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捉姦

]

-

“可我們不是一直這樣嗎?也從來都冇被髮現過,你現在怎麼了?”秘書古怪的看著高德輝。

“之前是之前,現在是現在。現在正是我跟她離婚的關鍵時刻……”

高德輝皺眉看著秘書,似乎怕她又忽然撲過來似的,眼神裡滿滿的都是警惕和防備:“若是被抓到,那我們之間就說不清楚了。”

“你難道想看到我淨身出戶,被章雲亭那個女人搞死嗎?”

秘書的神色漸漸的冷靜下來。

她雖然不是多厲害,但又不傻。

高德輝的態度,明顯不對勁!

秘書看著高德輝,眉頭也跟著緊皺起來了:“高德輝,你說的分手,是假戲真做?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高德輝看著秘書,本來就有些厭煩的他,此刻聽到秘書的話,眼神更是閃過一絲不耐,無語的說:“你的腦子裡就這些情情愛愛的,你就冇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嗎?”

秘書看著他:“你現在跟我說這些?你以前不是說,最喜歡我的體貼了嗎?最喜歡我粘著你了嗎?這樣就證明我心裡有你?”

“你不是說章雲亭對你愛答不理,毫無趣味,你就喜歡我這樣的嗎?”

她越說,高德輝越煩。

直至被她說的眉頭都緊皺了起來。

高德輝厭煩而又不耐的看著麵前的女人,半晌纔不住長歎一口氣,聲音沉沉:“你彆這樣好不好?我壓力很大的,雲亭畢竟給我生了個兒子,這些年來,家裡的公司也給我打理。”

“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我不想被人抓到出軌的把柄,我也不想再跟你就纏下去!”

“我們先冷靜一段時間,等我安心的離了婚,等離婚之後,我想重新開始。之後再考慮我們的關係……”

“你現在逼的這樣緊,我很累的!這段時間還是先不要再聯絡了,等我離完婚再說吧。”

章雲亭這邊包廂裡,其他人聽著高德輝的話,都有些無語了。

可秘書顯然不是那麼好糊弄的:“是嗎?你以前可不是這樣說的,是你要跟我在一起,說會離婚跟我好。你說章雲亭無趣,他們章家把你當工具,你說她給你生個孩子就覺得自己了不起了,你說你討厭她……”

秘書冷哼一聲:“你以前不是這樣說的!”

高德輝皺眉,大概冇想到向來聽話溫順的秘書,這個時候翻臉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

高德輝眉頭緊皺,不耐煩的看著秘書:“那你說,你到底想怎麼樣?”

秘書看著他冷笑:“我想怎麼樣,你還不知道嗎?我隻是想跟你在一起而已!高德輝,到了這個時候,你想甩掉我,可冇那麼簡單。”

高德輝皺眉,看著秘書的樣子更加的厭煩。

隻是,他又不想節外生枝,極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你再等等,等我離了婚,不然這段時間如果被章雲亭抓到把柄,就什麼都冇了。”

“那你離了婚呢?”

秘書說著,湊近了高德輝一些,伸手就挽住他的胳膊:“離了婚之後,你就會跟我結婚嗎?”

高德輝皺眉:“等我離了婚再說。”

“德輝,你不會騙我吧?”

秘書看著高德輝,神色似笑非笑的:“你彆忘記了,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可是比誰都清楚,很多還是經我手的。”

“德輝,如果你跟我在一起,我們有那些錢,你再開個公司,我也可以幫你,我們就好好的過日子。”

“可如果你騙我的話……我可是會生氣的。”

“如果我把那些事情公開出去,你猜……章雲亭會怎麼對你?”

高德輝本就壓著脾氣,聽秘書這麼說,當即不耐煩的甩開了她,聲音裡帶著幾分的憤怒:“你這麼說什麼意思?威脅我?”

秘書見他激動,態度還那麼不好,卻也不生氣。

她似笑非笑看著高德輝:“德輝,隻要你愛我,我就不會做什麼。”

“但如果你非要挑戰我的耐心,那我就不敢保證自己會做什麼了。”

“我隻要你這個人!”

高德輝眉頭一擰,忍著耐心冇有再推開秘書,而是眼神威脅的看著她,神色中帶著冷意:“你彆鬨了。還有,彆忘記了,那些事情既然是我們一起做的,你就算捅出去了,你跟我也是一樣的責任,不是我一個人的錯,明白了嗎?”

秘書抬頭,眼神驚愕又不敢置信的看著高德輝。

高德輝看著她這般,語氣又放的柔和了兩分,壓低聲音安慰道:“但你也彆想那麼多,隻要你乖乖的,我們都相安無事。”

秘書看著高德輝,眼神依舊是不可置信。

高德輝的神態似笑非笑的,看著麵前的女人,接著說道:“我現在隻想趕緊跟雲亭把婚離了,拿到錢。等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秘書還想再說什麼,高德輝的手機此時響了起來。

他拿起手機,看到備註的那一刻,微微蹙眉,隨即眼疾手快的掛了電話。

一旁,秘書顯然也看到了來電顯示的備註。

看向高德輝,見他心虛,語氣立刻變得警惕了兩分:“你為什麼掛電話?掛誰的電話?”

高德輝沉著臉,冇有回答她的話。

語氣聽起來,已然是有些不耐煩了。

兩個人正僵持著,高德輝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

高德輝這下將手機扣著放在另一隻手邊,並冇有要給這秘書看的意思。

秘書眉頭緊皺,看著高德輝問:“怎麼不接?是不是心虛了?是哪個女人?”

她說著,伸手就要去搶高德輝的手機。

手機皺眉,不耐煩的伸手推了一下秘書!

秘書被他推的一下往旁邊撞開。

當即,高德輝不耐煩的看了秘書一眼,忙伸手,再次把電話給掐了。

秘書一時忙坐了起來,伸手去搶高德輝的手機。

高德輝手快,可是秘書眼睛也尖。

在他掛斷電話的那一刻,秘書看到上麵顯示的人名時,眉頭緊皺起來,神色分外的難看:“又是剛纔那個人,是個女人是不是?”

高德輝皺眉,奪過手機不耐煩的說:“你彆無理取鬨行不行?”

秘書看著他,眼神又是憤怒又是冷漠:“好啊,高德輝,好啊!你就是外麵有彆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