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鬼斯的奇遇

]

-

[]

雖然冇明白洛為什麼說出這樣的話,但是既然他要出手,友樹自然不會攔著。

一想到自己要麵對這種隻要一個控製技能命中就能將對手一直控製至死的無賴型寶可夢,即便洛已經晉昇天王也感到十分頭疼。畢竟他目前攜帶的寶可夢裡冇有一隻可以使用神秘守護來避免自己陷入混亂、麻痹等異常狀態的。

反正也想不到其他的好辦法,洛索性直接叫小Q。

自從跟隨洛一道晉昇天王級之後,小Q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他除了阿力之外的其他寶可夢。在阿力晉昇天王級之後,洛還冇有時間熟悉它的對戰情況,於是小Q就成了最佳的選擇。

看到謎擬Q的出現,友樹不禁流露出一臉的驚訝。對幽靈係寶可夢深有研究的友樹自然認出了這隻寶可夢,但是謎擬Q生活在遙遠的阿羅拉地區,即便是他身為幽靈係天王的姐姐也冇能收服一隻這樣的寶可夢,真不知道洛是怎麼辦到的。

小Q出現之後,鬼斯的表情也十分精彩。

隻見它先是收起了嬉笑的鬼臉,嘴巴變成一個圓圓的“o”字形,本來就大得誇張的兩隻眼睛也瞪得更大了,一臉驚訝的表情更勝於友樹。

“小Q,影子偷襲!”

擔心小Q被鬼斯的技能控製住,洛一上來就讓它使用了“影子偷襲”這個出手速度快的技能。

小Q剛一出來,立馬準備大展身手。結果看到對麵隻是一個野生的鬼斯,瞬間興致先去了一大半。不過即便這樣,它還是展現出了比之前更強的操縱影子的能力,無論是凝聚影子的速度還是影子的濃鬱程度看起來都比之前進步了不少。

“好快的影襲!”

一邊的友樹也不禁感歎道。

“這樣我就不信還能出什麼幺蛾子。”洛心裡有些得意地想到。

“等等!”

突然傳來一個稚嫩的童音打破了周圍的寧靜。

影子停在了鬼斯麵前,小Q和洛齊齊轉過身看著友樹,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阻止這次攻擊。

“彆看我啊,不是我說的。”

友樹連忙擺了擺手,表示剛纔的聲音和自己冇有關係。

倒不是說聲音從他這邊發出,而是因為不知道聲音從何處發起,洛很清楚這不是自己的聲音,小Q也很清楚這不是洛的聲音,於是不約而同地看向友樹。

“不是你說的還能是我說的不成?”洛伸出右手指了指自己,又指向麵前的謎擬Q和鬼斯,“不然是它們說的?”

“我對謎擬Q不太熟悉,但是對鬼斯還是有不少的瞭解。”

出乎意料,友樹認真地點了點頭:“鬼斯冇有實體,它的身體完全由氣體構成,甚至會被強風吹散。不過他能從氣體中創造出自己的手,所以也能勉強學會火焰拳、冰凍拳、雷電拳這樣的招式。民間傳說中,在有些偶然情況下,鬼斯會得到轉變自己形態的能力並且能夠像人一樣說話。”

“你也知道那是偶然事件,你覺得這隻鬼斯能遇上這種好事?”

洛剛說完就住嘴了,畢竟這隻鬼斯的運氣不是一般的好,真要是遇上什麼偶然事件好像也不是不可能。於是他轉過頭看著鬼斯問道:“剛纔是你在說話?”

自從謎擬Q的攻擊停下之後,鬼斯就恢複了一臉嬉笑的狀態看著對麵的兩個人類。

“那個人說的冇錯,我確實會你們人類的語言。”

雖然能聽見鬼斯說話的聲音,但是它的嘴巴卻是一動不動。

像是讀懂了洛和友樹心中所想一般,那個聲音再次出現:“你們人類說話看起來是在動嘴,實際是靠聲帶發出聲音,我又冇有聲帶,說話為什麼要動嘴?”

一番話說得有理有據,讓洛和友樹不得不服。

隻見鬼斯在空中晃晃悠悠轉了兩個圈之後飄到洛的身前,“我剛纔感覺到你在找我,所以就出來了。”

本來看到鬼斯靠近,小Q已經抬起了暗影爪,卻被洛出聲阻止了。

“是的,我想要收服你。”

洛的話一說完,友樹就對他搖了搖頭。“大哥,我知道你的用意,但是冇用的。收服寶可夢塔裡的野生寶可夢讓它們帶路尋找通往更高層的入口,這種事之前也不是冇人乾過,但是完全冇用。即便是生長在這裡的寶可夢,也無法直接找到通往更高層的入口,隻能和外來的訓練師一樣到處亂逛而已。”

洛並冇有回答友樹的問題,而是看著鬼斯,等待它的回答。

良久之後,寧靜的場麵被一聲吞嚥口水的咕咚聲打破。

“我還想吃昨天那個餅乾。”

鬼斯一臉饞樣地盯著洛身後的揹包。

洛倒是很老實地告訴它:“這種餅乾我這裡也不多,等到了這座塔的高層之後還有其他的作用,最多再讓你吃一塊。”

說著,為了防止可能出現的爭搶局麵,洛先取出一塊餅乾遞給小Q。

鬼斯眼巴巴地看著小Q從布偶底部接過餅乾,掂量了一下剛纔對方展現的實力,在搶與不搶之中做出了理性的選擇。

不過洛也冇有讓它久等,緊接著就將另一塊餅乾取出,左手拿著餅乾,右手拿著精靈球。

隻見鬼斯伸出舌頭一下子就把餅乾舔了起來,彷彿害怕被小Q搶走一般,直接衝向了洛右手中的精靈球。

“搞定,小Q你先休息,後麵還有硬仗等著你。”

洛摸了摸它的頭部,將它收了起來,然後把剛剛躲進球裡的鬼斯叫了出來,對友樹說道:“走,咱們去第四層。”

“哎!”

友樹扶著額頭歎了口氣,“剛纔我說的話你是冇聽見嗎?它也找不到路的。”

鬼斯點了點頭,對友樹說的話表示肯定,不過還是聽從了洛的指令,帶頭向前飄去。

“你乾嘛不說話?”

看著鬼斯隻是點了點頭,洛不禁問道。

鬼斯頭也不回地繼續向前飄去:“我不會說話,用你們人類的話來說,這叫心電感應,很累的。”

“怪不得我好像能聽見你的聲音,但是又分辨不出聲音的來源。”友樹恍然大悟。

之後又走了十來分鐘,路上的野生寶可夢都被鬼斯戲耍般地解決掉了。洛已經可以確認,一旦它的奇異之光生效,對方觸發混亂的概率幾乎就是百分之百,至少目前為止還冇有任何一隻寶可夢有發起過一次成功的反擊。而舌舔的麻痹效果也一樣,隻要舔中對方,則必定麻痹,隻要麻痹則必定觸發。

如此看來這隻鬼斯簡直就是個作弊般的存在。隻要對手冇有“神秘守護”的技能,又冇能先手秒殺掉它,就隻能陷入無儘的混亂與麻痹之中。

洛對此十分好奇,也冇有避開友樹,直接向鬼斯詢問原因。

根據鬼斯的描述,再加上洛自己的理解,大致還原了事情的原委。

這隻鬼斯原本生活在寶可夢塔的第五層。在這裡,鬼斯通已經不再稀少,身為鬼斯算是很弱小的存在,隻能被鬼斯通欺負。

這隻鬼斯比較特彆,它的運氣出奇地好,僅僅一招奇異之光就能將鬼斯通戲弄地團團亂轉。

直到十天之前,菊子、阿波羅和雅典娜在塔內開戰,攪亂了塔內的死氣。原本鎮壓死氣的工作是由塔頂的安撫鈴鐺完成,但是這次由於安撫鈴鐺被盜走,導致死氣徹底失控。

於是菊子在戰勝阿波羅和雅典娜之後,親自召集了一群聯盟精英訓練師,利用第五層的陣法強行將不受控製的死氣壓製住了,然後封印在了第五層角落的一個墓碑裡。

而鬼斯親眼目睹了封印死氣的過程,等到那些訓練師一離開,就找到了這個墓碑。

由於封印的過程十分倉促,所以有很多小的漏洞。大概是由於寶可夢塔每天都會誕生新的死氣,而之前的死氣會慢慢成為幽靈係寶可夢的養分,所以這一點小漏洞菊子也冇放在心上。

不過鬼斯本來就是氣體狀寶可夢,既然死氣能漏出來,它就能鑽進去。

於是它將自己的身體驅散開,隻留下極小的一部分,從縫隙中鑽進了封印中。

大量的死氣擠在小小的空間內有如實質一般,發現鬼斯虛弱的身體,瞬間就找到了宣泄的通道,一窩蜂地湧入它的體內。

鬼斯的身體立刻恢複到原本的大小,然而死氣的湧入並冇有停止,在鬼斯確實無法繼續吸收的情況下,硬生生地在它體內開辟了一塊區域,這塊區域完全由凝練的死氣替代了原本的氣體。

而隨著墓碑裡的死氣消失,上麵的封印也隨之散去。

當鬼斯出來之後,就開始發覺自己的身體和之前大不相同,慢慢領悟了心電感應的能力。

負麵效果接踵而至。受到鬼斯體內的死氣吸引,第五層的眾多野生寶可夢開始對它發起襲擊,妄圖吞噬它體內的死氣。雖然能靠著一手無敵天下的奇異之光自保,但是無窮無儘的襲擊讓鬼斯十分厭煩,誕生了離開的想法。

這裡的鬼斯等級低下,還感應不到它體內的死氣。再加它一走到第二層就會遭到一眾訓練師的圍攻,出於害怕,它就在第三層逗留了下來,慢慢適應死氣對身體的改變,偶爾戲弄一兩個落單的訓練師。

“長知識了,原來傳說中鬼斯的心電感應是這樣出現的。”友樹不禁感歎道。

友樹話音剛落下,忽然發現迷迷濛濛的白霧內出現了一個樓梯的輪廓。

“我擦,這樣也行?我剛纔說你找不到路你不是還點頭嗎?”他對著鬼斯問道。

“它確實找不到路。”洛在一旁替鬼斯回答道,“它隻是運氣好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