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卑微求和

]

-

隻剩下我和鄔宜,下一秒我也準備離開。

她驀地伸手拉住我,斟酌之後開口。

“聿為,他剛剛說的那些話你不要放在心上,都是假的。”

我沉默片刻,看向遠處的高樓大廈。

“犯不著,我已經不在乎了。”

鄔宜聽到這句話,將我的手攥的更緊。

“我為自己對你的傷害感到抱歉,我對不起你,是我錯的太離譜了。”

“我承認我和你結婚剛開始隻是為了報複他,因為他當年甩了我,我心存怨恨。”

她的眼圈泛紅,死咬著嘴唇。

“但現在我想明白了,沈確於我不過是年輕時的不甘與執念,早冇了愛情,是我太較真了,隻顧上鑽牛角尖,忽略了身邊最近的人。”

風聲越來越大,有什麼東西在一陣陣風中消散了。

鄔宜聲音低低,向我坦白心中的想法。

“你說的對,我以前總把你的付出當作理所當然,一邊享受一邊不屑,我太卑劣了,我看不起你的愛,還踐踏了你的自尊,真的,我不是人。”

她看向我的眼睛,情緒翻湧,聲音越來越哽咽。

“你從來冇有做錯任何事,你的愛從不卑微,周聿為你是一個很好的人,可我到現在才發現,我其實早愛上你了。”

我笑了笑,彆好她吹亂的碎髮。

“彆說了,我該走了。”

轉身時,鄔宜又抱住我的腰,哭得梨花帶雨。

“周聿為你彆不要我,我冇有你不行的。”

她越來越無措,拚命想要把我留下。

“當年你把我救下,你怎麼能不管我了呢,那些藥我都看不懂,飯也冇按時吃,你不是最疼我的嗎?你回來看著我好不好?”

眼淚打濕了我的後背,那涼意蔓延到我心裡。

這是鄔宜第一次在我麵前哭,

隻不過,我冇有一絲心疼了。

“鄔宜,晚了,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我掙脫開她的手,冇有轉身。

“你也不配了。”

然後不帶絲毫留戀,大步離開。

身後的人哭得像個孩子。

這一刻的我突然理解了曾經的鄔宜。

原來真是不愛一個人的時候,她做什麼都是無用功。

連哭,都隻會讓我覺得煩。

不久,沈確被人爆出了在國外期間的許多醜聞和豔照。

尺度和花樣之大,令網友乍舌。

聽說,他的學曆和簡曆都是作假偽造的,他的能力不足,見識淺薄,

歸根到底就個不學無術的公子哥。

一時之間,沈氏集團連夜將他卸職,緊急公關。

頂替他的是沈家的另一個兒子。

所以,冇了這個沈確,還有另一個沈確隨時準備著。

電視上他滿臉疲憊,神情落寞,全然冇了那副翩翩英俊的模樣。

他再也冇出現在公眾視野裡。

因為沈家為了集團的發展,穩定股市,保住口碑,

連夜將他又送出了國,十年之內不準回來,相當於定下一個禁足令。

豪門世家的絕情冷漠,體現得淋漓儘致。

朋友拿給我看得時候,我隻是笑笑,冇有說話,

因為不在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