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吐血大甩賣

-

[]

伴隨著鞭炮聲。

周恒渡過了一個新年般的夜晚。

昨夜很有可能是長安城所有買鞭炮的商家最賺錢的時候。

周恒心說自己這也算是給促進長安城經濟發展帶來了綿薄之力。

清晨。

陽光從虛掩的視窗直射進來,金色的光線宛如一條條黃金絲帶。

陽光下房間明亮許多。

周恒搖搖晃晃從床上起身,走到桌子麵前,端起茶壺直接從茶壺嘴喝了幾口涼茶,讓自己更加的清醒一些。

“怎麼冇有人?”

按照平時的時間,太子府這個這個時候應該是很熱鬨的。

但今日外麵卻寂靜無聲,連一聲鳥叫的聲音都冇有。

穿好衣服。

大周的服飾偏向於曆史上的唐朝,服飾好看華麗,帶著濃濃的東方色彩,冇有丫鬟的幫助,周恒是彷彿穿了好幾遍才勉強穿起來。

心說衣服也要設計的如此繁瑣。

推開門進來,從迴廊走過,來到前廳。

“人呢?”

見到還有倆人在前廳,周恒立即問了一句,見到周恒出來,倆人嚇得手一哆嗦,手中的瓷瓶掉在了地上。

“太太太子殿下!”

左側的一人吞吞吐吐。

看向周恒,目光中都帶著恐懼。

周恒看向麵前緊張的倆人,目光在落到地上碎裂的瓷片,這是自己書房裡麵的琺琅彩花瓶。

價值在現在的長安城至少也是幾百兩銀子。

偷?

盜?

“你們這是要乾什麼?”周恒帶著幾分威嚴問道。

“我們我們......”

倆人被周恒給嚇住,他們這位太子爺的手段他們都是清楚的。

“偷東西?按照我大周律法,偷盜者遊街一次,關押三月,雙手要受炮烙之刑,你們不知道嗎?”

周恒說話之間走到倆人麵前。

“請太子放過我們,我們也是迫不得已!”

一人立即跪下來懇求周恒放了他們。

“迫不得已?”

周恒心說你騙鬼啊。

偷東西還有什麼迫不得已的?

“大家知道您被廢,昨夜他們都逃離了太子府,帶走了府中能拿走的東西,我們兄弟倆人起得晚,我們發現的時候,府中東西已經都被偷走了,我們想著去您的書房偷點東西。”

三言兩語周恒瞭解了情況。

樹倒猢猻散或許說的就是如此了。

周恒看了一眼地上叩頭的倆人“知不知道早起的鳥兒有蟲吃?你們兩個就是因為懶惰纔會什麼都冇有得到。”

周恒嚴厲的教訓了一下倆人。

“不過你們倆人倒是給我提了一個醒!”

周恒突然之間想到了什麼事情。

倆人抬頭惶恐的看向周恒,難道說周恒想要懲罰他們倆人。

“你們兩個給我起來。”周恒命令倆人起身。

“太子殿下!”

倆人戰戰兢兢的站在周恒麵前。

“以前我或許是惡貫滿盈,現在也算是因果報應,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你我等相識一場,今日你們幫我一次,我給你們每人一千兩白銀,就當做是主仆一場的酬勞如何?”

周恒笑著問道。

倆人一聽,頓時愣住,心說這是什麼情況?

非但不生氣,還要給他們錢財?

“太子殿下您不用這樣說,您隻要有事情儘管吩咐便可。”

聽著周恒的話麵前倆人顯然是不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他們的太子什麼時候如此的和藹可親。

“我說給就給,大丈夫一言九鼎。跟我來!”

周恒帶著倆人來到書房。

“這裡麵的東西怎麼都冇有拿走?”周恒問道,不是說把能拿走的東西都拿走了嗎?

書房怎麼冇有動?

“太子殿下您忘記了,這書房裡麵的東西都是皇上所賜,要是偷走的話那可是殺頭之罪,外麵前廳那些東西就算是被髮現了也隻是皮肉之苦。”

一人跟在周恒身後回答道。

為了一點蠅頭小利,丟掉性命不值當。

“你們把這個都給我搬到太子府門口!”周恒吩咐倆人把書房裡麵的東西往外搬出去。

“啊?”

倆人愣了一下,心說這是要做什麼?

“搬吧,不過小心一點不要弄壞了,這可都是我的後半生財富。”周恒叮囑幾句倆人搬得時候小心一點。

將書房裡麵的東西搬到門口。

一共是五十多件物品,瓷器,字畫等等物品。

“太子殿下您這是要做什麼?”倆人不明白周恒要把這些東西搬出來是什麼意思,難不成要曬太陽?

“來,把這個橫幅給我掛在太子府門口的匾額上麵。”

周恒將自己手中的橫幅遞給了麵前倆人。

“這又是什麼?”

倆人好奇,但聽從了周恒的話,在太子府門口掛上了橫幅。

“太子做到頭了,太子府清倉大甩賣,購買一件物品可遊玩太子府一天?”倆人傻眼心說這有什麼操作。

周恒搬來了一張椅子坐在上麵,翹起二郎腿,左手捧著茶杯,滿臉悠閒愜意,絲毫看不錯失落。

逐漸的門口聚集了不少。

“這是什麼意思?”

“一日遊?”

“什麼情況啊?”

“太子不會是傻了吧?”

不到半天的時間,長安城幾乎已經傳遍了,太子府門前發生的奇怪事情。

周恒看了一眼人群,看著人來的差不多了緩緩站起身。

周恒起身,眾人是紛紛嚇得後退數步,心說自己真的那麼可怕嗎?

“諸位長安城的父老鄉親,老少爺們,今日太子府清倉大甩賣,識貨的人應該都清楚,這裡擺放的東西品質如何,價值如何?”

說話之間周恒抱拳拜禮,像極了一個走江湖的人。

“我不瞞諸位這都是好東西,平時難得一見,今日有緣,你隻需要四百九十八兩就能購買一件寶物。皇宮出來的東西四百多兩銀子,您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轉手倒賣我保證您能賺錢。”

“四百兩?”

一人有些懷疑的看向周恒,心說真的會賣給他們?

他怎麼這麼不相信呢。

這可是周恒,不知道下限為何物的周恒。

“冇錯,四百九十八兩銀子,而且您還可以遊玩太子府一天,太子府裡麵有酒池肉林,五層樓塔,竹林小院,風月池塘,風景優美絕對是視覺上的享受。”

周恒繼續忽悠起來。

隨著周恒不懈努力終於是有人開始躍躍欲試。

短短不到半天時間,府中東西銷售一空,就差那些門窗冇有拆下來銷售。

周恒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氣,看著手中的銀票。

兩萬七千多兩銀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