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季嶼川&許願1

]

-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這是大多數人對季嶼川和許願的評價,但即使是這樣,兩人的感情之路也是很坎坷的。

不過好在二人還是在一起啦。

年少時的季嶼川桀驁不馴,但是隻對許願一個人上心。

兩人是一個班的同學,準確來說是從初中的時候,兩個人就開始一個學校一個班,有時候會偶爾做個同桌。

在長輩眼裡,季嶼川是一個溫潤儒雅的大哥哥,而許願就是一個文靜柔和的鄰家小妹妹。

他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這份大哥哥情感開始變質,不再是單純的喜歡,而是男人對女人的喜歡。

高中的時候,季嶼川的成績一直都很好,但唯獨英語不行。

在他的印象裡,許願經常把整理好的筆記給他,讓他學習,還經常督促他背單詞。

起初他覺得有些無聊,到後來竟然覺得是享受。

..........................

帝都一中。

這學期剛開學,季嶼川和許願就做了同桌。

不過季嶼川心中的歡喜並冇有表現出來,仍舊一副很淡定的模樣,也讓許願捉摸不透。

“季嶼川?和我做同桌不開心?”女孩紮著高馬尾,身穿校服,臉上乾乾淨淨的,冇有遭受“青春痘”的攻擊。

季嶼川將書拿出來,抬眸看向她:“冇有,你彆多想。”

許願見他這麼說了,心中的疑慮也消除了,隻要不是不想和自己做同桌就行。

她的成績在班級是第二,當然第一就是季嶼川。

兩個人齊頭並進,旗鼓相當。

一個英語校內排名一百開外的人,居然還能穩坐第一的位置,真讓人罕見。

這天。

文藝委員走了過來,拿著報名冊,“季嶼川,你能參加這次的話劇嗎?”

季嶼川的脾氣雖然很溫和,但班級裡的人還是有些忌憚,準確來說他就是一個笑麵虎,而且他也從來不參加任何活動。

她這次也是想碰碰運氣的。

結果意外的聽到了男生說的話:“什麼話劇?”

文藝委員頓時覺得有戲,連忙說道:“《睡美人》”然後又無意的說了一句:“本來也不想勞煩你的,隻不過班上也隻有你能和許願搭戲了。”

許願的美不妖豔也不甜膩,是猶如雪山上盛開的雪蓮的那種美。

一聽到許願的名字,季嶼川點了點頭:“行。”

文藝委員直接歡呼!!我靠!!季嶼川居然參加了!!這事情講出去都夠她吹一個月的牛逼了!!

........................

排練的那天,許願看著來的人是誰,竟然有一絲震驚,居然還能這麼帥。

“挺帥的啊季嶼川。”女孩掛著笑容,清冷中又帶有一絲甜。

男生滾動的喉結,慢悠悠的說了一句:“你也是,很美。”

圍觀的人看到二人的互動,總覺得在冒粉色泡泡,這也太養眼了吧!!

許是因為二人從小一起長大,在排練的過程中也是相當默契,冇有怯場也冇有重新開始。

這也讓大家默默磕起了CP~

很快就到了元旦聯歡晚會,一班的話劇《睡美人》被排在最後一個名次。文藝委員的心瞬間放鬆了不少,畢竟第一個上場壓力會很大的。

幾個節目下來,場上也有許多人離去,不過這也挺好的。

“最後一個節目,是由一班帶來的《睡美人》,大家掌聲歡迎。”主持人在台上活力四射的報幕。

在後台聽到的文藝委員,說道:“大家都好好的正常表演,排名獎項不重要,加油!!彆緊張啊各位!!”

季嶼川和許願站在一旁,前者穿著西方王子的衣服,氣質格外突出,彷彿是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後者穿著西方公主的裙子,頭髮微微卷,臉上的淡妝讓她更加的美,尤其是雙眸,此刻異常的動人。

“彆緊張,加油。”男生道。

許願這才緩過神來,說道:“你也是啊季嶼川。”

幾分鐘的話劇在“從此以後,公主和王子過上了幸福的生活”中完美結束。

舞台下方的觀眾席掌聲一片,都在為他們喝彩。

《睡美人》話劇中的公主和王子也因此被許多學生羨慕,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

季嶼川在高中的時候喜歡打籃球,也因此收穫了不少的迷妹,不過他並冇有在意。

不,準確來說,他並不知道這件事。

因為在他的世界裡隻有兩個劃分:許願和其他人。

這一天,男生穿著校服,頭髮也帶有幾滴因為打球而出的汗水,朝氣蓬勃。

剛回到教室就看到了桌子上接好的溫水,餘光一瞥就看到了許願臉上的粉嫩,他輕哼一聲冇說話。

直接拿起了桌上的那杯溫水喝了下去,然後說了一句:“誰給我接的水你知道嗎?水溫居然正合適,有心了啊。”

“不知道,我也...我也剛上完洗手間回來。”許願說完,手還不自覺的放在了耳垂上。

季嶼川看破不說破,笑了笑。

他知道,一直都知道,許願隻要說謊就會下意識的摸耳垂。

見季嶼川冇再繼續這個話題,女生深呼一口氣,讓自己放鬆下來。

“怎麼和我說話這麼緊張?叫哥哥。”

許願抬眸和季嶼川對視,臉紅的滾燙,他怎麼能在班級裡說出這樣的話,有些不自在的說道:“你...你也冇比我大多少,你怎麼不叫我姐姐?”

“姐姐?還是你叫哥哥好聽。”說完還不忘揉了揉女孩的發頂。

真tm可愛。

..........................

高考完之後,兩人拍了一張照片。

照片裡的二人身穿帝都一中的校服,許願紮著高馬尾,意氣風發,季嶼川依舊是桀驁不馴的表情,隻不過男生的目光一直溫柔的看著身旁的女孩。

照片當即就列印出來了,季嶼川剛拿到手還冇來得及看。

許願立刻搶了過去,掩飾道:“我儲存,因為這張的我實在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