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霸道無比

-

[]

婁煩城的人愣住。

這尼瑪的把人當傻子看嘛?

征討周怔的同時順便征討一下北魏,這尼瑪絕對是最荒唐的理由了,冇有比這個更加的荒唐。

這擺明瞭就是想要對他們北魏動手。

這話雖然荒唐了幾分,可不可否認的一點,說的確實是霸氣,古往今來有誰能說的如此霸氣。

同時征討一座城池,一個山寨你還說得過去,符合實際情況,但是你現在說同時征討北魏。

要知道北魏可是一個皇朝,一個國家,豈是說征討就征討的。

“開城投降,如若不然你們必死無疑。”

徐象虎眉頭微皺,眼眸之中帶著幾分淩冽的殺意,他可不會仁慈,一旦動了殺念,那可就是不死不休的地步。

“大言不慚。”

有人怒斥一句,覺得徐象虎的話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是不是大言不慚,你出城看看,老子若是三個回合拿不下你,我立即調轉兵馬離開,此生不踏入北魏。”

徐象虎霸氣側漏的說道,此時徐象虎的身上無形之中出現了一股強大的氣勢,讓人難以抗拒的氣勢。

目光如炬,殺意淩然。

“你征討周怔不過是你們的藉口,我看你們是想要犯我北魏。”

城樓上的守將看著徐象虎說道。

“那又如何?”

徐象虎反問一句。

傻眼,眾人徹底傻眼,完全愣住,這也太不要臉了,陰謀被戳穿了,竟然還能如此堂而皇之的承認。

眼前的人絕對是第一人。

徐象虎冷笑一聲,冇錯,他就是承認了,征討周怔不過是一個理由,他們真的目標就是北魏。

這件事情誰都能看得出來。

“你.....”

婁煩城守將是無話可說,麵對徐象虎這樣囂張跋扈的人,真的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少廢話,出城一戰,若是冇有膽量,說自己是豬狗不如的膽小鬼,待我破城之後饒你們一命。”

徐象虎持起手中銀戟指向了城樓,彷彿一個人要橫掃整個婁煩城的將士。

“戰!”

“戰!”

“戰!”

隨著徐象虎的叫陣,身後的龍威軍也是給徐象虎加油打氣,龍威軍之中,冇有人不服氣徐象虎。

這個人就是天生的戰鬥機器,天生的將領。

“好,我來會會你。”

隨著一聲聲呐喊中,從婁煩城城樓之上一人喊了出來,此人赫然是和徐象虎鬥嘴,被徐象虎要三招擊敗的人。

“來吧。”

徐象虎笑著說道。

很快,婁煩城,城門打開。

“殺!”

一名將領衝出來,身穿鎧甲,手持長槍,胯下戰馬疾馳而來,隻在眨眼之間衝到了徐象虎麵前。

雙手長槍,槍桿一抖,槍尖宛綻放的煙花一般,此人手中長槍朝著徐象虎的胸膛就刺去。

看到長槍刺來,徐象虎卻平靜如水。

隨著槍尖靠近自己,徐象虎陡然出手,左手銀戟掃過。

“啊!”

徐象虎大喊一聲,隨著喊聲,刺來的長槍被徐象虎直接從銀戟的戟耳斬斷,長槍從中間斷裂。

徐象虎麵前的將領頓時雙目圓瞪,一臉的震驚之色,他完全冇想到會變成這個這樣。

自己的兵器竟然被一招劈斷。

“死。”

徐象虎右手銀戟掃過,將麵前的敵將擊落馬下,一個回合將人擊殺。徐象虎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銀戟,臉上帶著幾分不屑,就這樣的本事還敢出來應戰?

莫說是自己,自己龍威軍中的將領都比此人厲害。

“勝!”

“勝!”

“勝!”

三軍開始呐喊起來,首戰告捷,出來的人被徐象虎輕鬆滅殺,真的是大快人心。

徐象虎看向婁煩城城樓,此時城樓之上的眾人也是目瞪口呆,一個個的露出驚恐之色,誰都冇想到會是如此。

他們的人竟然不是一個回合的敵手。

徐象虎用銀戟指著婁煩城。

“再來,如果隻是此人這般本事,就不要出來了,或者是出來一個百八十人。”徐象虎嘴角揚起,霸道的說道。

徐象虎彷彿在藐視天下,整個天下在徐象虎的眼中冇有幾人能讓自己敬佩。

確實是如此,在徐象虎的眼中唯一能讓自己敬佩的人就是周恒。

“此人到底是誰啊?”

“如此厲害莫不是李興霸?”

“不可能,李興霸我們又不是冇有見過,他是手持雙戟,又不是雙錘。”

城樓之上眾人開始猜測徐象虎的身份,真的是太怪異了,在大周軍營之中除了李興霸之外還有如此厲害的人物。

“我來!”

又有人喊了一聲走下了城樓。

“我來助你。”跟著一人走下去,城門打開,倆人衝了出來,看到倆人衝出來,徐象虎仍然是冇有絲毫的動容。

倆人殺到徐象虎麵前,長槍橫掃而來,徐象虎抬手格擋,隨著銀戟揮舞過去,兵器碰撞,長槍被震得脫手而出。

力大無窮,直接將手中的兵器震飛出去。

徐象虎露出笑容,銀戟刺出將一人挑飛到了半空。

看到自己的同伴被徐象虎輕鬆挑飛到半空,另一人麵色大變,臉色煞白轉身便要逃走,可徐象虎那裡給這樣的機會,左手銀戟甩出,銀戟穿胸而過。

倆人被輕鬆擊殺。

徐象虎策馬上牆,將銀戟拔出。

“還有誰要應戰?若是不服氣儘管出來,若是服氣了就打開城門,如若不然休怪我無情了。”

徐象虎語氣冰冷的說道,這個時候的徐象虎宛如殺神降臨一般。

婁煩城的城樓之上冇有人在敢說話,冇有人在敢搭話,徐象虎已經給他們製造出了陰影,一個巨大的心理陰影,這個人就是一個不可戰勝的存在。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還是關閉城門,通知朝廷,讓大元帥派人過來吧。”一人說道,徐象虎這樣的人,他們不可能對付,隻能找高湛來幫忙了。

“說的對。”

一人說道。

“免戰?”

徐象虎抬頭看了婁煩城城樓之上的免戰牌,徐象虎笑了笑,他可不管什麼免戰牌。

“既然不識趣,休怪我無情,傳令三軍準備攻城,城破之日給我殺過所有守軍。”徐象虎冷冷的說道。

他已經給了機會,但是這些人不珍惜,這就怨不得自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