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

-

當事人回頭再看,真的會很尷尬的好不好?

第三個畫麵,是他去花店買紫羅蘭花。店主問他:“怎麼買紫羅蘭呀,送女朋友乾嘛不送玫瑰?”

他說:“太俗氣,配不上她。”

在程澈的心裡,她永遠特彆。

他抱著新鮮的花束從花店出來,手機螢幕對準他,他問:“雲想,你知道紫羅蘭的花語是什麼嗎?”

雲想笑,她當然知道。

再然後,他們讀大學了。開始了程澈的自我記錄。

“今天有假,去找寶寶啦。”

“有假,她說想我,那當然得去見她了。”

“假期,好累,但是想見她,所以我出發了。”

“又出發咯,去找我寶兒吃烤肉,還買了一束花。”

“她忽然說要帶我見舍友,有點緊張是怎麼回事?算了,先出發。”

……

大學結束後,她去支教,他們開始異地戀。視頻又有了新進階。

“想想,今天出任務了。一個工廠發生了火災,我第一次參與大型火災。”

“出任務了,今天是個小小任務,救被困的小貓咪。他們不要我去,說用不著我,我偏要跟著去。”

“寶寶,出任務了。鄉下一個阿公家的房子著火了,在去的路上,希望阿公冇事兒。”

“雲想老師,今天去一個小學做消防科普啦。看到那些老師便想到了你。”

“想想,生日快樂,你吃不到的樹莓蛋糕,我替你吃了。”

……

這一段段視頻促成了程澈的一天又一天。

雲想看得又哭又笑。以為視頻結束了,在三秒空白後,又出現了程澈的臉。

他坐在車上,語調雀躍,“猜猜我今天要去哪兒?”

視頻鏡頭翻轉,是沿途的風景。他的聲音傳出來,“你肯定猜不到,我在去見你的路上。”

鏡頭照到罐頭,他說:“還有罐頭。”

畫麵一轉,便到了山裡。他拍了很多漂亮的景色,有山川河流,有小橋人家,還有樹上喜鵲。

他說:“這一路風景實在美好。惹得我想追風,想停留,想看黃昏。可一想到你還在前頭,我便隻想朝你奔去。這時,我無心追風,無心停留,無心看黃昏。我想我還是最愛你。”

看到這裡,雲想早已淚流滿麵。

原來,當你奔向最愛的人時,沿途風景都隻是陪襯。山川湖海再美,天地再遼闊,唯有到達她的身邊纔是最終目的地。

這次,程澈買給她的樹莓蛋糕冇有融化哦。

進度條還冇有結束,視頻卻又一次空白。

雲想偷偷抹淚,手機視頻裡緩緩出現程澈的臉。比起之前的出鏡,這次的他明顯精心打扮過。

一開口,便證實了雲想的想法。

他說:“雲想,這即將是我們相愛的第六年。時間緊任務重,那我就長話短說。”

“雲想,嫁給我吧。”

鏡頭被拉遠,程澈身著正裝站在沈城民政局的門口。

他看著鏡頭,向她發出邀請,“如果你願意,明年夏天,我在這裡等你赴約。”

雲想緊緊攥著手機,任由眼淚奪眶而出。

程澈這是在求婚嗎?

雖然時間確實緊,任務確實重,可是哪有人求婚用vlog求啊?

雲想關掉視頻,程澈轉發來了一首歌曲——《微光》顏人中。

學校的喇叭緩緩響起了音樂的旋律。

雲想站在操場中央,望著緩緩落下的夕陽,準備迎接新一輪的太陽。

願以此心寄華夏,且將歲月贈山河。

“我們是微光/多麼渺小的微光/穿透黑夜的彷徨/也要守護住每個夢想/驕傲的微光/不願熄滅的倔強/散發出青春的光芒/滿懷著新期待/擁抱朝陽……”

……

烈日灼灼,樹葉在輕風中搖曳,空氣中瀰漫著花香四溢。

沈城民政局門口,程澈抱著一束花在原地徘徊。

身前的車停了一輛又一輛,不是她,不是她,還不是她。

程澈歎氣,好在冇有穿正裝。一個人疲憊地蹲在地上,忍不住畫圈。

正當程澈心裡極其不滿的時候,眼前不遠處停下了一雙白色的休閒鞋。

程澈抬頭,剛好對視上女孩兒燦爛的杏眸。

她晃了晃手機,嘴角揚起一抹笑,明媚了整個夏天,她說:“程澈,我來赴約了。”

……

夏日午後,微風吹動著窗簾白紗,樹葉沙沙作響。

陽光透過樹葉間隙灑在窗前的書桌上,雲想的照片發著光。

她悄悄地將程澈的照片放到桌子上,推到了她照片的旁邊。

一轉身,迎上了程澈充滿溫柔笑意的雙眸。

難藏的從來不是夏日,是抹不去的少年氣息,是藏不住的怦然心動,是偷看時被髮現的心悸,是互相扶持的堅定選擇,是墜入他眼裡時的無限愛意。

於是,她成為他的信仰,降臨他的盛夏,與他相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