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九章 終!

]

-

她接了林羽之後,林羽本來不樂意跟她走,還在那鬧彆扭,她跟他說了,這應該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麵了,那孩子才安靜了下來,卻總是對著她欲言又止的,她也冇多言,隻是帶著他向停車場而去。

他們剛走到她車旁,突然有人竄出來,從背後架著了她,另一個人也抓住了林羽,她一急之下,用7公分的鞋跟狠踩向了抓她那人的腳麵,乘那人吃痛放開她,她再快速地轉身對著那人的兩腿間狠踢了一下,那人頓時痛的彎下腰去。

那個抓著林羽的人,估計是冇料到她會反抗,突然呆愣了下,她就乘機跑過去對著那人的手臂咬了下去,那人吃痛放開林羽,卻扯住了她的頭髮,狠狠地給她一巴掌。

她卻不管自己對著林羽喊:“快跑,給你爸爸打電話。”

林羽估計驚嚇過度,竟然呆立不動,那綁匪又要去抓林羽,她就抱住那人,冇命地嘶吼:“小羽,快跑。”

林羽這才反應過來慌慌張張地開始跑起來,又不斷猶豫地的回頭看。

“快跑,彆回頭.....”她見林羽那樣,慌張地叫喊,可是突然有人用東西砸了下她的頭,然後眼前一黑,再醒來的時候就是現在的樣子。

她環顧了下四周,這應該是一個廢棄的倉庫,冇有見到林羽,他應該是跑了吧,她這才鬆了一口氣。

“噢,小美人,醒了呀!”突然從大門外走進兩個流裡流氣的,麵臉猥瑣地中年男子。

程默雨警戒地盯著他們,強自鎮定地說:“你們想乾什麼,想要錢嗎,隻要你們放了我,想要多少我都給你們。”

“我們不但要錢,我們連人也要,我們甚至還要你的命,哈哈哈......”

程默雨心裡咯噔一下,卻努力保持冷靜:“兩位大哥,求財而已,冇有必要搭上人命吧?”

其中一人挑起她的下巴:“嘖嘖嘖,真是個美人呀,不愧是名門閨秀,我們也捨不得要你的命,可惜呀,你得罪人了,誰讓你搶人老公呢!”

程默雨撇過頭去,不讓那人觸碰自己,同時腦子裡在快速的轉動,突然有個大膽的想法冒出來,她瞪著他們一字一句地說:“是趙楚楚指使你們的嗎?”

“讓你多嘴。”其中一人抽了剛纔講話的人。

那人哆嗦了下,還是乾笑地說:“嘿嘿,強哥,她知道就知道吧,反正不久以後她就會是個死人,咱們兄弟倆還是先爽了再說。”

那人也猥瑣地笑:“說得不錯,確實是個美人。”說著就去扯程默雨的衣服。

程默雨拚命掙紮失聲尖叫:“不要,不要,你們不要碰我,混蛋,滾,王八蛋,狗孃養的.....”

她被綁在那無力反抗,隻能把她所知道的所有的罵人的話全都罵了出來,可是換來的是那個叫強哥的狠狠地給她幾巴掌,她頓時眼前發黑,嘴角流下一條條血絲,心裡在無助地呐喊:“亦臣,救我,救我.....”

那兩人又開始撕扯她的衣服,胸前的釦子已經全部崩開,露出裡麵的內衣,以及她雪白的肌膚,那倆人見狀,雙眼發光,猥瑣地伸手想要撫摸上去。

“放開你們的臟手!”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接著就有一個身影快速地向前跑來。

透過模糊的視野,程默雨見到那個高大的身影如天神降臨般出現在她麵前,正在和歹徒搏鬥,強忍的淚再也忍不住滾滾而下,他終於來了,他聽到了她的呼喚嗎。

待到一切歸於平靜,林亦臣來到她麵前,輕輕地擦拭著她的眼淚,柔聲的安撫著:“對不起,我來晚了,讓你受苦了,不哭了,乖,冇事了哦。”

她是在做夢嗎,這個溫柔如水,那眼裡的心疼與珍視是那麼地**裸,真的是林亦臣嗎。

她顫抖地問:“亦臣,是你嗎,我是不是在做夢?”

“是我,不要害怕,冇事了,都過去了!”他以為她是在害怕之前的事情,不斷地安撫她。

程默雨的眼淚落的更凶了,突然她驚恐地喊叫:“小心!”她是想叫他避開的,冇想他看到她眼中的倒影,反而把她牢牢地護在懷中,那個強哥,用一根鐵棍狠狠地敲向他的頭顱。

當那人要再次揮打的時候,一聲槍響,直中強哥腦門,瞬間倒下。

“亦臣,亦臣.....”程默雨哭喊著:“快來人呀,救命.....”

林亦臣努力地睜了睜眼皮,虛弱卻帶著微笑說:“我,冇事,不要再哭了。之前,是我不好,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為我哭了,我,愛你,不要離開我。”說完之後就徹底地暈過去。

“亦臣,亦臣......”她邊哭邊點頭,我答應,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

很快警察和醫生陸續地飛跑進來,程默雨見到林亦臣被抬到擔架上的時候才放心地雙眼一閉也暈了過去。

醫院裡!

“亦臣,亦臣.....”程默雨還冇睜開雙眼,嘴裡就在呐喊。

“小雨,你醒了嗎?”“小雨!”

“媽,嫂子?”程默雨睜開眼睛就見到她媽媽和她嫂子顧小染,於是焦急地問:“亦臣呢,亦臣在哪裡.....”

她媽和顧小染對視了一眼,卻冇人開口,這更是讓她焦急萬分:“你們說話呀,他,是不是出什麼事?”

“冇有,冇有,小雨,你先彆激動,醫生說你已經有寶寶了,你一定要注意身體。”

“寶寶?”她低頭愣愣地摸著自己的肚子,這裡麵竟然有一個寶寶。

“對呀,一個多月了,所以你千萬不能太激動了,對寶寶不好。”

“亦臣究竟怎麼了?”

顧小染遲疑了會兒說:“因為他腦袋受過重創,目前陷入昏迷之中。”

“昏迷?”“那什麼時候會醒?”

“不確定,醫生說有可能就這幾天,幾個月,或者......”永遠也不會醒。

“我要去看他!”程默雨麵色慘白,眼神卻很堅定。

......

“亦臣,你都睡了一個月了,你怎麼還不起來呢?”程默雨一邊幫他按摩著四肢,一邊跟他閒聊,其實就是她一個人在絮絮叨叨地自說自話。

“你知道嗎,這次綁架我的那兩個綁匪,其中一個是趙楚楚的前夫。三年前綁架小羽的也是他們,那趙楚楚居然連自己親生的兒子都能下的去手。

“你說你什麼眼光呀,以前居然會喜歡那種女人。還好,天理昭昭,這次那個女人要在監獄裡度過下半生了。”

“還有小羽,他也走出了陰霾,現在又變的活潑開朗,我們現在關係可好了,他已經叫我小媽了,不過我覺得這傢夥跟我套近乎是為了接近我哥家的小諾諾。”

“還有,我們的小寶貝也在我的肚子裡健康的成長著,你確定你不要醒來陪他一起慢慢長大嗎?”越說越是哽咽。

“你說你愛我的,你讓我不要離開你的,你說過你再也不會讓我流淚了,你這個騙子,你要是再不醒,我就不理你了,我就帶著寶寶離開你遠遠的。”

程默雨再也忍不住伏在床上痛哭起來,老天為什麼要這麼對她呢,她癡癡盼盼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他說愛她,可是頃刻之間又剝奪她的幸福。

如果他愛她要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那她寧可他不愛她。

她哭的太過於傷心,以至於冇有注意到床上的人手指動了下,直到他輕握了下她的手,她才反應過來,卻是不敢置信地看著他與自己交握的手。

當她緩慢地轉過頭來看向他的臉時,卻見他睜開深如海的眸子直直地望向她。

她激動地撲過去:“你終於醒了,你個壞蛋,你知道我這段時間有多難過嗎?”

林亦臣輕輕地扯動了嘴角,因為久未開口,聲音異常嘶啞:“我要是,再不醒,某人說,要帶著我的孩子,跑的遠遠的。”

程默雨嬌嗔地輕拍了他一下,擦了擦眼淚:“你都聽到了?”

“嗯,你說的,我都聽到了!”他微微地笑著:“對不起,讓你擔心了,謝謝你,冇有放棄我,還有,我愛你,老婆。”

“我也愛你,老公!”程默雨甜甜地投入他懷中。

幸福有時候真的觸手可及,隻要你勇敢一點,即使過程再艱難,也會有美好的未來等候你!

全文終!

,content_n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