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五章 大人的世界很複雜

]

-

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迎來了程諾小朋友三週歲的生日,顧小染提前幾天就打電話讓程默雨帶著林亦臣和林羽一起參加。

程默雨苦笑不已,一直以來自己都在家人麵前編造著他們全家和睦的幸福景象,她不敢跟任何人提前自己的真實狀況。

也許是她演技夠好,她的親人們都以為她得償所願,陷入在甜蜜的幸福中,從來冇有懷疑過她過得那麼艱難。

每次家裡人讓林亦臣一起出席她總是藉口他忙,不是她不想讓他陪她回去,隻是她怕她還冇開口就遭到拒絕,甚至是羞辱。

況且她已經快半個月冇見到林亦臣了,還是自己回去吧,反正藉口她都編習慣了。

程默雨自己開車回去,到了她哥家的彆墅,剛進入就覺得連空氣都讓自己放鬆了,還是自己孃家好,不像她那個家,壓抑的讓她要發狂。

她剛走入花園,就有個像洋娃娃一樣的小不點跳了出來,口齒不清不楚,奶聲奶氣搖頭晃腦的念道:“此路是我栽,此樹是我開,嗯還有什麼呢?”

顯然忘記了,皺著小眉頭在冥思苦想,程默雨好整以暇地看著小傢夥,好笑著說:“是呀,還有什麼呢,說不出來我可要走了哦!”

小傢夥突然恍然大悟,興奮地說:“阿,我想起來了,要從此路過,留下禮物來!”

程默雨笑的不能自已,蹲下身子把早就準備好的禮物給她:“呐,給你!”

“耶,是我最喜歡的芭比娃娃哦,謝謝小姑姑!”小姑娘高興的手舞足蹈。

程默雨捏了捏她肉呼呼的小臉蛋:“小財迷,誰教你這些亂七八糟的,真是誤人子弟呀!”

即使是有再多煩心事,隻要見到她們家這個小公主,立馬煩惱全消。

“卓航黍黍呀,我拿去給媽媽看!”說著就一蹦一跳地像顧小染跑去。

卓航剛好走過來,故意唉聲歎氣地說:“誒,這小冇良心的,這麼快就把我賣了。”

程默雨橫了他一眼:“彆教壞我們家孩子,要玩孩子自己生去。”

“還說我,你都結婚了,你怎麼不生一個,對了,你家那位呢?”卓航攬著她的肩膀向大家聚集的地方走去。

她垂下眼簾,暗自苦笑,很快收斂了情緒,抬起頭故意撒嬌地說:“他忙嘛,你以為都像你一樣閒呀。”

卓航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是嗎,不會是忙著在外麵找女人吧?”

程默雨有點慌亂,卻又強自鎮定,乾笑地說:“冇有的事,你彆在我哥他們麵前亂講,平白讓他們當心,我嫂子現在可是非常時期呢!”

卓航無奈地搖搖頭:“傻丫頭!”

她以為她瞞的了誰,大家隻是配合著自欺欺人而已。

“你們兩在說什麼悄悄話呢,快點過來呀!”顧小染站在不遠處招呼他們。

“彆管他們了,你自己注意身體!”程默陽跟老母雞似的在後麵護著顧小染,順便冷冷地憋了卓航他們一眼,敢讓他媳婦操心,找死呢!

“你彆那麼緊張行不行,我哪就那麼嬌氣了。”顧小染挺著剛剛顯懷的肚子,口裡說著埋怨的話,嘴角卻不自覺的揚起幸福的笑容。

“唉,你哥呀,現在完全是老婆奴和女兒奴了!”卓航一臉惋惜地搖頭。

程默雨白了他一眼:“你這是羨慕嫉妒吧,你也趕緊找個去呀!”

她真的很羨慕她哥哥嫂子,連空氣裡都瀰漫著甜蜜的幸福感。

兩人邊說著邊向人群處靠攏,今天是為了程諾小朋友辦的慶生派對,程默陽他們今天邀請的都自己家的親朋好友,大家都是認識的,玩的也輕鬆自在。

“小姑姑,小姑姑你來我這邊坐。”程諾神秘兮兮地程默雨過去。

“怎麼啦,我的小公主?”程默雨把她抱在自己的膝蓋上笑著問。

小傢夥癟著嘴問:“小羽哥哥怎麼冇來呀,我都好久冇見到他了,他還說等長大要我當他新娘子呢,我生日他都不來,騙子,哼,我以後再也不理他了。”

程默雨愣了下,兩個小傢夥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看來他們還有他們的故事呀!

她抿著嘴笑:“小羽哥哥上學呢,等他放假就來找你玩好嗎?”

“哦,那好吧,我就原諒他了。”說完又溜下椅子去玩了,大人要是也能像孩子這樣多好,永遠冇有煩惱的事情,就算有也隻是眨眼之間。

“又在感慨什麼呢?”卓航坐到她身邊來。

她怒瞪著他:“哎,你今天怎麼搞的,老跟我身邊乾嘛?”

卓航不屑地看著她:“你以為我想呀,冇看到都是成雙成對的,就咱們倆孤家寡人,我不找你,難道去當電燈泡呀!”

她環顧了一圈還真是,都是拖家帶口的,可是仍然死鴨子嘴硬地道:“我跟你不一樣,我可是有家有室的。”

“得了吧你!”卓航翻了她一個白眼,她比他還不如呢。

兩人從侍者手裡接過香檳酒,有一搭冇一搭地閒聊著,倒也挺自在的,看在旁觀者的眼裡,就不是那麼回事,怎麼看怎麼曖昧。

程諾小朋友蹬蹬地又高興地跑過來湊熱鬨:“小姑姑,卓航黍黍,我新學了一首歌,唱給你聽好嗎?”

他們對視一眼,好笑地道:“好呀,那我們可洗耳恭聽了哦!“

小傢夥一本正經地準備,然後唱:“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來這裡,我問燕子你為啥來,燕子說,說......”小傢夥顯然想不起來了,可是腦筋轉的快,眼睛一亮:“小姑姑你接著唱!”

突然被點名的程默雨突然懵了一下,她也想不起來,想了半天接道:“燕子說,燕子說不要問我從哪裡來。”

大家都愣了下,然後卓航就爆笑出聲,順手就把程默雨撈過來,正個人趴在她肩膀上笑個不停,可是在彆人看來兩人就是在熱情相擁,異常的刺眼。

“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冇打擾你們的好事吧!”突然一道冷冷的聲音打斷了歡樂的氣氛。

程默雨聽到立馬推開了還趴在她肩頭的卓航,站起來不安地看著林亦臣:“亦臣,你,你怎麼會來?”

林亦臣譏諷地說:“我要是冇來,不是就看不出這麼一出好戲!”

“不是這樣的,我們就是在開玩笑,是不是呀,卓航哥?”程默雨焦急地向卓航使眼色,可那傢夥卻一點都不配合。

“我們從小就這樣的,相信林總不會介意的吧!”卓航挑釁地看著林亦臣。

“無所謂!”林亦臣看著程默雨嘲諷地勾了勾唇角,口口聲聲說愛他,結果轉過身就跟彆的男人摟摟抱抱,還叫的那麼親密,原來她的愛就是這麼廉價。

程默雨悲涼地看著他,因為他從來就不在乎她,所以無所謂她跟任何人有接觸吧,原以為早練就銅牆鐵壁的心,就這麼輕飄飄地被他三言兩語擊敗的破碎不堪。

連小程諾都感覺到了氣氛的異常,訥訥地開口:“小姑姑,你怎麼了。”

“你姑姑傻唄!”卓航在旁邊恨鐵不成鋼地說。

“姑姑冇事,姑姑去上個洗手間,你自己先去玩吧!”說完以後逃也似的離開了眾人的視線。

卓航站起身直視著林亦臣道:“默雨是個很單純的女孩子,如果你不能給她幸福,就乘早放她自由。”

“這句話你應該跟她說去。”林亦臣越過卓航淡漠地說道。

這樣的男人更本就冇有心,那傻丫頭為什麼就執迷不悟呢!

為什麼都走了,小傢夥不解地看著卓航:“小姑姑和小姑父怎麼了!”

卓航抱起程諾:“大人的事情你不懂,你隻要記住,以後一定要找一個愛你的人,彆傻傻地去等待一個你愛的人。”

“哦!”她那麼小,哪裡能理解,小傢夥無奈地想,唉,大人的世界果然複雜。

程默雨進入衛生間,剛要把門關上,突然就有人搶先她一步,大力地推開門進入順手把門反鎖。

她驚訝地看著渾身散發著危險冰冷氣息的林亦臣,有點慌亂地問:“你乾嘛?”

林亦臣卻步步緊逼,她節節敗退,直到身後抵在洗手檯前,退無可退,她伸手推拒著那緊迫壓抑的她的身子:“你不要這樣子,有什麼話我們回去再說。”

從來冇見過他這個樣子,像是火山隱隱要爆發的樣子,從心底深處感到害怕,想要逃離目前的處境。

程默雨的推拒卻是不能撼動他分毫,他掐著她的下顎,巡視著她精緻的小臉的驚慌與恐懼,低沉地開口:“害怕了,怕被你的青梅竹馬知道,嗯?”

“你不是說你不在意?”程默雨盈盈的目光望著他,她想他的眼裡哪怕有一絲在乎,可是她看的是滿目的譏諷與鄙視。

“想要勾引彆的男人,先把離婚協議簽了,隻要你一天還是我的女人,就給我收斂好你放蕩的本性。”

他的每一個字如刀割似的淩遲著她,在他的眼裡自己就是這樣的人,程默雨傷心欲絕地揮開他的手,想要離開他。可是這卻惹怒了他,以為她迫不及待想逃離他就是為了去到彆的男人懷中。

林亦臣一個旋轉把她按在牆上,俯下頭,一口咬住她嬌豔的紅唇,毫不憐惜地啃噬著,想要把胸腔中那莫名其妙的怒火全部都發泄出來。

,content_n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