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人為嗎

]

-

慕容尋,你笑可的真是得意,是不是忘記你那未婚妻雅妃,還有妹妹慕容婉,被我楚楓兄弟壓在胯下的時候了?對於慕容尋的侮辱,幽瞳涵也是不甘示弱,提起雅妃之事進行反擊。

你找死!!聽得此話,慕容尋頓時大怒,因為這可是他心中永遠的痛,一生也難以抹去的恥辱。

此刻,他如同發飆了的瘋狗,手中的金色大刀不斷揮動,道道半月形的金色光刃便不斷浮現而出,連綿不斷的向幽瞳涵揮砍而去。

砰砰砰在如此瘋狂的攻勢下,幽瞳涵頓時陷入了被動,哪怕玄霄超與扶風明全力解圍,卻也難以抵擋慕容尋的攻勢。

噗嗤

嗚哇

終於,一道金光一掃而過,幽瞳涵頓時一陣慘叫。

定目一看,玄霄超與扶風明皆是麵容大變,因為他們能夠清晰的看到,此刻幽瞳涵滿臉鮮血,他的下巴竟然被硬生生的削了下去,連舌頭也被斬斷了,此時的狀況,可謂非常之慘。

哈哈哈,我讓你嘴臭,這就是你嘴臭的下場。斬斷幽瞳涵的舌頭與下巴之後,慕容尋則是哈哈大笑,開口諷刺。

慕容尋,我非要宰了你不可!!!而這一刻,身為好兄弟的玄霄超與扶風明,則是忍無可忍,一個個雙眼血紅,怒火升騰,拚儘全部力量,便嚮慕容尋攻了過來。

嗷啊~~~~~~至於那幽瞳涵,更是暴怒無比,無法說話的他,直接發出一般恐怖的咆哮,舞動手中的半成王兵,便想慕容尋攻了過來。

唰唰唰暴怒的三人,攻勢絕對不容小覷,三把半成王兵,加上強悍的武技,三人的手中半成王兵,當真是化作了三隻嗜血的凶猛野獸,夾帶陣陣狂風與嘶吼,以及那恐怖的威勢,嚮慕容尋圍攻而去。

如此攻擊,哪怕是尋常的九品武君也是不敵,三人的實力當真了得。

哼可是就是這般凶猛的攻勢,慕容尋卻是不屑的冷哼一聲,隻見其手中的金色大刀猛然揮動,一股磅礴的威壓爆發而出之際,一道金色的光刃也是橫掃而去。

隻聽轟的一聲巨響,四人的攻勢便交織在了一處,而在那狂暴的漣漪肆虐之間,玄霄超,幽瞳涵,扶風明三人,竟皆是一聲慘叫,當人們看清一切之際,他們三人已是滿身鮮血身負重創,失去了禦空能力,從高空跌落而下,最終如同三攤爛泥一般,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已是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我的天啊,慕容尋以一敵三,竟然贏了。

太強了,那三位可不是普通的八品武君,乃是三大護法的親傳弟子,數萬人之中挑選出來的天才啊,他們三人聯手,竟然也遠不是慕容尋的對手。

厲害,太厲害了,慕容尋當之無愧,是東方海域的第一天才。見到這一幕,圍觀之人驚歎連連,都被慕容尋的強大實力所折服。

而誅仙群島的人,更是狂喜無比,甚至舉拳高呼,一同喊道:

第一天才!

第一天才!

第一天才!

第一天才……

一時之間,第一天才這四個字,在這方天地不斷炸響,比雷鳴還要刺耳,傳向四麵八方。

而對於這種歡呼,慕容尋更是得意的哈哈大笑,高聲說道:東方海域,同輩中人,誰是我慕容尋的對手?

他此話一出,儘顯狂傲,可謂猖狂到了極點,可是哪怕如此,在場之人卻冇有一人反駁,反而不斷的點頭表示認可,因為慕容尋所展示的實力,的確不負第一天才之名。

好一個第一天才,不如讓我來領教一番如何?然而就在這時,遠處的天際突然有一道刺耳的聲音傳來。

這突如其來的一道爆喝,引得全場之人的注意,甚至那還在天際激烈交戰的烈火神鳥族護法,以及水行王和火行王,也是暫時停手,將目光投向了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想要看看,究竟是何人竟在這種時候,嚮慕容尋挑釁。

定目望去,人們能夠清晰的看見,遠處的天際有著一道身影浮現而出,許多界靈師能夠感受到,那是一位五品武君,可是他們卻不解,一位區區五品武君,怎麼敢這麼與慕容尋叫號,他是從哪裡尋來的勇氣?

那道身影的速度也是極快,渺小的身影,不斷的在眾人的視線之中放大,而當看清他的麵容之後,無一不是為之大驚。

楚楓?那竟是楚楓!!!這一刻,所有人都被驚呆了,一個個雙眼瞪的溜圓,嘴巴張的老大,當真是膛目結舌,被驚的不輕。

因為在如今的東方海域,有誰不認識楚楓的?

楚楓,不但殺了誅仙群島的高手,更是搶了慕容尋的王兵,不但搶了慕容尋的王兵,更是擄走慕容尋的未婚妻,不但擄走慕容尋的未婚妻,更是傳聞楚楓曾玷汙過雅妃和慕容婉,那可是慕容尋的未婚妻和親妹妹啊。

楚楓的所作所為,早就與誅仙群島結下不共戴天之仇,可以說是誅仙群島之人,做夢也想殺死之人。

如今早就是誅仙群島全東海通緝的要犯,懸賞的獎金,更是讓無數人為之動心。

可是眼下,楚楓竟然這般明目張膽的出現在了誅仙群島的麵前,這叫人們如何能不震驚?

楚楓!!!

而相比於他人見到楚楓後單純的震驚,慕容尋則是雙拳緊握,一種難以形容的怒火與殺意,頓時湧現而出,看到那越來越近的楚楓,他真恨不得撲上去,將楚楓活活咬死。

但是他不能,因為他知道,如果他這樣做了,所有人都會覺得,楚楓侮辱了他未婚妻與親妹妹的傳聞是真的,他必須忍,至少眼下要忍,要裝作什麼事都冇有,要有一位少島主該有的風度。

而事實上,相比於慕容尋的滔天恨意之外,第六仙等誅仙群島的人,則是莫名的恐慌不安起來,一個個緊張的掃視四周,仔細觀望。

因為他們都覺得,楚楓竟敢如此明目張膽的來挑戰慕容尋,多半是有準備而來,很可能殘夜魔宗已經派來了援兵。

但是仔細觀察一番之後,發現除了楚楓之外,根本冇有半個人影,所以那種擔心也是不由的緩緩減退。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以形容的興奮,因為他們覺得,楚楓可能真的是來送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