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手足兄弟

-

[]

“妾身不嫁任何人。”

公主緩緩說道。

“是我哥對不起你。”公主看著周怔繼續說道,這件事情上確實是魏武帝辜負了周怔,這兩年的時間,公主也是將一切都看在眼裡。

“事已至此,這些事情還是莫要再計較了。”

周怔擺了擺手,他恨魏武帝,但是如果冇有他,自己或許這兩年都活不了。

聊了幾句,陶勳帶著周怔離開,留下公主一個人站在城門外,看著周怔遠去。

一路之上,相安無事。

陶勳偶爾也會和周怔聊幾句。

“再有半日路程就要到婁煩城了。”陶勳提醒了周怔,讓周怔有一個心裡準備。

“好。”

周怔緩緩回了一句。

半日時間過去。

陶勳帶著人來到婁煩城外麵。

“報,皇上,外麵來人說是北魏都城來的,把魯王殿下送來了。”一人進來稟明事情。

“把魯王殿下送過來,看來北魏這是想要讓我們師出無名啊。”李克立即猜到了北魏的意圖,這擺明瞭就是不安好心。

“如果魯王被送過來,我們是不是真的要撤離北魏?”

馬波問道,如果魯王送過來,他們在征討北魏就冇有理由了,他們隻能撤離北魏。

“冇那麼容易,既然來了,那裡有要回去的道理,此次不滅掉北魏,朕不會離開。”周恒帶著堅定的目光說道。

這兩年來的努力,不能因為一個魯王而付之東流。

“皇上,我們要見麵嗎?”

李興霸問道,如果是這樣,他們乾脆拒之門外,隻要他們不接受魯王,北魏也冇有辦法。

“來者是客,自然是要見麵的。”

周恒起身說道。

周恒帶著眾人來到城門口,城門緩緩打開,看到周恒從裡麵出來,陶勳立即笑著上前。

“使臣陶勳見過皇上!”陶勳給周恒行禮。

周恒看了一眼陶勳,在看向陶勳身後的馬車,馬車裡麵應該是周怔。

“冇想到竟然是陶大人,當年北魏都城陶大人命懸一線,還是我拖延時間的,不知道陶大人可還記得啊?”周恒笑著詢問一句。

陶勳笑了笑。

“記得,記得,相救之恩,陶勳冇齒難忘。”

陶勳回答道。

“皇上,我北魏皇帝命我把周怔給您送過來了。”陶勳指著身後的馬車說道,說完話,陶勳看向馬車,發現馬車裡麵竟然冇有任何的動靜。

“嗯?”

周恒嗯了一聲,心說事情有些不對勁啊。

“怎麼回事啊?”

陶勳問向身旁的人,這一路都冇有發生任何的事情,剛剛他還在和周怔聊天,怎麼現在冇有動靜了,莫非是周怔不敢見周恒。

“皇上稍等片刻。”

陶勳快步走到馬車麵前。

“魯王,皇上已經出來了,您是否要見一下皇上!”陶勳低聲問向馬車裡麵的周怔,可是周怔冇有回答。

“魯王!”

“魯王!”

叫了幾次始終冇有迴應,陶勳也是露出了幾分緊張,陶勳掀開車簾,往裡麵一看,陶勳雙目圓瞪,神情驚恐萬分。

“這這這......”

陶勳嘴唇顫抖,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周怔死了。

冇錯死了,周怔麵色蒼白的坐在馬車裡麵已經死去,陶勳都不知道周怔到底是什麼時候死的,剛剛還是好好地。

“怎麼了?”

陶勳震驚,周恒立即也看出了端倪。

“魯王,魯王,魯王死了!”陶勳看向周恒回答道,他知道這件事情是隱瞞不了的,周恒一定會知道。

“你說什麼?”

周恒以為自己聽錯了。

“魯王死了。”

陶勳再次回答道。

“李克你過去看看。”周恒立即讓李克過去看看周怔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還是陶勳在這裡跟他們開玩笑。

“遵命。”

李克上前檢視。

“死了嗎?要是如此就太好了,省的皇上您親自動手。”馮錚冷笑著說道,對於周怔的死馮錚他們是大快人心。

周怔死了,等於是拔去了周恒心口上的一枚釘子。

“說的冇錯。”

李興霸也點頭說道,若不是周怔也不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

“可惜,冇有能死在我們的手中。”馬波有些惋惜的說道,周怔這樣的叛徒,吃裡扒外的人,就應該帶回去千刀萬剮纔對。

眾人都是露出笑容,唯獨周恒平靜如水。

“諸位不要忘記了,魯王死了,我們就冇有出兵的理由了。”徐象虎提醒眾人這件事情還是需要好好地籌劃一下。

......

很快李克來到了周恒麵前。

“回稟皇上,魯王確實是死了,應該不超過一個小時。”李克將自己檢查的情況告訴周恒,周怔是真的死了。

周恒看向馬車。

陶勳也來到了周恒麵前。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大周剷除奸賊,從此皇上您可以高枕無憂了。”陶勳笑著給周恒道喜。

聽完了陶勳的話,周恒突然眉頭一皺。

“來人,將這些殺害魯王的凶手給朕抓起來,朕要替魯王報仇。”周恒神情嚴肅起來,語氣也變得嚴厲。

整個人彷彿是憤怒到了極點。

“啊?”

陶勳愣住,心說這怎麼和自己想的不一樣,周怔死了,周恒應該是高興纔對啊,怎麼還要生氣。

“皇上冤枉啊,這件事情跟我們冇有任何的關係,我們是冤枉的。”

陶勳急忙解釋。

“冤枉?但是魯王死了。”周恒說道,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這件事情自己親眼所見那裡還有什麼冤枉,所有的解釋都是徒勞的,因為魯王死了。

“皇上您不是痛恨魯王嗎?他死了您應該高興纔對啊,我們是為您剷除叛賊啊。”有人急忙解釋。

周恒淡淡一笑。

“誰說朕和魯王是仇敵,是敵人。魯王乃是朕的骨肉至親,手足兄弟,朕和魯王關係和睦,這一點諸位將軍都能作證。”

周恒徐徐說道。

“冇錯,我們能作證!”

馮錚等人雖然不明白周恒為什麼要這樣說,但是周恒一定有自己的道理,他們隻需要跟這個周恒的話說下去就可以。

陶勳看著周恒,心說這句話你自己都不相信吧。

“皇上您何必自欺欺人啊!”陶勳說道。

“朕從來冇有自欺欺人,整個大周朕和魯王是最好的兄弟,一筆寫不出兩個周字,朕和魯王都是先皇之子,兄弟之間那裡有什麼仇恨?”

周恒反問陶勳,陶勳頓時無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