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醒&儲冉

-

二月十四號零點,

秦醒收到了儲冉的整點情人節祝福,但錯過第一時間點開來。

他所在的那個大群裏被刷屏,

他也參與混戰當中。

一分鍾前,

蔣城聿在群裏發了這樣一條爆.炸性訊息:【我和沈棠有寶寶了,再有五天就到四個月,異卵雙胞胎。】

蔣城聿什麽時候公開自己當了爸爸不好,

偏偏選情人節零點來刺激他們。

他們並不羨慕誰結婚,

更不羨慕誰升級當了爸爸。

可嫉妒誰當了龍鳳胎的爸爸。

光是想想萌萌的兩小隻,就忍不住抱回家來rua兩把。

不少人受到暴擊,

紛紛@群主,

能不能把蔣城聿給移出群。

除了蔣城聿,

群裏還有兩人家裏有龍鳳胎。

他們看熱鬨不嫌事大,

分享了幾張自家的龍鳳胎軟萌軟萌的照片。

騙人生孩子係列照,

秦醒看完都想擁有這樣的孩子。

可轉念一想,

儲冉生出來的女兒,怎麽可能跟軟萌沾邊,那還不得直接上屋頂揭瓦,

把他們家別墅房頂都給拆了。

想到這,

秦醒一愣,

覺得好笑。

這哪跟哪,

儲冉的孩子跟他有什麽關係。

秦醒原本靠在床頭玩手機,

這會兒心情突然變得很微妙。

群裏還在狂嗨,

他竟冇了心情去攪渾。

零點三十二分,

他纔看到儲冉那條情人節快樂的訊息。

在上海那晚,儲冉在他公寓樓下哭著跟他表白,他承認在那一瞬,

他心軟了,

拒絕的話就在嘴邊,卻怎麽都說不出來。

可等這段時間冷靜下來,他又莫名怕了她懟天懟地懟空氣的囂張脾氣,包容無能了。

這條情人節的祝福訊息,實在不知道怎麽回覆,秦醒索性發了一個兩百塊紅包給她。

也算是回覆。

儲冉還冇睡,可能是在等他訊息,不到一秒,點開了紅包。

緊跟著,她訊息進來:【還以為你不會回我,謝謝你的紅包,我收下了。】

大概隔了十來分鍾,秦醒又收到儲冉發來的一長段內容。

【我不知道怎麽追你,也冇時間,每天的戲份都排的很滿,回去後我還要琢磨第二天的劇情。後來園園跟我說,好好拍戲就是對你最好的迴應。我想了想,也是,這是你第一次創業,我能幫你的,就是認真把每一部劇都演好,讓你所有的努力都不會白費。我也會慢慢改掉我那些壞習慣,我不知道這過程得多久,你等等我,行不行?】

秦醒看著手機螢幕,很難想象儲冉能心平氣和說出這樣的話。

儲冉:【明天還要早起拍戲,我睡覺了,你也早點睡,晚安。】

這一夜,失眠的是秦醒。

第二天一早,秦醒去了公司。

給自己煮了一杯咖啡,抵擋睏意。

今天沈棠來的也夠早,經過他辦公室門口停下步子,“儲冉那部劇月底殺青,莉姐說正好聚聚,你什麽意見?”

秦醒月底還要飛巴黎,看看能不能多找點時尚資源。

他想也冇想的拒絕沈棠:“我冇空。”

沈棠盯著他看,“昨晚乾嘛去了?”

秦醒知道自己臉色不好,眼裏還有紅血絲,他笑笑,“約會唄,還能乾嘛。”

沈棠點點頭,忙去了。

秦醒嘬著咖啡,心裏在進行著一場拉鋸戰。

--

儲冉今天隻有三場戲,拍攝場地在劇場,她飾演的女主在舞台演出。

今天跟她同台拍戲的都是專業舞蹈演員,周明謙讓她跟她們先排練幾遍,儘快找到默契。

開機前苦練了幾個月,沈棠專門找了舞蹈老師指導她,如今跟一群優秀的專業舞者同台演出,她絲毫不遜色。

三場戲拍的都很順利,隻有第一場NG了兩條,儲冉緊張,冇踩到節奏點。

後來徹底融入到角色裏,很享受重回舞台的機會。

三場戲到時加起來出現在電視劇裏的鏡頭可能都不到二十分鍾,她之前在秦醒的陪伴下,苦練了不知多少個日夜。

她記得很清楚,重拾舞蹈的第二天,因為前一天的高強度訓練,一夜下來,她渾身骨頭架都快要散了。

哪哪兒都疼。

她問沈棠,能不能拍戲時用替身。

沈棠盯著她看了大半分鍾,一個字冇說。

她忍著疼,眼裏還含著淚,灰溜溜滾回去接著練習。

秦醒那天給訂了她喜歡喝的繽紛果茶,她渾身難受,冇愛理秦醒,嫌他煩,還懟了他一番。

第三場戲喊卡,台下響起掌聲。

今天找了不少臨時演員充當觀眾,一眼望去都是人,光線昏暗,看不清誰跟誰。

儲冉吐出一口氣,如釋重負。

剛纔跳舞時,她想著的是秦醒。

這部戲挺符合她跟秦醒之間的狀態,當我醒悟,當我迷途知返,當我回頭找你的時候,《我該如何愛你》。

這部劇的編劇是溫笛,溫笛當時在寫下這段文字的時候,心裏在想什麽?怎麽會有如此深刻的體悟。

儲冉回到後台卸妝,她看眼時間,中午十二點一刻。

按照拍攝計劃,第三場戲是在下午,今天所有人都在狀態,周明謙一鼓作氣把三場都拍完。

下午的時間,她可以自由安排。

“真羨慕你們公司的藝人。”旁邊正在卸妝的女演員跟她閒聊。

儲冉笑笑,不知她怎麽突然有這樣的感歎。

女演員:“你們老闆不是大豬蹄子不搞潛規則這一套不說,什麽事都安排得妥妥噹噹,你們隻管演戲,連應酬都不需要。”

要不是有合約在身,她也想跟沈棠公司簽約。

“你們秦老闆有空就來探班,”說著,她開玩笑道:“羨慕嫉妒恨呀。”

儲冉不明所以,秦醒什麽時候來探班了?

“你看到秦...”醒字差點直撥出來,臨出嗓子眼又改成,“你看到秦總了?”

女演員不答反問:“你冇看到?”

儲冉聳肩,真冇看到。

女演員隻當她入戲太深,“就在觀眾席裏坐著呀,當群演呢,跟周導說話時我瞄到一眼。”

至於現在去了哪,不清楚。

“走啦,約會去了。”

她有個半公開的男朋友,約了慶祝情人節。

儲冉問助理要杯子,連喝幾口溫水才把亂撞的心跳壓了壓。

秦醒選在情人節這天探班,應該能說明點什麽吧。

也許,她很快就要柳暗花明瞭。

【我看到你了。】

怕秦醒不等她,她故意這麽說。

秦醒:【儲冉,別睜著眼說瞎話。】

儲冉抿著唇,不自覺就笑了笑。【反正我就看到你了。在哪,我去找你,請你吃飯。】

秦醒冇愛回她。

儲冉顧不上再護膚,助理給她的麵膜也被她塞到包裏,她拿著手機就要起身去停車場找秦醒。

忽而身形一頓。

鏡子裏,她看到秦醒正在周明謙他們聊天。

看到他人就在她身後不遠,儲冉看到了柳暗花明的儘頭。

儲冉冇去打擾他們,給秦醒發訊息:【我到你車那邊等你。】

她不知道他車停在哪個區,隻能一個區域一個區域找。

秦醒終於回她:【到後門等著,司機過來。】

儲冉給助理放了半天假,不用跟著她。

剛到劇院後門,秦醒那輛低調的黑色轎車緩緩開過來。

這輛車是秦醒新買的,上個月提到車。與他先前那些張揚的跑車不同,這個車雖然也奢華,可透著穩重和大氣。

儲冉在車上等了十多分鍾,秦醒纔不緊不慢出來。

“你來探班,怎麽也冇提前跟我說?”

秦醒脫了風衣放一邊,“一開始冇打算過來,找周明謙有事。”

“哦。”儲冉多少有點失落,不過他現在能正常語氣跟她說話,也算是一個小進步。

然而是她一廂情願了,他的話壓根還冇說完。

秦醒接著道:“來做個群演,賺點外快。”

儲冉:“......給你多少錢一天?”

秦醒隨意編個數字:“兩百。”

儲冉驚訝的樣子,“這麽多,好有錢。”

秦醒被噎個半死,睨她,冇搭腔。

儲冉心情好,不計較他這個眼神。

今天他能來看她,還在觀眾席當群演,看她跳舞,於她而言,就是最好的情人節禮物。

儲冉要笑不笑,“那今天你請客,我們就照著兩百塊的標準花。”

秦醒靠在椅背上,支著腦袋:“我回公司吃外賣。”

儲冉:“......那也行啊。別說,我正好饞特色小吃。”

秦醒這會兒犯困,闔上眼,閉目養神。

儲冉看出他一臉疲倦,昨晚大概率通宵了,不再叨擾,把他剛纔脫下來放在扶手箱上的大衣給他搭身上。

秦醒冇動,眼皮沉下來打了個盹。

儲冉往窗外看,不是回公司那條路,正好反方向。

應該是去吃飯的餐廳,她回頭又看了一眼秦醒。

從她上車,他冇跟司機說話,肯定是事先安排好了。

前麵那個路口轉彎,大概往前開一百多米,有家創意花店。

儲冉小聲跟司機說,到那邊停一下。

司機應下來。

秦醒睡得不深,儲冉下車關車門時,他醒來。

“她乾嘛去了?”他問司機。

司機:“儲小姐可能要買花。”

停在花店門口,又是情人節,除了買花,冇別的。

秦醒揉揉眉心,拿著大衣也下車。

儲冉買了一束桔梗花,選了深色包裝紙。

她戴著帽子,圍著厚圍巾,花店裏忙得熱火朝天,店員都在低頭乾活,單子一個接一個,冇認出她是誰。

身後有熟悉的氣息,儲冉轉身,秦醒不知道什麽時候站到了她身後。他環顧花店,很新奇的樣子。

儲冉指指還在包裝的那束花,小聲說:“送給你的。”

然後又問:“你不送給我嗎?”

秦醒:“......”

還有主動問人要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