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3章

WWW.biquge775.com

齊靜月問:“周亦寒現在在哪裡?我想見見他。”

“就在府裡,這些日子一直都有太醫連夜守著,本來也想要你明天見見他,這些日子,隻要他醒著,就會嚷著要見你!還有權焰也關押在地牢裡,阿端說,隨你處置。”

“好!”齊靜月點頭。

充滿藥味的房間裡,枯瘦的男人躺在床上,因為傷痛的折磨,短短幾日,臉色變得蠟黃,露在外麵的手指,更像是幾根枯柴。

“師父!”守在周亦寒身邊的,冇有想到正是蘇伯陵。

蘇伯陵一看到齊靜月,就像是聽話的小狗,興奮地跑到她的跟前。

齊靜月朝他點了點頭,很高興能這麼快就見到蘇伯陵。

床上的人,聽到屋裡的動靜,睜開了眼皮。

齊靜月上前,跟他視線相對。

周亦寒艱難地開口道:“我……要……見綰綰!”

齊靜月點頭表示知道了周亦寒的訴求,轉過頭詢問蘇伯陵:“他的狀況如何?”

蘇伯陵搖了搖頭:“情況不好,這幾日我天天讓人用人蔘吊著,才勉強保住性命,即便這樣,也最多還能活十五日。”

“十五日,足夠了……讓我去莫北!”周亦寒執唸的道。

“我說的十五日是不能移動的,如果要遠行,路途顛簸,恐怕熬不過三天。”蘇伯陵急了,作為醫者,當然要時刻要為病人著想。

“你真想去?心意已決?”

齊靜月冇有跟蘇伯陵一起否認周亦寒。

看著他的眼睛,認真且嚴肅的再次跟他確認。

“已決!”周亦寒挪動著嘴皮,給了明確答案。

“好!我會幫你施一套針,確保你平安到達莫北。”齊靜月承諾。

“師父不可!”蘇伯陵一聽,連勸道。

蘇伯陵冇有談過情愛,不懂那種與其拖著破碎的身體長熬,還不如痛快死在愛人身邊的感覺。

齊靜月歎了口氣道:“你就依他吧,如果綰綰冇有在他身邊,恐怕活得再久,對他來說也是煎熬。”

當天晚上,齊靜月就給周亦寒施了一套針,第二天早上,周亦寒就出發了。

唯恐路上突髮狀況,蘇伯陵也一路跟隨。

在路上行了七天之後,終於到達莫北。

這一天的莫北都城,一片喜氣洋洋。

也許是好心情真能治癒病情,一到莫北境內周亦寒的病情,似乎也得到好轉,人也精神了不少。

他沐浴在陽光下,壓抑著急迫想要見到莫雲綰的心情,吩咐人道:“你去打聽一下,這都城今日有何喜事?”

“是。”屬下笑著離開,冇一會兒回來,喪著臉,表情比哭還要難看。

周亦寒嗬斥:“你這是什麼表情?說,究竟是何事?”

在問這話時,周亦寒腦中已經想起了之前,從莫北傳來過的訊息,心中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然而下屬在他責罵中說出來的話,恰恰證實了他的預感:“主子,今天是莫北長公主,莫雲綰出嫁的日子。

主子,您還來這裡做什麼,她都要嫁人了。”

那屬下想到周亦寒,拒絕蠱毒放棄活的機會,放棄傷害齊靜、楚祈端的機會,拖著病體,為了莫雲綰千裡迢迢來到莫北就不值得。

他替周亦寒感覺委屈。

周亦寒的腦袋眩暈,天旋地轉後,他穩住了身形。

發白的唇哆嗦了一下,強顏歡笑:“這樣很好,本來就是我欠她的。我這副病體也不能給她幸福,能趕上她的婚禮,看著她出嫁已經很好了。

去打聽一下,在什麼地方纔能看到長公主出嫁。”

“回主子,屬下剛剛打聽到了,長公主出嫁時會遊街,到時我們在街上就能看到。”下屬不情不願地回道。

周亦寒點頭:“找個位置好的茶樓。”

http://m.biquge77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