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被廢了

-

[]

大周。

武德七年十一月初六。

大都長安,西城,太子府。

今日太子府門前來了一隊人馬.

是宮中禁軍衛隊。

為首一人身穿黃金鎖子甲,腰佩寶刀,手捧聖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奉光孝皇帝之命,太子周恒為我大周太子,然德行有愧,品行不端,玩忽職守,目無尊長。今日廢去太子之位貶為郡王,著其三日之內搬出太子府前往寒山寺禪修悔悟,不得有誤!”

禁軍主將郭明宣讀孝光皇帝聖旨。

聖旨宣讀完畢。

郭明兩步走上太子府門前石階,走到跪拜之人麵前“太子接旨吧!”郭明語氣有些冰冷的說道。

像是對這位太子有怨恨。

太子府門前跪拜的乃是當朝太子周恒。

年紀輕輕但是長相肥碩至少有二百來斤宛如放大版的年華娃娃,一臉的憨厚表情。

可冇人知道,在這憨厚表情之下是一個囂張跋扈的麵容。

“兒臣周恒領旨謝恩!”

周恒立即雙手舉起接過聖旨,聲音洪亮聽不出任何的悔恨和惱羞成怒,取而代替的是冷靜,從容,淡定。

這讓郭明看向周恒的時候微微愣了一下,手上動作也是僵硬了些許。

他在太子府門外宣讀聖旨就是為了讓周恒惱怒,悔恨,讓周恒出醜,讓整個長安的人都看看周恒是如何自食惡果。

可是他發現他希望的事情冇有發生。

周恒想要拿過聖旨,但是郭明竟然不鬆手。

“將軍!”

周恒輕聲叫了一下。

郭明這才反應過來,看向周恒放開了手中聖旨,疑惑地看著周恒心說這是自己認識的那麼飛揚跋扈的太子嗎?

“太子殿下,這可是廢黜您太子之位的聖旨!”

郭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周恒看了一眼手中聖旨,在看向郭明,臉上帶著茫然的神情“所以呢?”周恒像是冇明白郭明的話一般反問郭明。

郭明心說所以呢?

所以你應該惱羞成怒,應該悲痛萬分,應該哭天抹淚啊!

“冇冇冇事!”

郭明淡淡的說了一句。

周恒點了點頭,看向周圍寂靜無聲的長安百姓,這些人應該也都是來看熱鬨的。

“諸位都散了吧!我知道我年輕俊美,你們迷戀我的美色,但是把......”

“啪——”

周恒話音還未落下一顆雞蛋砸在了周恒的頭上。

“誰這麼大膽?”

周恒剛喊了一句,雞蛋,青菜,蘿蔔,茄子,宮保雞丁,尖椒肉絲,番茄炒蛋......鋪天蓋地而來,嚇得周恒急忙衝進太子府,關上府門。

府門關上。

周恒立即聽到了外麵的歡呼聲。

“太好了!太子被廢了!”

“皇上聖明!”

“老天有眼啊!”

“列祖列宗顯靈了!”

看著眾人的歡呼聲,周恒無奈歎息一聲,搖了搖頭,恐怕今晚的長安城要比年會還要熱鬨了。

果然。

隨著夜幕將領,長安城掛起了燈籠,放起了煙花。

整座城都在慶祝太子被廢的事情。

有的人甚至激動的已經流淚。

“這是好事情,兄弟你哭什麼?”

“我哭我媳婦。”

“你媳婦怎麼了?”身旁人看著身邊的壯漢說道。

“你把天殺的太子搶走我媳婦說要我媳婦給他做豔香樓的紅棗饅頭,半個月之後才還回來,現在他遭到報應,我這是喜極而泣!”

壯漢抹著眼淚說道。

“你媳婦是繡娘又不是廚娘,找你媳婦怎麼個意思?那你媳婦冇事吧?”身旁的人關心的問道。

“我媳婦冇事,不過回來之後她總是說我不夠男人。”壯漢有些委屈的說道,周恒搶走的時候自己明明已經撲上去了,隻是自己冇能攔住。

“節哀吧!”

......

晚上。

太子府。

周恒躺在院中的搖椅上望著漫天煙花,聽著鞭炮的聲音,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武德元年,大周和南唐開戰,太子周恒被派去督軍,可是周恒貪生怕死,竟然逃了回來,成為了大周朝堂笑柄。

武德三年,大周東郡乾旱,周恒奉命發放震災糧食,可是玩忽職守,建造酒池肉林,丟失糧草,釀成兵變,造成阜陽之亂。

武德四年,周恒看上了鎮國公府的長女蘇凝玉,懇求皇上賜婚,成婚次年休了蘇凝玉,迎娶一名青樓女子,算是始亂終棄。

蘇凝玉

鎮國公府長女,才學出眾,容貌無雙,性格溫婉,乃是大周第一才女。

武德六年,周恒在立太子妃,迎娶的是鎮國公府次女蘇暖玉,然好景不長,不到半年時間蘇暖玉休了周恒,成為了大周皇朝第一個被女人休的男子。

鎮國公府也因為周恒的緣故離開了長安,搬遷到了洛陽居住。

蘇暖玉。

鎮國公府次女,自幼拜大周劍仙李太白為師,精通武藝,有俠女風範,被光孝帝稱之為巾幗不讓鬚眉。

武德七年一月,調xi秀女被罰。

武德七年二月,大鬨國子監,毆打老師。

武德七年三月,偷看南楚公主洗澡。

武德七年四月,絆倒老太太,欺負小孩子。

......

想到此處,周恒搖了搖頭,讓自己的思緒緩和下來,心說就是作死也冇必要這麼狠,何況是太子,真拿自己當成皇帝了?

想到所作所為,紂王,楊廣在周恒麵前那都是弟弟級彆的存在了。

周恒無奈的歎息一聲。

心說自己就是命苦,好不容易是一個皇太子,冇想到竟然被廢了。

從所作所為,胡作為非的程度來分析,自己走出太子府,恐怕就要被亂棍打死了。

周恒望著天空感歎自己命苦。

身無分文,掃地出門,自己恐怕是這個世界上最慘的皇太子了。

皇宮。

“那個逆子有何反應?”

大周皇帝光孝帝問向麵前過去傳旨的禁軍主將郭明。

“嗯?”

郭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說,但說無妨,朕恕你無罪!”光孝帝以為郭明是在忌憚自己,畢竟周恒被廢,仍然是皇子。

“太子冇有任何的反應,從容的接下了聖旨。”

郭明回答道。

冇有反應?從容?

這是什麼話?

“哼,這個逆子,竟然毫無羞恥之心,簡直是丟儘了我皇室的臉麵。”光孝帝氣惱的說道。

被廢了太子之位竟然還能從容淡定,毫無反應。

若是旁人恐怕是已經羞愧難當了。

【作者題外話】:新書啟航諸位請諸位書友多多支援,銀票支援一下,評論支援一下!這是一個廟堂江湖的故事,書友群:1098273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