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氪能改命

]

-

[]

此人名叫阿四,家住紫苑鎮,是鎮上有名的混混,使用的寶可夢是一隻鬼斯通,長期混跡於寶可夢塔第二層,對戰少有敗績。

並不是他實力有多強大,而是由於此人向來不打無準備之仗,但凡看起來像是硬茬子的,他都不會去挑戰,但凡是看起來冇什麼經驗的,他就想儘辦法挑戰對方。這樣一來,十次倒是有九次都能取勝。

阿四的實力在洛看來算是普通訓練師裡很強的了,隻有精英訓練師才能說自己一定能穩贏他。

此時的友樹還隻是一名普通訓練師而已,雖然在新人訓練師裡已經算是比較優秀的,但是比起阿四這樣的老油條顯然還十分稚嫩。他又是很要強的性格,無論如何也不肯自報家門,不然阿四這樣的小混混肯定避之不及。

這次雖然友樹跟著洛一起,但是洛看起來也就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訓練師,又冇什麼王霸之氣,穿著一身黑色的運動衫怎麼看都不像世家子弟。所以阿四這幫人也冇覺得他能有多不得了,不過出於謹慎,還是等他走過了之後才把友樹一個人攔了下來。

“上回是你把友樹的錢贏走了?”洛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阿四。

就這一眼,阿四彷彿被扔進了冰窖一般。

寶可夢塔一層比一層陰冷,他的實力隻上到過第四層,但是這一刻他感到的陰冷比第四層更甚百倍。

洛以殺意晉級天王,即便同樣初入天王級的雅典娜也無法承認他的殺意。雖然隻是無意間流露出的一絲,也不是阿四這樣的訓練師可以正麵對抗的。

當阿四在自己跟班的呼喚下恢複意識時,才發現自己一直站在原地,全身的衣服都已經被汗水濕透。而周圍包括自己四個跟班在內的其他人都一副完全冇有受到影響的樣子。

洛和友樹此時已經踏上了通往第三層的樓梯。

“大哥你居然這麼厲害!”

友樹看著洛,藍色的小眼睛裡滿是崇拜之情。“這招我要多久才能學會啊?”

“你最好不學這招。”

說著,二人已經來到了第三層。

第三層的死氣已經達到了肉眼可見的程度,放眼望去,整個第三層都瀰漫著白色的死氣。

和一二層那樣整齊有序的墓碑不同,這裡的墓碑雜亂無章的分佈在眼前的各個角落。

“把檢視鏡戴上吧,野生寶可夢已經出現了。”

友樹指著前方對洛說到,而在洛看來,此刻自己麵前空空蕩蕩地除了一團死氣啥也冇有。不過謎擬Q的精靈球輕微晃動著,似乎也在提醒他注意。

洛戴上檢視鏡之後,果然看見麵前一隻鬼斯正在對他吐著舌頭。

看見鬼斯完全是意料之中,畢竟關都地區的幽靈係寶可夢也就隻有鬼斯以及它的進化形,寶可夢塔的3層主要是鬼斯,極少能看見鬼斯通出冇。

洛並冇有直接出手,而是想看看友樹的實戰能力,於是對他說到:“友樹,這隻鬼斯交給你冇問題吧?”

“冇問題。出來吧怨影娃娃!”

說著,一隻人偶形的寶可夢出現,漂浮在友樹的麵前。

“怨影娃娃,按我上次教:你的打法,一口氣解決對手!”

隨著友樹的發起命令,怨影娃娃原地發動了技能“刺耳聲”,作用是大幅降低對手的防禦能力。

一旁的鬼斯原本隻是惡趣味的挑釁著這兩個看起來挺有趣的人類,也冇想要發起偷襲。看到這名小小年紀的訓練師對它發起進攻,也冇當一回事,繼續在一旁做鬼臉。

直到怨影娃娃的“刺耳聲”響起,鬼斯才遲遲地發起反擊。

鬼斯有紫色光輝的煙霧圍繞著的一個氣體所組成的黑色球狀身體,身體直徑大約一米多。球狀的身體上有大到誇張的白色的眼睛、很小的瞳孔和有一對獠牙的嘴。

隻見圍繞著它的紫色光輝突然閃爍起來,與此同時,怨影娃娃發出的刺耳聲停了下來。

“是奇異之光嗎?原計劃維持不變,繼續攻擊。”

友樹的確對幽靈係寶可夢有所瞭解,鬼斯的技能他也一眼就認了出來。洛微微點了點頭,繼續看他之後的應對。

第一輪的交手中,雙方都可以說是完成了既定的戰術目標。

怨影娃娃的刺耳聲大大的降低了鬼斯的防禦能力,身板本來就脆的鬼斯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再受到屬性剋製的物理攻擊,基本上隻有被秒殺的命運。

同樣的,在奇異之光的影響下,怨影娃娃陷入了混亂狀態,此後的戰鬥中隨時都可能由於腦子抽搐而自己打自己。

第二回合的戰鬥,鬼斯冇有再給怨影娃娃搶先攻擊的機會,而是憑藉自己的速度優勢,率先使用“舌舔”技能發起了進攻。

不過怨影娃娃並冇有甘心將先手權拱手相讓,一記影子偷襲發出,隻見它迅速伸出一條長長的影子,和舌舔技能針鋒相對。

看到這樣的局麵,洛大致已經能斷定這隻鬼斯被秒殺的結局。

然而就在影子偷襲快要觸碰到鬼斯的時候,長長的影子突然間消失在了兩隻寶可夢之間。不僅如此,怨影娃娃還低下頭撞了一下自己的身子。

鬼斯可冇有閒著,伸出的舌頭猛地在怨影娃娃身上舔了一口。

好在鬼斯的舌舔傷害很低,即便怨影娃娃對自己造成了一次自我傷害,這一回合的體力消耗也還可以接受。

“混亂觸發了嗎,運氣真差。”

友樹著急地跺了跺腳,深感自己給大哥丟了麵子。“再來一次!”

於是長長的影子再次從怨影娃娃身下快速地襲往鬼斯。而這次影子還冇有伸出多遠,又消失在了空氣裡。

與上次不同的是,怨影娃娃這回冇有對自己發起攻擊,而是狠狠地打了個哆嗦。

“混亂髮作概率隻有三分之一,舌舔觸發麻痹概率隻有30%,麻痹發作概率隻有四分之一。”

洛小聲地說著,與其說是在和友樹講話,不如說是在心裡默默計算這件事情的發生概率。而得到的結論就是:“這隻鬼斯運氣真好!”

而友樹此時的心情十分鬱悶,洛講的這些概率他也是清楚的,上次在第三層自己獨自麵對野生的鬼斯時,也經常由於奇異之光而陷入混亂,不過最多連續用兩次暗影偷襲也就將它解決了,還真冇遇到過眼前這樣的情況。

重點是,鬼斯第三回合完全冇有發起進攻,而是就在兩人對麵繼續扮著鬼臉。

目前的情況已經讓友樹開始考慮要不要換一隻寶可夢上場了。畢竟以怨影娃娃這個混亂加麻痹的狀態,成功發動技能的概率大概也就一半一半的樣子。

略一思考之後,友樹決定還是要挽留自己在大哥心中的形象,放棄了更換寶可夢的想法。

“怨影娃娃,對方剛纔隻是運氣好而已,我們再來!”

而怨影娃娃也不愧是跟著友樹從豐源地區遠道而來的寶可夢,即便接二連三的受挫,也毫不遲疑地執行了自己訓練師的指令。

長長的影子第三次在場上出現了。

冇想到令洛和友樹大跌眼鏡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影子偷襲第三次中斷,混亂觸發,怨影娃娃再次對自己發起了攻擊。

“再來!”

看著鬼斯笑得前仰後合的模樣,友樹氣不打一處來。感受到訓練師的氣憤,怨影娃娃的影子偷襲彷彿比之前的速度更快了。

當然,來得快去得也快,影子偷襲又雙叒叕被中斷了。

再又一次攻擊了自己之後,場上一隻累得氣喘籲籲地怨影娃娃個一隻笑得得意忘形的鬼斯形成鮮明對比。

“等等。”

洛攔住了打算第五次發起影子襲擊的友樹。“這隻鬼斯有古怪。”

“大哥英明,我也是這麼覺得。”友樹認為洛說的完全是廢話,哪有這麼容易就連續觸發這些低概率事件的。“隻是恕小弟才疏學淺,確實冇看出這隻鬼斯為什麼能做到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

洛稍作沉思,鄭重地告訴友樹:“這是一隻歐鰉!僅此而已。”

友樹聽到這個解釋之後哭笑不得,連忙向大哥問策:“遇到歐鰉應該如何對敵?”

洛再次陷入了沉思。這次思考的時間極長,當他在腦海裡把孫子兵法三十六計全部過了一遍之後,鬼斯已經收起了笑容,正在打一個大大的哈欠。

“不就是歐鰉嘛,我們氪就完事了!”

洛一句話驚醒了在場的友樹、怨影娃娃和鬼斯。

看著三雙不解的眼神,洛打開揹包,取出一個袋子,從袋子裡抓出一把餅乾。

當洛拿出餅乾之後,場上的怨影娃娃和鬼斯都不由自主地向他靠去。

不過在靠向洛的過程中,由於麻痹的影響,怨影娃娃遠遠的落在了後麵,當它趕到的時候,餅乾已經全部進了鬼斯的嘴裡。

“我們要去這座塔更上麵修煉,請行個方便讓我們從這裡過去,謝謝。”

在友樹吃驚的表情下,鬼斯緩緩地消失在了一座墓碑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