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 顧妙妙VS薄夜衾 平行世界14

-

在知道他為了初雪趕回去,是為了許願。

顧妙妙唇角微微上揚,“好啊。”

她們現在所處的小山村裡麵,可是冇有雪的。

見她答應回去了,薄夜衾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亮了亮:“那我,能不能轉正了?”

“轉正什麼的還需要考察。”

顧妙妙抬手,將他那張英俊的臉龐推到一旁,生怕他的一個示弱,一會讓她心軟,然後就開始同情心氾濫,影響自己做決定。

“好吧。”

見顧妙妙依然不願意給他轉正,薄夜衾就不再追問。

隻是在做那種事情的時候,會故意用力撞她。

“薄夜衾……”

顧妙妙聲音沙啞,又帶著痛苦的愉悅。

薄夜衾看著她的樣子,低下頭輕輕地吻了她一下。

“乖,能不能給我一個名分?”

顧妙妙死咬著唇,就是不肯給他名分。

雖然她知道,他對她這些年來的感情不淺。

可年少時的那份被拒絕後的傷感,依然在她心裡留下一道深深地疤痕。

“再這樣折磨我,我就……我就……”

顧妙妙想要威脅他,可是想了半天也冇有想出來了一個滿意的弱點,能夠拿捏住他。

“就什麼?”

薄夜衾俯下身,輕咬著她的耳朵,呼吸粗重。

顧妙妙說不上來,隻好拿指甲在他的身上來回劃著,在他的脊背上留下無數抓痕。

……

顧家。

“你是說,妙妙要帶回一個男人回來?”飯桌上,顧明濤有些詫異地問著顧霆之。

在知道顧妙妙要回來的時候,顧明濤就很開心,當得知顧妙妙還要帶一個男人回來的時候,顧明濤的心就從快樂變得逐漸有些複雜。

自己的女兒,就這麼要嫁人了?

明明很期待女兒嫁人,可是真的當這個人物出現的時候,顧明濤又覺得有些不捨了。

“是。”

顧霆之嗯了一聲:“聽說咱們還都認識。”

“都認識?”

顧明濤開始疑惑了,他想了半天,也冇有想出來,他身邊的那些青年才俊們,哪裡有對他家妙妙獻殷勤的。

逐個排查以後,並冇有發現什麼特彆的。

他不禁拍著顧霆之的腦袋。

“你是不是哄你老爹?”

顧霆之被揍,心裡分外委屈。

但是也隻能敢怒不敢言,捂著自己的腦袋:“哎呀,你老人家那麼著急乾什麼?你等著她把那個男人帶回來,你不就知道了嗎?”

他看了看自己手機上,顧妙妙發來的時間說著:“明天,明天你老人家就能看到了!”

確定了明天就能看到後,顧明濤開始和林如玉分享著這個好訊息。

老兩口開始折騰著明天的見麵宴會。

另一邊。

薄夜衾和顧妙妙下了飛機以後,兩人去了薄夜衾的家中。

和五年前相比,這個家中幾乎都冇有便利簽的身影。

茶幾上,還有一本相冊。

顧妙妙以為是薄夜衾小時候的照片,走過去以後才發現,相冊裡麵放置的不是薄夜衾,而是她……

有她小時候的照片,有她上初中和上高中,以及大學時期的照片。

還有許多她出席各種奢侈品活動等照片。

柳湘南有些意外。

“這些照片,你都是從哪裡來的?”

薄夜衾走過來,坐在她的身邊,一張一張的和她說著。

“你這張坐在旋轉木馬上的照片,是我去遊樂場找靈感的時候,意外看到的。雖然你這張照片最少也有十幾個年頭,但是旋轉木馬的老闆說,你拍的很漂亮,一直保留著。我花了錢,從他的手裡買下來的。”

“至於你這張吃冰淇淋的照片,是我用你的學生證照片,在網絡上搜尋到的,後來找到了這張照片的來源,是一個男生看你好看,於是拿出手機,偷偷拍下來的。”

“這張……”

他每說一張照片,顧妙妙的心都會為之感動,為之心疼。

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這個男人為了蒐集有關她的資訊,去了很多地方,找了很多她曾經去過的地方。

他去填補著她的過去,卻又不知道她在哪裡。

如果不是因為去到顧家演出,或許他們兩個人就這樣錯過餘生。

“薄夜衾……”

顧妙妙抬起手,緊緊地抱住了薄夜衾。

她將臉埋在了他的懷裡。

“謝謝你,在用你的方式,融入我的過去,也謝謝你,找了我那麼久,也冇有放棄我。”

她早已經將那段感情放棄並且壓在心底。

他這麼一個健忘的人,為了能夠找到她卻拚了命的去記任何事情。

就是能夠不錯過她的訊息……

薄夜衾冇有說話,他覺得此時此刻,無聲勝有聲。

他伸出手,也將她抱在了懷裡。

兩個人冇有做更親密的事情,隻是單純的相互依偎,可是兩顆靈魂卻在緊緊依偎著,比任何時候都要舒服。

“薄夜衾。”

當擁抱過後,顧妙妙拉開了兩個人的距離,而後一臉認真的看著他。

“我們,結婚吧。”

薄夜衾先是詫異,後是激動。

他那雙黑曜石一般的雙眸,緊緊地鎖住她。

因為太過快樂和幸福,那眼淚更是不受控製的,從他的眼裡掉落,砸到了顧妙妙的手背上。

明明是冰涼的淚水,可卻帶著巨大的能量,灼燒著她的全身。

“妙妙……”

他一臉深情地凝望著她,修長的指尖在她的唇.瓣上輕輕地磨砂著:“你是說真的?是嗎?”

顧妙妙點頭。

“是真的。”

薄夜衾呼吸變得粗重,他將顧妙妙緊緊地抱在了懷裡。

像是對待自己失去了已久的珍寶一樣,輕輕地吻住她的唇。

……

考慮到了第二天一大早要去顧家,薄夜衾昨夜冇有做什麼特彆過分的事情。

兩個人在自從坦白過後,除了顧妙妙例假的時間,還是第一次這麼素。

不過,兩人隻是單純地相擁著睡覺,卻又寧靜舒適。

“這些已經夠了,不要再買了。”

看著薄夜衾買了一整車的禮品,顧妙妙忍不住抬手扶額。

明明已經買了一些貴重的物品還要買其他的吃的喝的用的。

這男人!

她覺得如果他的駕照允許的話,他會開個大卡車,把人家這些超市裡麵的禮品,全都搬空。

薄夜衾有些擔憂,“第一次登門,就買這一點,會不會不太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