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新手段

]

-我給家裡打了個電話。

我的父母隻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從千裡之外趕過來。

看到凱凱屍體的時候。

老兩口也崩不住了,眼淚一個勁地往下掉。

當初我和宋乾在一起。

我父母是不同意的,他們覺得我嫁的太遠,將來受欺負了怎麼辦。

可我還是嫁了。

出嫁那一天,我爸對我說,「以後冇有我這個女兒。」

可是當我兒子去世以後。

宋乾的父母電話都打不通,我爸媽卻能風塵仆仆地趕過來。

按照傳統,像凱凱這麼小的小孩是不能辦葬禮的。

但我還是想給他搞一個小小的家庭告彆儀式,爸媽、我還有宋乾。

兒子到死還是想著爸爸,我想讓孩子再見見爸爸。

我打電話給宋乾,電話還是忙音,我穿上一身黑衣,開車來到了宋乾寵物醫院。

還冇有進門,隔著玻璃就看到了他和江茜在一起。

兩個人正在逗一隻貓。

就是江茜丟的那隻。

我知道那天其實宋乾不是心血來潮要帶凱凱去科技館,是有網友告訴他在科技館見到了江茜的貓。

他想過去碰碰運氣。

我不應該讓凱凱去的。

這樣就不會發生這種悲劇了。

他們兩個人實在是郎才女貌,隻是隔著玻璃看就覺得賞心悅目。

加上那隻貓,感覺就像是在拍偶像劇。

我記得第一次見宋乾。

是我養的那條狗生病了。

那條狗養了十幾年,我對他的感情特彆深。

生病以後帶它去看了很多醫院,可所有寵物醫生都說治不了。

網上說有個寵物醫生叫宋乾,看病非常的厲害。

我就拉著我的狗,開車來到了這裡。

一見到宋乾,我就被那張臉吸引了。

之後他治好了我的狗,我們兩個人接觸了一段時間就在一起了。

每次看宋乾抱小動物,我都感覺非常的治癒美好。

可現在這副畫麵冇有讓我感到任何美好。

隻有陣陣噁心。

剛開始我和宋乾生活也很甜蜜。

直到他的寵物醫院來了江茜。

我不知道他和江茜到底是什麼關係。

宋乾跟我說她們隻是大學同學。

可我知道不是這麼簡單的。

江茜是宋乾的微信置頂,她隻要給宋乾打電話,他都是秒接。

有了江茜以後,宋乾每天都回來的很晚。

江茜的貓丟了,他大街小巷像找孩子一樣找。

這難道是大學同學的關係?

怎麼冇有一個大學同學對我這樣?

我一進門,宋乾看到我的那一瞬間笑容就消失了。

他把貓還給江茜,冷著一張臉。

「你怎麼來了?」

反而是江茜對我笑了笑。

「聲聲姐來了。」

「凱凱……」我沙啞著說出孩子的名字,就是一陣哽咽。

宋乾聽到兒子的名字,表情變得更加難看。

「你這是乾什麼?又是讓我回家的新手段?」

我勉勵恢複冷靜,「不是,是凱凱他……」

「聲聲姐,你誤會了!」江茜迎了過來,眼眶紅紅的,「我和學長真的冇什麼的,他隻是幫我找貓,我的貓又受了傷,幫它做手術而已。」

宋凱大聲說道:「容聲聲你彆冇事找事,我在這裡做手術,不也是為了掙錢養家嗎?」

我吐出一口氣,可是心裡的鬱結怎麼也吐不出來。

我對這個男人失去了所有的期待,但是為了凱凱,我第三次開口:

「凱凱明天下葬,我希望你……」

我的話還冇有說完,江茜手裡的貓就跑了。

「學長幫我抓住它!」

宋乾小跑著去追貓。

壓根冇有聽到我在說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