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獵豔

]

-

夜色的酒吧

有個嬌小的人兒躲在幽暗的角落裡,窺視著酒吧中形形色色的人,尋找著適合的男人。要不是走投無路,顧小染也不會想出這麼一條昏招來。

半年前,顧小染因為子宮囊腫,做了切除手術,醫生說最好能在一年內懷孕,否則囊腫容易複發,到時要再次手術會非常麻煩,而且對身體的傷害會更大。

最為嚴重的是到時想懷孕的話那機會就更是渺茫了,所以為了自己的身體著想更為了能作為一個完整的女人,她必須在一年內生個娃出來,可她又不是聖母瑪利亞能單體受孕的,所以她也是冇得選擇。

她已經在這家酒吧中潛伏了多日,這幾天是她關鍵的時期,必須儘快找個能提供優質基因的男人。

她現在是越想心裡越焦急,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如探測燈似的迅速的從每個可能的男人身上溜過。酒吧中來來回回不過就是那些歪瓜裂棗,如今這社會,想找個條件好的,唉,太難了。

就在此時,她的眼睛被角落裡獨自飲酒的一個身影給吸引了。

那人的側臉怎麼那麼眼熟。咦,好像是掛在她們公司內部網站,首頁那張醒目照片裡的**oss程默陽!

常聽單位那些八卦人員說他們**oss的豐功偉績,程默陽清華MBA畢業,然後轉投資本家懷抱去鍍金,幾年後回來從老董事長手裡接過程氏,此後公司業績年年蹭蹭地上漲。

自身條件那也是杠杠滴,那挺拔的身姿,比眼下一些一線男模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老天好像把他給潛了,光潔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烏黑深邃的眼眸,泛著迷人的色澤;濃密的眉,高挺的鼻,完美的唇,無一不在宣誓著高貴與優雅。

據說公司內外曾有無數的女性同誌奮不顧身的往上撲,結果一個個的铩羽而歸。而且他一向低調,從來不上各種雜誌,所以就顯得有點神秘異常。要不是一上公司的網站首先就得瞻仰他的靚照,她也認不出來呀。

顧小染暗自琢磨著,突然腦子一靈光。

是了,還等什麼,這不一現成的優質因子嗎?她今天是特地打扮的濃妝豔抹、花枝招展,跟平時上班時那完全是天壤之彆,何況人家那是高高在上的領導哪裡會認的她這底層的小嘍羅呢。有棗冇棗打一竿子試試,萬一她要是走那啥運給撈到了呢。

她喝了口酒,給自己壯壯膽,壓下心裡的緊張。她自己給自己打氣道:“顧小染,勇敢一點,不成功便成仁。”

呼氣,吸氣,再呼氣,再吸氣,穩了穩心神,不讓自己看起來太緊張,她緩緩地走了過來,輕輕地揮了揮手。

“一個人嗎,介意我坐下嗎?”顧小染故作鎮定的說,然後不待他確認,就徑自坐下。

程默陽抬頭,漆黑沉靜的眼憋過眼前不請自來的女孩,他分明看到她那雙明淨清澈的大眼中的慌亂,卻又假作堅定。

“你的眼睛很漂亮,我們是否在哪兒見過?”程默陽略微思索後緩緩地問。

顧小染眼裡立馬閃過一絲慌張,“我也覺得你眼熟,所以纔過來的。”她心一沉,這個程默陽不會認出她吧?

程默陽勾起唇角笑了下,“那有幸請美麗的小姐喝杯酒嗎?”

“樂意之至。”她心下微鬆,起碼成功踏出了第一步。

成年男女,大家心知肚明,你來我往的**中,顧小染確實不是他的對手,越是緊張著急越想速戰速決。

“時間不早了,想繼續的話,我們換個地方吧!”她挑釁的看著他,程默陽卻是愣了下,也許是對麵的女孩那雙眼眸給他的那一絲驚豔一點熟悉,也許是他確實需要一次激情來緩解他煩躁的心情,雖然他今晚原本並冇打算獵豔。

接下來兩人順理成章的去酒店開了房,一進入房間程默陽就欺近她把她緊緊地壓在牆邊,低頭剛要印上她的唇。

顧小染用手指輕巧的擋在男人的唇間,假作風騷熟惗的說“你先洗一下。”

然後用曖昧的眼神把他送進了衛生間。話雖然說得很輕巧,但她的心都快跳出來了,可她已經是毫無退路了,不是嗎。

現在隻能深呼吸來緩解自己緊張的心情,她拿出包裡準備的針,找到床頭櫃上酒店常備好的套,把每一個都紮幾個孔。

,content_num

-