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勢如破竹

-

[]

“攻城!”

隨著一聲呐喊,投石車推了出來,飛石落下,直接將那免戰牌擊碎。

“怎麼回事?”

“不知道。”

“不是掛了免戰牌了嗎?怎麼還要攻城啊?懂不懂規矩啊?”

一人呐喊一聲,有了免戰牌就應該停戰。

“誰知道他懂不懂規矩啊。”一人有些茫然的說道,飛石落下,真的是毫無防備。婁煩城的城樓之上變得慌亂一片。

“撞開城門。”

徐象虎用投石車掩護,命令衝車上前將城門撞開。

“是。”

衝車緩緩推了上來。

“不好他們要撞開城門,立即給我阻止他們。”見到徐象虎命令兵士撞開城門的時候,婁煩城的兵士們知道這不是在試探,也不是在嚇唬他們,而是真的在攻城。

立即命令將士用弓箭阻攔。

但是他們根本不知道徐象虎會來突襲婁煩城,一時間也冇有什麼可以抵擋的東西。

一個小時過去。

徐象虎撞開了城門。

“殺!”

徐象虎一馬當先衝了進去,手中雙戟揮舞,宛如一尊殺神一般。

來到城樓之上。

“把那幾個將領給老子留下,我要活劈了他們。”徐象虎大喊一聲提著雙戟就衝到眾人麵前。

徐象虎看到十幾名守城將領被圍在了城樓之上的房間裡麵。

徐象虎露出笑容,看著麵前十幾人。

“機會我給過你們了,讓你們開城投降,但是你們非要抵擋,現在可怨不得我。”徐象虎提醒幾人,機會往往隻有一次,錯過了那就真的錯過了,徹底的錯過了。

“你們兵犯我北魏,難道就不怕嗎?”

“怕?怕就不來了,告訴你們,老子還要打到你們北魏都城,婁煩城不過是開胃小菜。”徐象虎笑著說道。

他們這一次的目標是整個北魏。

“你?”

“來來來,是個漢子就給我上前,和我單挑,贏了我,我讓你們離開。”徐象虎讓幾人上前,眾人麵麵相覷不敢上前,徐象虎的可怕他們剛剛可都是看到了,他們上去絕不是徐象虎的對手。

“給你們機會不中用啊,看來我自己動手。”

徐象虎揮起銀戟衝出,不到片刻,十幾人被徐象虎斬殺殆儘。

“將他們的人頭送到北魏都城,告訴北魏皇帝,如果他歸順我大周,可以饒他一命,不然他的下場和這些人一樣。”

徐象虎淡淡的說道。

徐象虎身旁的人看向徐象虎。

“將軍這件事情我們要不要聽一下皇上的意見?”一人覺得這件事情他們還是聽一下週恒的想法。

畢竟這件事比較嚴重。

“不需要,皇上已經允許我攻打婁煩城,這就說明瞭現在我可以做主一切事情。”

徐象虎說道。

徐象虎知道周恒的意思,他們必須要給北魏一個下馬威,告訴北魏大周不是好欺負的。

“是。”

徐象虎身後的人點點頭說道。

......

兩日時間過去,周恒帶著大軍來到了婁煩城。

“皇上請!”徐象虎來到城門口迎接周恒,周恒打量了一下婁煩城,這是自己第二次來婁煩城了。

“不錯,不錯。”

周恒滿意的點頭說道,兩天時間還是能看得出婁煩城激戰時候的一些痕跡,總之能拿下婁煩城非常不錯。

入城。

“此戰如何?”

周恒來到衙門,詢問徐象虎的情況。

“此戰完勝。”徐象虎笑著回答道,周恒也冇有問下去,周恒等於是默認了徐象虎的做法。

“接下來我們就以婁煩城為基礎,兵分兩路,從東西兩路發兵前往北魏都城,不知道諸位將軍意下如何?”

周恒詢問眾人的意思。

周恒覺得一路出兵有些太麻煩了。

“皇上,分兵兩路會不會有些危險了,聽說高湛已經訓練出了虎賁軍,萬一我們遇上虎賁軍怎麼辦?”

李克有些擔心的說道,虎賁軍真的是讓他們有些害怕。

“我就是為了防止碰上虎賁軍。”周恒說道,周恒的意思就是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麵。

如果他們一路前行,遇到虎賁軍或許還能利用人數來擊敗虎賁軍,但這一定會需要時間,萬一僵持下去,對他們可是非常不利的,此戰他們必須要兵貴神速,一定要最快的時間下滅掉北魏。

因此他們必須要避開虎賁軍這個北魏的主力。

兵分兩路,龍威軍和虎威軍雖然不如虎賁軍厲害,但是隻要不碰上虎賁軍,在北魏周恒可以自豪的說無敵手。

一路牽製虎賁軍,一路橫推過去,這就是最好的辦法。

一旦一路有了優勢,虎賁軍的威脅就不足為慮了。

“皇上說的不錯,兵分兩路,我們隻是其中一路遇上虎賁軍,另一路可以繼續攻城拔寨。”馮錚覺得周恒的做法非常有道理。

“既然如此我也同意皇上的話。”

李克點頭說道。

“那就這麼定了,徐象虎率領龍威軍從東路前進,李克,李興霸你們率領虎威軍從西路進發,我和黎陽池率軍後方,隻要那一路遇上虎賁軍我們就支援那一路。”

周恒將自己的計劃說出來,周恒的計劃可以說是非常的周密。

......

北魏都城。

皇宮。

“報,急報婁煩城被大周攻陷,請皇上定奪!”急報前來,魏武帝也是一臉的震驚,他前幾天剛剛從嚴世文口中知道了大周在呂梁城集結兵馬,怎麼如此快速婁煩城就被攻陷了。

“大周攻打婁煩城?到底是為什麼?”

魏武帝詫異的問道,他怎麼不明白這件事情啊。

“回稟皇上,好像和魯王周怔有關係。”來人說道。

周怔?

魏武帝眯起眼睛自己不是讓嚴世文看著周怔了嗎?難道周怔惹出什麼事情了嗎?

“傳令,立即讓嚴世文入宮,我有事情跟他說。”魏武帝命人去通知嚴世文。

很快嚴世文從外麵匆忙走了進來。

“皇上不知道您是不是聽說了婁煩城的事情?”嚴世文進來之後也是立即問魏武帝,他也是正好在來皇宮的路上碰到了魏武帝傳信的人。

“知道了,我叫你過來,就是想要問一下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周為何出兵攻打我北魏?”

魏武帝一臉茫然的問道,他感覺到自己有些迷茫了,這三年時間大家都是相安無事,突然卻出兵攻打婁煩城。

【作者題外話】:先來兩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