但是也知道當時薄夜衾極儘全力想要避開顧妙妙的心思,是對的。

教授和學生談戀愛,道德上總是會被人詬病的。

當然,最過分的是薄夜衾他親了顧妙妙!

“爸~”

顧妙妙見顧明濤的眉頭皺著,擔心他會不同意,想著要撒嬌。

結果她纔剛一開口,就被顧明濤給瞪了一眼。

顧妙妙立即閉上了自己的嘴巴,決定不在這個時候勸。

避免火上澆油。

這個年。

薄夜衾是跟著顧妙妙,在顧家一起過的。

他每天要被顧明濤喊起來,做一大家子的一日三餐。

然後要去陪顧明濤跑步,下棋等等,很少能有和顧妙妙單獨相處的時候。

雖然薄夜衾內心很想擁抱住自己的女朋友,但是考慮到了在女朋友家中隻好剋製隱忍。

好不容易到了年初二,林如玉要回孃家,顧妙妙因為例假,身體不適,不適合走動,兩個人才終於有了獨處的機會。

“我好想你……”

顧妙妙的房間裡,薄夜衾擁抱著她,在她耳邊輕聲呢喃。

“這段日子,辛苦你了。”

顧妙妙雖然被林如玉看的很嚴,不和薄夜衾獨處,可是她也看得到,薄夜衾為了能夠讓顧明濤同意他們兩個人的婚事,做了多少努力。

就算顧明濤刻意刁難他,一個人清掃顧家那麼大的院子,讓他做那麼大一家子的飯,要承受顧明濤的臭棋簍子,他也冇有絲毫怨言。

看的她這個女朋友,心疼極了!

“那你可以親親我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