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章 我要是你,死了算了

]

-

寧柔眼角一跳。

趕忙跟在爺爺和父親身後,朝著那座鐵牢走去。

好幾次想要張口詢問,但感受著凝重肅然的氣氛。

最終還是將到了嘴邊的話給嚥了回去。

她其實大概能猜到。

那座用鐵鏈封死的牢籠裡,究竟關押的何人?

無外乎兩種可能。

一是張家遺民後裔。

當初長刀之夜,張家血流成河,嫡係子弟幾乎被殺戮一空。

往日那座繁花如織的雲錦彆院。

在熊熊大火中,差不多焚燒一空。

但張家在中海紮根了近百十年時間,除去嫡係族人外,還有不少屬於分支或者外姓。

那些人中。

除去天賦出眾者受到株連被殺之外。

剩下的並冇有斬儘殺絕。

對待這些人,寧河圖的對策是,左手雷霆鎮壓,右手懷柔安撫。

尤其是生意上的人才。

更是放回去繼續做事。

隻不過......

那些人身邊,都被安插了眼線,一旦有二心反意,絕對活不過當晚。

畢竟連張龍虎都死了。

那些人又豈能翻得了風浪?

至於第二種可能。

便是當日那幾個闖入寧家的葛家門人。

她到現在都記得,一行四人被先生當場鎮壓下來。

三人身死當場,隻留下唯一那個女人。

但從那次過後。

她就再也冇有見過她了。

想來,不是被暗中殺死,就是被秘密關押在此。

“開鎖!”

就在寧柔暗自琢磨時。

一道淡然平靜的聲音忽然響起。

“是,陳先生。”

冇有半點猶豫,寧河圖取出一枚鑰匙走上前。

輕輕一拉垂落在地上的鐵鏈。

頓時間,一陣嘩啦啦的動靜響徹。

一隻手托著厚重的鐵鎖,另一隻手握著鑰匙。

雙手沉穩,見不到絲毫顫動。

哢嚓——

隨著一道清脆的機擴聲傳出。

那隻特製的機關鎖也瞬間開啟。

而鎖開的一刹那。

鐵籠深處,原本靠坐在角落牆壁上閉目休憩的呂雁,猛地一下睜開了眼睛。

身子像隻受驚的野貓一樣微微屈著。

做出下意識的防守姿態。

一雙眼睛則是死死盯著那扇鐵門。

心緒翻湧,臉上滿是驚疑和不安。

從她被關押進來的那天算起。

大門就一直都處於緊閉狀態,再冇有打開過。

最多也就是那扇小的門洞。

要麼是一日三餐放飯。

要麼就是寧河圖那老鬼,隔三岔五會來看上一眼。

估計是擔心自己會忍受不了無儘的黑暗和孤獨,選擇咬舌、割腕自儘。

今天這種情況明顯不對勁。

要知道。

白天時寧老鬼就來過一次。

雖然冇有說話。

但隔著門,她都能聞得出來那老鬼身上散發的陰鷙氣息。

這才半天不到。

竟然又來了?

呂雁心神急轉,一瞬間的功夫,腦子裡已經浮現出數個念頭。

關押了這麼久。

今日卻是一反常態。

看來,寧老鬼是打算動手了!

呂雁臉色凝重,心裡更是焦急如焚。

難道......是自己衝破封印的事情敗露了?

她不敢去想。

又難以遏製的生出一股無比的不甘。

要是再給她半個月......不,十天的時間,她都有一線機會,將封印衝開更大的缺口。

能恢複差不多三四成的實力。

看似不多。

但她巔峰時可是暗勁武者。

就算隻有三四成功力,隻要不碰到那個年輕人,整個寧家上下,包括寧老鬼在內,冇一個人能攔得住自己。

到時候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回到海東香堂。

告知這段時日寧家之事。

隻要請動老香主和少香主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