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阿星有太多事情瞞著程西

]

-後來的事情,我大概就都清楚了。

阿星的天才屬性突然爆發,十幾歲進了天才班,一舉成名。

而厲家,也是在這個時候,興高采烈的要把阿星接回去。

嗬……

真諷刺啊。

人性,到底還能醜惡到什麼地步。

“那阿辰呢?”顧煜晨緊張的問著。

那個阿辰也是個基因編輯嬰兒?

“你知道富人為什麼要做基因編輯嗎?因為他們想讓自己的孩子成為下一個愛因斯坦,成為下一個洛克菲勒。”阿星聲音低沉的看著顧煜晨。“可上帝創造人類的時候是很奇妙的,每隔一段時期,就會出現這麼一個天然的天才,帶動世界的發展……”

“那雙無形編輯人類基因的手,隻能是上帝。”

“但總有人,瘋狂的認為自己可以代替上帝,甚至認為自己可以創造上帝。”

阿星的話已經很明確了。

阿辰,是天然的天才。

是出生就有的,億萬分之一的天才。

而他,是被人為乾預過的。

他擁有著最好的基因,在最好基因的基礎上,又加以修飾和改造。

他出生便是站在巔峰的人。

“孕育我的女人,有四分之一猶太血統,要知道……基因是可以傳遞和傳承的,這就是人類的奇妙之處,基因的可怕之處。”阿星看著那些科研人員。“試問,如果法律不禁止,你們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出生即巔峰嗎?”

這個想法雖然瘋狂,但卻揭露了人性。

“你不想讓你的孩子出生就是天才,天然抵抗各種疾病嗎?”

科研人員沉默了。

“但這是不可控的,享受這種優勢的同時也有著太多基因異變的風險,我不敢讓我的孩子去嘗試這種風險。”其中一個科研人員搖了搖頭。

阿星點頭。“所以……這件事,必須查清楚。”

雖然有難度,但也要查清楚啊。

要徹底將背後的網撕毀,焚燒。

“我調查這些事情已經有六年了……我始終無法真正查到他們的核心,我低估了人性,也低估了權勢的可怕。”

更低估了背後之人的聰明。

阿星早就可以斷定,謀劃這一切的人,絕對不簡單。

絕對是比他要更聰明的天才。

“你懷疑是誰?”顧煜晨緊張的看著阿星。

“秦越。”阿星握住我的手,視線堅定。

他彷彿在告訴我,他會與我一起,查清楚一切。

他會始終陪在我身邊。

他會一直保護我。

“但秦越,也未必是背後真正的掌控人,我這次去精神病院,不僅僅是要發現秦越的軟肋,也是要試探秦越。這個人野心很重,還算聰明,但並不是那麼聰明。”秦越是聰明,但達不到謀劃一切,織造大網的地步。

顧煜晨點了點頭。“那就從他身上下手。”

“至於連環殺人案,殺的每一個人,都不無辜。”阿星看著顧煜晨。“這個凶手之所以引起社會這麼大的關注,他最終的目的……一定是為了揭露基因編輯這件事。”

“他在讓我們拭目以待,他在挑釁這張網背後的人。”阿星聲音沙啞低沉。

我呼吸灼熱,從某種角度來說,連環殺人案背後的人,更像是對抗者,是這張網背後之人的敵人。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所以阿星並冇有儘全力查詢連環殺人案背後的凶手,而是想要坐收漁翁之利,看他們魚死網破?

“那程西呢?”顧煜晨問了我之前問的問題。

如果冇有人是無辜的,那程西呢?

“她……”阿星握著我的手在發抖。“是關鍵,是基因編輯的實驗體,是應該被放在玻璃展示櫃裡的罪證,所以……”

所以背後的人殺了我。

我苦澀的笑著。

基因被人編輯,被孕育,被出生,我有什麼錯?

憑什麼……我就要被他們無情的殺害,被所有人利用?

我掙紮著想要掙脫阿星的手,可阿星死死的抓著我,聲音沙啞像是在懇求。“西西……”

他每次在我生氣以後,都會這樣。

可我被殺了啊!

他還要縱容背後的人嗎?

“我一定要找到連環殺人案背後的凶手!”我堅定的說著,紅了眼眶。“我不管你因為什麼原因袒護他,我都不可能……讓他殺完所有人,然後重創所謂的背後謀劃者!”那些都是無辜的人命啊!

即使那些人有罪,也應該是法律懲罰他們,而不是這個連環殺人犯!

阿星低著頭,呼吸在發顫。

他依舊什麼都不解釋。

還是那麼堅持……

我彆開視線,不再奢望他能在連環殺人案凶手這件事上幫我了。

我會自己找的。

“連環殺人案冇有任何線索和進展,白媛自己作死這麼長時間,背後凶手都冇有動手,讓我們摸不透。”顧煜晨搖頭。“倒是殘屍案牽扯出了人口販賣,我們懷疑那些‘天然’的天才少年少女被當作基因載體販賣了,甚至有可能麵臨更可怕的地獄,我們必須,先儘快找到他們。”

我後怕的點頭。

是啊,要先找到那些無辜的天才。

他們很有可能被人當作生育工具,當作基因載體,當作精子卵子庫,甚至……榨乾他們身上的所有價值。

“警方經常出入濱江路拆遷區會引起那些援交女的警惕,這裡住了太多做皮肉生意的人,警方查也冇用,她們就像是下水道的老鼠,很擅長躲貓貓,但越是魚龍混雜的地方,越有可能出現有價值的線索。”顧煜晨分析著現有的線索點。

要想找到那些被拐走的失蹤少年,就必須要再去濱江路三十八號。

“我有一個認識的人,她叫阿桃,是阿辰的姐姐。”我突然想起來,阿桃就住在那裡,她有輕微的智力障礙,好好哄哄,應該能知道些事情。

可我一提到阿桃,阿星卻突然變了臉。“不行!”

他似乎很抗拒我去見阿桃。“她是個智障,你問不出什麼,何況……那裡太亂了,不安全,我不會讓你去的。”

我蹙眉看著阿星,我瞞著我的,確實不止一件事。

而且……我媽日誌裡,關於他囚禁我綁架我,虐待我的事情……

我現在同樣分不清楚是真是假。

阿星。

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我要去。”我執意要去。“那些孩子已經失蹤了這麼多年,如果他們還活著,該多絕望……我必須救他們!”

畢竟,那些天才少年的失蹤,和‘程西’有緊密的聯絡。

出於愧疚也好,想要知道真相也好,我都要去查。

阿星慢慢鬆開我的手,聲音沙啞。“我陪你去……”

無論如何,要先找到那些失蹤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