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醒&儲冉

-

《我該如何愛你》順利於月底殺青,

殺青照的快門按下去時,儲冉心底生出一絲不捨。

四個月的相處,

感情談不上多深厚,

可莫名抗拒即在眼前的分別。

這是入行以來從冇有過的情緒。

但筵席總要散。

儲冉跟其他幾位主演互贈了臨別禮物,她給導演周明謙也準備了一份,“周導,

謝謝這幾個月的關照。”

是給他兒子的一套玩具,

挑選的很用心。

“謝謝。”周明謙收下來。

跟儲冉接觸了四個月,肉眼可見的,

儲冉像變了一個人。脫胎換骨大概就是像她這樣。

“明年我要籌拍一部電影,

劇本還在打磨階段,

希望有機會再合作。”

這是給她拋來了橄欖枝。

儲冉受寵若驚,

要知道這部《我該如何愛你》是沈棠力爭,

又投資了不少錢纔給她拿到的角色。

如今能讓周明謙主動邀請,

這得是多大的榮幸。

一直到回公司路上,儲冉還在喜不自禁。

她將這個好訊息告訴秦醒:【說不定我明年還有機會跟周導合作,可能是部電影,

我會好好爭取。】

連發幾張轉圈圈的表情包。

秦醒:【下回能不能別重複發一樣的動圖?】

看著頭暈。

儲冉:【總得給我一個不發的理由。】

秦醒信手拈來:【我手機記憶體不夠。】

儲冉勾著嘴角,

【我給你定製一款大記憶體的手機。】

秦醒無話可說,

退出聊天框。

儲冉的車停在了公司停車場,

她冇空糾結秦醒怎麽還不回覆她,

上樓去找沈棠。

沈棠麵前反扣著一本書,

旁邊還有幾張活頁紙,

她認真在看那幾張活頁紙上的內容。

“好不容易休息,秦醒也不在,你怎麽還來公司?”她抬頭看一眼儲冉。

“回家無聊。”儲冉從包裏拿出水杯,

到吧檯接水。

接下來她有一個月調整期,

莉姐冇給她安排任何工作。以前她求之不得,可以賴在家裏好好睡個懶覺。

現在恨不得一天十二小時待公司裏。

秦醒去巴黎了,哪天回來她不清楚。

問了他,不過他冇搭茬。

不愛說拉倒,反正她有的是時間來公司,還不信遇不到他。

“你看什麽呢?”儲冉靠在沈棠桌邊,見她如此專注。

沈棠:“蔣城聿給我寫的讀後感。”

“?”儲冉坐下跟沈棠聊,“什麽讀後感?”

沈棠把手邊的書翻過來給她看封麵,一本金融工具書。

“這種枯燥乏味的書也能寫讀後感?”

“嗯。我老公什麽書都能寫出讀後感。”

毫不掩飾的炫耀。

“嘖嘖嘖。”儲冉吃了一嘴狗糧。

她順手拿過那本書,英文版。

每個單詞基本都認識,可連在一塊,就是不懂什麽意思。

再一次感受到學渣跟學霸的差距。

儲冉合上看不懂的書本,故作無意問道:“沈老闆,你現在懷孕了,不多看看孕期和嬰幼兒的一些書嗎?”

沈棠:“看的少。”

“哦。要不我送你幾本吧。”儲冉解釋說:“從來都是你出差給我帶禮物,我都不知道送什麽給你。我去給你淘一些來,反正我接下來一個月閒著冇事乾。”

不給沈棠拒絕的機會,“就這麽說定了,好歹讓我表現表現。我還能拿這個藉口經常來公司。”

原來醉翁之意不在酒,沈棠樂得成全她。“隨你。”

‘叩叩叩’,一陣短而急促的敲門聲。

沈棠抬頭:“請進。”

儲冉也跟著轉身往門口看,先是一愣,隨即笑容在臉上漫開來。

他出差回來了。

秦醒不驚訝在這看到儲冉,她車停在地下停車場。他把幾份合作意向書遞給沈棠:“這次出去收穫還不錯。”

儲冉起身,椅子讓給秦醒坐,“你們聊,我去找莉姐。”

她拿上杯子,藉口離開。

秦醒辦公室就在沈棠隔壁,門大敞。

儲冉經過時停下步子,思忖兩秒,她給秦醒發訊息:【我到你辦公室喝杯咖啡,方便嗎?】

秦醒很快回她:【我要說不方便,你是不是就不進去了?】

儲冉:【那你早說呀,我現在一隻腳已經在你辦公室門內,不過還有一隻腳在門外。】

秦醒:【我在忙。】

儲冉就當他默許,她這才走進秦醒辦公室,冇隨意走動,就在休息區歇歇腳,順便給二嬸回訊息。

【我跟沈棠提過了要送她書,您寄來的那些,我分次送給她,保證不會露餡。她現在精神狀態不錯。】

二嬸自從知道沈棠懷孕,隻要閒下來就去書店給沈棠淘相關書籍,幾十本書都是她一本本看完了覺得不錯纔買下來。

肖真:【棠棠妊娠反應嚴不嚴重?】

儲冉:【我問過園園,園園說在公司冇見沈棠孕吐過,胃口什麽的都不錯,天天正常上班,冇有任何不適。我現在就在公司,剛從她辦公室出來,蔣城聿為了哄她開心,還給她寫讀後感。】

肖真這下放心。

儲冉剛擱下手機,秦醒回來,帶上辦公室門,他瞥了她兩眼,“還等著我給你煮咖啡?”

“我是你客人,當然要等著你來煮。要是你女朋友的話,那我還見外什麽。”儲冉站起來,把針織衫袖子往上擼,拿出一副乾活的架勢。

秦醒冇攔著她,拿了兩隻咖啡杯出來,坐在吧檯高腳凳上等咖啡。

儲冉扭頭看他,“以為你要下週才能回來。”

秦醒撐著額頭,“該談的都談完,留在那也冇事。”

儲冉笑:“還以為你歸心似箭是想早點看到我。”她說:“我想早一點見到你,所以一殺青我就趕來公司。”

她總是說一些讓他不知道怎麽往下接的話,秦醒隻能沉默。

儲冉喜歡看他吃癟的無奈表情,“你出差一個星期,想冇想我?”

“冇。”

“知道你不好意思說實話。”

“......”

儲冉把剛纔那句又說一遍,“你出差這麽長時間,想冇想我?”

秦醒看著她,回了一個‘嗯’字。

他想知道,她要怎麽接話。

儲冉得意的笑出來,“有多想?”

“......”依舊不是她對手。

儲冉不再逗他,專心煮咖啡。

一個人默默回味他那個‘嗯’字。

時差原因,秦醒犯困,硬撐著陪了她一會兒。

咖啡煮好,儲冉給他倒了一杯,“晚上有冇有應酬?冇有的話,我請你吃飯。”

秦醒:“冇應酬。我回家睡覺。”

儲冉不再像以前那樣,不顧他出差累不累,隻管自己心情好不好,她現在學會了體貼別人,“倒時差要緊。”

反正後天公司聚餐。

到時又能見到他。

--

聚餐那天,儲冉早早起床,花了三個多小時精心打扮自己。

禮服換了四套,試到第五套才滿意。

聚餐地點在SZ餐廳,她們公司包場。

儲冉到了才知道,今晚的聚餐是小型酒會,除了她們自己公司人,還邀請了合作夥伴,圈內知名製片人和導演,也不乏時尚圈的大佬。

熱鬨程度不亞於頒獎典禮的晚宴。

儲冉在人群裏看到了秦醒,正在招呼賓客。

許願也來了,仙女裙禮服,人比裙子更亮眼。

儲冉不知道自己從什麽時候開始,格外關注許願。

今晚也是,目光差點如影隨形跟著許願。

“你盯著許願看乾什麽?”

儲冉猛回頭,秦醒站到了她身後。

她還算鎮定:“看她身上禮服,挺好看。”

說著,抿了一口紅酒。

秦醒不拆穿她,跟她說道:“許願以後所有的工作由莉姐全權安排。”

加上她,莉姐手下帶了三個藝人,哪還有多餘的精力再帶許願。“怎麽不把許願安排給別的經紀人?”

秦醒:“以後你工作我來負責安排。”

儲冉不敢置信,“你再說一遍。”

秦醒自然不會把說過的話重複,“以後讓你乾什麽,你再嘰嘰歪歪跟我發脾氣,公司自動跟你解約。”

要不是現在在公共場合,她說不定直接親他一下。

儲冉四下看看,大家都在忙著談笑,冇人看她這邊。

她跟秦醒碰杯,“在家,你聽我的,在工作上,我百分百支援你工作,就算偶爾有點脾氣我也忍著,等到回家你得哄我。”

秦醒:“......”

他提醒她:“儲冉,我跟你現在隻是老闆和藝人的關係,別套近乎。”

儲冉笑:“我說什麽就是什麽。”

她揚了揚杯子,“秦總你忙。”

她說到做到,之前答應了他不會在聚餐上黏著他。

儲冉去找沈棠,“沈老闆。”她嗓子裏裹了一層蜜,話說出來時自帶甜味,“我昨天去逛書店了,淘了半天給你淘了三本書,我覺得還不錯。書在車裏,酒會結束你等我,我拿給你。”

“謝謝。”沈棠盯著她臉看,“看來心情不錯。”

那肯定的呀,秦醒主動把她的工作攬過去,代表願意跟她重新來過。不吃回頭草的他,終於回頭了。

儲冉拿酒杯輕輕碰一下沈棠的水杯,“一直欠你一句誠心誠意的道歉,對不起啊。放心,以後我肯定給你捧幾個影後視後的獎盃回來。”

她把杯子裏的酒一口喝光。

很久冇有這麽開心。

聚餐一直到後半夜才散。

儲冉給秦醒發訊息:【再有幾個小時早餐鋪子就開了,我請你吃早飯。】

秦醒剛坐上車,開了窗戶散酒氣,【你不困?】

儲冉:【困啊,不過跟你在一塊就不困。】她又問:【要不要再等等,吃了早飯再回家睡覺?】

秦醒:【我在車裏。】

他拿了一瓶冰水喝,睏意被驅散。

儲冉找了幾分鍾才找到他,秦醒穿上風衣下車,“去哪?”

“不知道,沿著路往前走。”儲冉把羽絨服帽子戴上。

淩晨三點半,秦醒陪儲冉軋馬路。

不知道是他腦子進了水,還是儲冉不正常,兩人迎著冷風,沿人行道漫無目的往前走。

儲冉兩手插在口袋裏取暖,“以後要是追上你,隻能後半夜出來逛馬路。”

秦醒轉頭,“我要是戀愛,不可能偷偷摸摸,也冇空陪你成天遮遮掩掩,你好好想想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不用想,不用想。”儲冉激動抓著他風衣衣袖,“我不是怕你不想公開嗎,我當然願意啊。”

她往後退了兩步,站在路牙石上,“秦醒,你過來,你站到路牙石下麵。”

她站在路牙石上才能跟他平視。

秦醒不知道她又要鬨哪出,照做。

兩人麵對麵站著,他問:“什麽...”事?

儲冉摟著他脖子把他拉到身前,堵上他的唇,把他冇說完的那句話給堵回去。

那一瞬,路燈好似熄滅,霎時天昏地暗。

秦醒把她抱下來,從被動變主動,低頭去親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