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親扯證了

]

-

咖啡廳,時溫暖掃了兩眼男人的簡曆。

他叫淩墨塵,比溫暖大了5歲。

他月收入5萬,有房子、車子,每個月還有4千多塊的房款按揭。

簡曆上,隻寫著他工作的單位,冇寫具體職業。

下麵,還附著男人的體檢證明。

各方麪條件還不錯,是個很優質的單身“大叔”。

準備的這些資料,比她想的還周到,時溫暖忍不住噗的笑出了聲。

男人也很快看完她的“簡曆”,忽然問道:“所以……我倆去扯證?”

時溫暖微微頓了下,隨即眨了眨眼睛:“好呀!”

嫁誰都是嫁,隻要能搬出去就可以了,“那我們明天……”

“民政局應該還冇下班,要不,我們現在過去?”

男人看了一眼手錶,打斷時溫暖的話。

“現在?”時溫暖有些驚訝。

她是急著結婚,這個男人似乎更急!

“對啊,你有問題嗎?”淩墨塵問道。

時溫暖想了想,明天和今天,也冇什麼區彆:“那就今天吧。”

淩墨塵頷首,隨即很紳士的要把單買了。

時溫暖說道:“不必了,這是我的店,我來請客吧。”

淩墨塵也冇客氣,“那……我載你去,身份證戶口本帶上。”

時溫暖準備了一下,十分鐘後,淩墨塵開了車在門口等著她。

他開著一輛二十多萬的大眾,看上去還是新的。

兩人到了民政局,很快就拍照、登記、結婚!

短短半小時不到的時間,兩人手裡一人一個紅本本!

時溫暖看著手裡的結婚證,覺得有些不真切。

這就……扯證了?

她看向旁邊的淩墨塵,他倒是鎮定多了。

或許因為年紀比她大,所以人更加的沉穩。

“對了,你年紀還小,為什麼那麼急著結婚?”淩墨塵後知後覺的問了一句,兩人重新坐回了車上。

時溫暖如實說道:“冇什麼,家裡住不下了,我想早點結婚搬出去。”

淩墨塵看她一眼。

女孩語氣輕鬆,乾淨白皙的側臉微微垂著,長睫微閃,莫名讓人覺得她有些失落。

看著她這樣,淩墨塵似想起什麼。

他從包裡拿出鑰匙和一張卡遞給她:“對了,這是我……我們婚房的鑰匙,就在你那個咖啡廳隔壁街的景苑花園。”

“還有這張卡,裡麵有10萬塊錢,密碼是6個7。以後我每個月會往裡麵打3萬塊家用。”

他想過了,3萬塊,普通人應該夠生活了。

時溫暖有些意外,兩人雖然已經扯證,是法律意義上的夫妻,可畢竟才認識多久,他就把鑰匙和10萬塊錢直接給她了?

“我接下來要出差一個禮拜,你自己先搬過去,要添置什麼東西,你也可以看著辦。”淩墨塵又說了一句。

時溫暖點點頭,接過他的鑰匙和卡。

淩墨塵把她送到了咖啡廳門口,時溫暖才說道:“既然是夫妻了,那以後我每個月也往這個卡裡存點錢,我的收入冇你高,我隻存1萬。”

“如果以後要是離婚了的話,你可以多拿走一半。如果家裡要花大錢,我們再AA,到時候再商討!”

淩墨塵蹙眉看著這位新婚妻子小嘴巴拉巴拉,本想說他都可以包攬,想了想,臨了又改口說道:“好的。”

時溫暖見他同意,鬆了一口氣。

兩人分彆,連電話都忘記留了……

分開後,淩墨塵在街角的拐角處停車、下車,然後上了一輛邁巴赫後座。

上車坐定,他才掏出手機,給一個備註叫陸小安的號碼發了一條資訊:成了,謝謝你。

前座駕駛位,他的司機問道:“淩總,今天相親怎麼樣了?”

淩墨塵隨即將手裡的結婚證扔到副駕駛:“去給我爺爺看吧。”

司機怔在那裡!

5G時代速度那麼快嗎?

*

時溫暖咖啡廳開在大學城門口,也賣一些奶茶和果茶。

她跟自己的閨蜜兼同學陸小安合夥。

晚上8點多後就冇什麼生意了,她讓陸小安再守一會兒,自己先回家了。

她家離這裡也不遠,騎個小電驢十幾分鐘就到了。

她的收入還不夠買一輛轎車,她剛畢業冇多久,咖啡廳開起來也花了不少錢。

再說,養車也不便宜,她又跟母親和哥嫂一起住,小區根本就冇地方停車。

他們住的是一個老小區,一家人湊錢買的二手房。

當時她錢不多,隻出了八萬塊。

不過買房大部分的錢,都是老家的拆遷款,所以她也有份。

停好電瓶車,一進單元樓,就看到嫂子許丹和她孃家媽媽李慧蘭的背影。

時溫暖剛想叫住她們,就聽到嫂子和她媽媽的嘀咕聲。

嫂子的媽媽李慧蘭問她說:“丹丹啊,媽讓你說的事兒,你跟永鋒說了嗎?”

她嘴裡的永鋒,是時溫暖的哥哥時永峰!

時溫暖不自覺放輕腳步聲,停下來。

隻聽嫂子許丹道:“我還不知道怎麼開口呢,那可是他親妹妹,又是個女孩子……”

“我們都還冇辦喜酒,我怕這樣,會不會讓婆家覺得我這個嫂子厲害呀?”

“就因為她是女孩子,遲早要嫁出去,那把家裡的房子早點騰出來,有什麼問題?”

李慧蘭的聲音聽起來一點都不客氣:“再說了,永鋒是這個家的男丁,這個房子以後就是你們的,跟他妹妹也沒關係!她遲早都要搬出去!”

許丹壓低聲音,明顯被說的有些意動:“我跟永鋒這剛扯證……真的不會太急了嗎?”

“就因為扯證了,你纔是這個家的女主人!”

李慧蘭教育著女兒:“永鋒她媽留著跟你們一起住,以後可以幫你帶孩子,時溫暖卻礙你事了,你可不能含糊!”

“可我聽永鋒說,那房子買的時候,他妹妹也出了幾萬塊錢的,而且房子大部分是老家拆遷款買的,她也有份!”

“她有份?她一個女孩子有什麼份?”

李慧蘭不屑的說:“永鋒要是不願意,你就威脅他把肚子裡的孩子打了!”

“這麼小的房子,他妹妹還住著,以後你們孩子住哪兒?我本來就不同意這門婚事……你到底跟不跟永鋒說?”

李慧蘭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激動,下一刻,她毫無征兆的回了下頭。

許丹也跟著她不解的回過頭來,正好跟樓梯口的時溫暖對視上。

大概兩人誰也冇想到時溫暖就站在門口,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

許丹又是尷尬又是臉紅,想跟溫暖解釋兩句,卻被李慧蘭一個箭步上前攔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