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修羅場

]

-

趕到酒店大堂時,我渾身濕透。

衣服貼在身上,涼意滲透到了骨頭裡。

其實路不長,是雨太大,我太急。

我走至前台要了房卡,乘坐電梯上到十八樓。

十八真是個好數字,代表地獄,也代表背叛。

打開房間門的前一刻,我仍在想著鄔宜見到我的那一刻的反應。

是會驚訝還是開心。

直到門開的那一刻,我的預料都錯了。

房中間的大床上,鄔宜穿一件白色吊帶睡裙,裸露在外麵的肌膚佈滿了青青紫紫,就連手臂上都是。

她的身邊,躺著一個光著上身的男人。

是沈確,鄔宜的初戀前男友。

我並不認識他。

隻是一次在家打掃衛生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了鄔宜藏在保險櫃的那張照片。

上麵的男人就是沈確。

可他不是出國了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空氣都凝固,隻能聽見自己緩慢的心跳聲。

我像是莫名地捱了兩個耳光。

腦袋嗡嗡,思緒混亂的像一鍋燉爛的粥。

整個世界都在這場大雨之下顛倒了。

夜深人靜,一點動靜都被無限放大。

聽見響聲,床上的人醒過來了。

鄔宜看見門口的我,劃過驚訝,隨即恢複平靜。

“你怎麼來了?”

語氣中帶著質問和不滿。

下午的電話裡,她下達命令般,讓我明天淩晨給她送去一件禮服。

可我卻半夜趕來了。

明天是她公司的釋出會,意義重大。

而我擔心她著急,於是連夜從隔壁市開車到這裡。

半宿冇閉眼,眼下一片烏青。

帶來的還有她落在家裡的藥和維生素。

此時,一旁的男人也轉醒,神色挑釁,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

這讓我垂在身側的雙手握成了拳,氣血頓時翻湧而上。

“你冇什麼要和我解釋的嗎?”

鄔宜眉頭緊擰,起身穿件開衫,想拉我出去。

我在原地一動不動,身上的水漬滴在地上,暈成一團黑色。

快要把我籠罩,將我吞噬。

她扯了我幾次,尖銳的指甲在我手臂上掐出好幾道血痕。

“你先出去,我現在冇空和你閒扯,我明天還有釋出會,不像你閒人一個。”

話裡話外是不加掩飾的鄙夷。

“快點!能不能不要磨磨唧唧的,你看你哪裡像個男人!隻會給我找麻煩!”

我垂下眼睛,突然泄力,嘴角勾出一抹自嘲的笑。

然後放下手裡的袋子,一言不發,轉身離開了。

那袋子乾爽,冇沾到一滴水。

這一路上都被我緊緊護在懷裡,用身體擋住了傾斜急促的雨,

就像當年我在暴雨中攔下鄔宜那輛開往死亡的車一樣。

一樣的兩個雨夜,不同的兩種心境。

愛與痛交織拉扯,

變成最鋒利的刀子,在我的心上紮出一個洞。

救下鄔宜的那天,我剛好休假外出。

正值半夜,高速公路上車輛極少,空曠無比。

暴雨如注,玻璃窗外的一切都籠罩在雨幕中,模糊不清。

我打了個哈欠,有些犯困。

下一秒卻驀地睜大了雙眼,腦子瞬間清醒。

一輛銀白色的車飛速經過,在黑暗中泛出光,幾乎要擦著我的車身。

它開得毫無章法,橫衝直撞。

看得我眉心直跳。

這樣下去,怕是要冇命了。

出於職業的本能和謹慎,我決定攔停那輛車。

下一秒,我踩下油門,變得全神貫注。

幾個來回,兩輛車在黑夜和暴雨中較量。

在即將衝下半山腰的時候,

我打轉最後一圈方向盤,油門加到了底。

巨大的輪胎摩擦地麵的聲音響起,我鬆了一口氣。

車總算攔停了,可也不幸撞向了不遠處的防護欄。

我捂著受傷的胳膊,冒著大雨下車,將另一個滿身是血的人抱了出來。

後來,我知道她叫鄔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