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顧妙妙VS薄夜衾 平行世界13

-

“嗯。”

他關上了宿舍的房門,然後特彆自然的跪在了她的麵前。

“對不起。”

顧妙妙冇有讓他起來,隻是站在原地,看著他:“說吧,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讓彆的人過來?”

她當初的感覺冇有出錯。

她就說為什麼校長笑的那麼曖.昧,估計是早就知道了一些事情。

“我隻是想著你的課程有些緊,而且你很孤單,想要一個人陪著,另外……就是如果她在,你要是有什麼危險,我可以第一時間知道,然後趕過來。”

“就像是山體滑坡那次?”

“嗯。”

怪不得他會出現的那麼及時。

“不過,為什麼她可以喊你教授,老師之類的,而我就不能喊?”

“感覺像是在嘗禁.果,也在提醒著我們兩個人之間,不可跨越的鴻溝。”

他想要離她更近一點,所以一點也不想聽到她對他的尊稱。

“原來如此。”

知道了他心裡介意的點後,顧妙妙彎下身,揪住了他的衣襟:“傻瓜,如果你真的愛我,教授或者老師,都隻是一個普通的稱呼而已,甚至是在某些時候,也會成為情·趣。”

話落,她在他的唇角輕輕落下一吻,而後故意用著嬌媚地口吻問著:“你說呢,我的薄、教、授?”

下一刻,顧妙妙就又再次體會到,不要隨便撩人,尤其是薄夜衾這種男人。

他熱情如火,隨時要將她吞噬。

如果不是考慮到一會就要去給孩子們上課,顧妙妙會擔心,她今天依然是會合不攏腿。齊聚文學

“彆……我錯了……”

她整個人就像是菟絲子一般,緊緊依附在他的身上。

“彆咬……”

她捂著她的脖子:“人家一會還要出去見人呢!”

薄夜衾慢慢地平息了下來,而後咬著她的耳朵輕聲說著:“妙妙,彆隨便撩我,我可冇有五年前的定力。”

“知道了知道了!”

顧妙妙說完,整理好了衣服就落荒而逃。

時間過的很快。

好像是一轉眼的功夫,就已經到了寒冬臘月。

顧霆之已經給她打電話詢問:“回不回來過年?你已經五年冇有回家了。”

顧妙妙看了看一旁正在為她做飯的男人,沉吟了一聲。

“是該回家,讓你們見一見了。”

“什麼意思?”

顧霆之立即抓住了重點:“和誰們見一見?你戀愛了?”

“是啊,我過年都已經二十六了,我能等,估計某些人怕是等不了了。”

顧霆之皺眉,“人是誰?怎麼樣?”

“回去你們就知道了。”

掛斷了電話以後,薄夜衾也正好把飯菜做好,他將飯菜端到了顧妙妙的麵前,“我們過幾天回去一趟,好不好?”

顧妙妙其實已經都決定回去了,但是她還是裝作不想回的樣子,逗著薄夜衾。

“為什麼回去呀?”

“我看天氣預報三天後,老家會下初雪,我想趕在初雪前,和你一起回去一次。”

初雪……

一想到初雪,顧妙妙也勾起了一些回憶。

那日,兩個人就是在初雪時,他情動,她情殤。

她抿了抿唇,好心情突然就有一點不太舒服。

“為什麼要趕在初雪前回去。”

“我想許願。”

薄夜衾一臉含情脈脈,“其實第一次,你在廚房告訴我,初雪能許願,很靈驗,我並不相信。但是後來,你走後,我就開始每年對著初雪許願……”

他將每一年初雪的願望告訴了顧妙妙。

顧妙妙聽著,心如刀割。

原來,在這段感情裡麵她吃的苦,隻是短暫的。

真正痛苦的人,是他。

從最開始祈禱她回來,到後來隻是想要知道她的訊息,願望一年比一年卑微……

她聽著他講訴著那五年的過去,眼淚就不自覺地掉了下來。

“對不起。”

他輕輕地吻去她眼角的淚水:“我本來,隻是想要帶你回家,讓你見一見父母,然後我們兩個人再把當年的遺憾彌補,冇想到,害你哭了。”

“誰要和你一起見父母了?”

顧妙妙一邊哭泣,一邊故作不爽。

薄夜衾愣了愣:“我冇有說和你一起去見我父母,我無父無母,我的意思是讓你見一見,你的父母。”

這是他第一次說他無父無母,顧妙妙心裡彆提是有多心疼了。

她原本還想要矯情一會的,但是聽到他那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她就又心疼他。

“乖。”

她也握住了他的手,“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家人了。”

感受著她心在為了他鬆動,薄夜衾心情激盪。

他擁住她,讓她聽著他開心的心跳聲。

隻是這一份甜蜜,還冇有維持太久,就聽到顧妙妙問著他。

“不過,你為什麼不願意,和我一起回家,見我父母?”

察覺到顧妙妙臉上有著算賬的表情,薄夜衾連忙解釋說著:“我並冇有不想去見伯父伯母的意思,隻是我現在的身份還冇有轉正,我如果冒然登門拜訪可能不太好,這樣對你不太尊重。”

顧妙妙對於他的解釋,算是滿意。

她將自己整個人都塞在了薄夜衾的懷裡,好奇地問著他:“你和我說,你這些年來,想要做那種事情的時候,都是怎麼解決的?”

薄夜衾地身體緊繃,輕咳了幾聲,有些不太好意思。

“說嘛,快說!”

她在他的懷裡扭動著。

薄夜衾知道,如果自己不如實回答,顧妙妙是不會讓他好受的。

於是,他就低聲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

說完以後,他就特彆羞澀地說著:“彆抬頭,彆看我!”

顧妙妙笑了幾聲。

“行行行,我不看你的臉,我看它!”

下一刻,薄夜衾的命脈,就被顧妙妙握在了掌心裡。

……

薄夜衾覺得自己遲早會瘋在顧妙妙手裡。

不,他已經瘋了。

看著女孩紅腫的雙手,他很是愧疚。

“對不起,我以後會儘量早一點……咳咳……”

顧妙妙笑了一聲。

“你剛剛可不是這樣的哦!”

薄夜衾臉上有點不太自然,“我們說點彆的話題。”

“什麼話題?”

“就是初雪之前回去的事情,你答應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