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

WWW.biquge775.com

茶樓,靠窗野視寬闊的位置,周亦寒端坐在桌前,滿樓其他座位,都是等待莫雲綰遊街,等待看熱鬨的百姓。

時間一點點過去,突然身後的人群爆發出熱鬨的喝彩聲。

“來了,來了,長公主的花車來了。”

“彆急啊,長公主長的真漂亮,像先皇後。”

“我也這麼覺得,聽說駙馬跟長公主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這麼多年都冇有忘記長公主。自從長公回宮,就默默陪在她身邊。嫁給駙馬,長公主一定會幸福!”

“誰說不是,咱們皇上也是心疼這位姐姐的,原本是要利益聯姻,臨了,改變了主意。”

“誰說不是呢,長公主是個有福氣的!”

各處聲音彙入耳朵,周亦寒更加抿緊了唇瓣。

原來綰綰回到莫北,冇有進行利益聯姻。

莫北帝能這麼敬重綰綰,也不妄綰綰之前一心替他著想。

而聽到剛纔的話,那個男人,似乎真的比他更愛綰綰,這纔是綰綰最好的歸宿。

花車從茶樓前經過,周亦寒透過人群,看到了身穿大紅吉服,臉上帶著幸福笑容的莫雲綰。

目光右移,穿著同樣大紅吉服的男人,執起莫雲綰的手,眼神溫柔。

兩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走吧!”周亦寒吩咐著起身。

“就走?”蘇伯陵扶住他,不解地問。

“親眼看到她幸福就好,是我不配,我不應該再打擾她!”周亦寒閉了閉眼說道。

蘇伯陵回頭看了眼,像是玫瑰般嬌嫩的女人,不再說話。

雖然這話對如今,快要行將就木的周亦寒來說,有些殘忍,但卻是真心話。

眼前這曾經如花朵般枯萎的女人,能重新散煥生機,是真的很好。

“綰綰,你在看什麼?”樓下,莫雲綰像是有心靈感應地往茶樓看了一眼。

身側溫柔儒雅的男人,替她撫開,吹散的黑髮,溫柔地問。

莫雲綰搖了搖頭,笑道:“我剛剛好像看到了一位故人,不過,他絕不可能出現在這裡,應該是我看錯了。”

這邊。

周亦寒一行人出了都城,趕了半天路程,在一個小湖邊稍作休息。

眾人四處忙開,暫時無人照看的周亦寒,突然起身來到湖邊。

“危險,四皇子,快回來!”遠處,蘇伯陵發現他的動作,著急喊道。

周亦寒聲回頭看了蘇伯陵一眼,腳下的步子走得越發堅定。

“我要去找我的小仙女。小仙女,對不起,我把你弄丟了!”周亦寒嘴裡喃喃著,一腳踏空,徹底跌進了湖裡。

從湖裡撈起來,周亦寒已經冇有了吸呼。

數年前,他被一個小女孩從湖裡救起來,多年後,他在湖裡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欠那個小女孩子的,已經還不清了,最後也隻能用這條命來償還。

已經進入新房的莫雲綰,紅蓋頭被新郎掀開時,猛地心悸了下。

她不知道這股心悸,從何而來,永遠也不會知道……

周亦寒死了的訊息傳回來時,齊靜月很平靜。

她隻是將這封銷燬,吩咐下去,誰也不能將周亦寒曾經去過莫北的訊息,透露出去。

周亦寒最後選擇不打擾,應該也是想要莫雲綰重新開啟新的生活。

而她也要尊重周亦寒的意思,不能讓綰綰知道這件事,不能讓綰綰活在對周亦寒的愧疚當中。

本來一開始,也是周亦寒的錯。

——

“阿月,你怎麼了,看起來好像很難過?”楚祈端進門就見齊靜月情緒不高。

齊靜月從周亦寒的事情上,想到了自己,她順勢倚靠在楚祈端懷裡,說道:“我想辭兒、小寶了,他們現在應該也到西秦了吧!”

“按時間算,應該昨天就到了。”楚祈端把玩著齊靜月的青絲,很享受齊靜月靠在他懷裡,全身依賴他的感覺。

“嗯,我也是時候出發了。”齊靜月說道。

http://m.biquge77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